飲食和鍛煉身體策略是否有助於預防兒童(0至18歲)肥胖?

背景

世界各地有越來越多的兒童體重超重和肥胖,兒童超重會導致健康問題,在心理和社交生活中兒童可能會受到影響。超重兒童在成年後也可能超重,並且成年後身心健康情況也不佳。

證據搜尋

我們搜索了許多科學資料庫,尋找如何預防兒童肥胖的研究。我們收錄了針對所有年齡層兒童的研究。我們只納入使用的方法旨在改變兒童的飲食或身體活動程度,或兩者兼具的研究。我們只尋找具有最佳資訊的研究來回答這個問題,即隨機對照試驗(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

我們的發現

我們發現了153個隨機對照試驗(RCTs)這些研究主要基於高收入國家,如美國和歐洲國家,但是12%是基於中等收入國家(巴西、厄瓜多爾、埃及、黎巴嫩、墨西哥、泰國和土耳其)。超過一半的 RCT (56%)針對6至12歲兒童,嘗試改變飲食或身體活動的策略,25%針對0至5歲兒童,20%針對13至18歲的青少年。這些策略用於家庭、學前階段或學校等不同場合,大多數策略在嘗試改變個人行為。

是否發揮作用?

一個廣泛接受用來評估兒童是否超重的方法是根據他們的身高和體重來計算分數,並將結果與許多同齡兒童在本國的體重和身高聯繫起來。這稱為 zBMI 分數。我們發現 61 個 RCTs共包含了 60,000 多名兒童,並且顯示了 zBMI 分數。針對0至5歲的兒童和6至12歲的兒童,提供改變飲食或身體活動程度的幫助,與未獲得幫助的兒童相比,他們的zBMI分數分別降低了0.07和0.04個單位。這意味著這些孩子能夠減輕他們的體重。針對整個人口中的許多兒童時,zBIM的變化對於政府努力解決兒童肥胖問題非常有用。向13至18歲的青少年和年輕人提供改變飲食或身體活動或兩者兼具的策略,並沒有成功地降低zBMI。

我們觀察這些策略是否可能對所有兒童都發揮作用,例如女孩和男孩、來自富裕或不太富裕背景的兒童、來自不同種族背景的兒童。沒有多少RCTs提出這種比較,但在那些提出比較的RCTs中,沒有跡象表明策略加劇了不平等。但是,我們找不到足夠資訊的 RCTs 幫助我們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還觀察兒童是否因為這些策略而受傷害,例如身體受傷、體重下降或對自己和自己體重產生負面看法。沒有多少RCTs提出這種結果,但在那些提出的RCTs中,改變飲食和身體活動的策略對於兒童沒有負面傷害。

我們觀察了 RCTs 做得如何,看它們是否有偏見。我們決定根據這些評估降低某些資訊的等級。zBMI的證據品質對於0至5歲兒童為中度,6至12歲兒童為低,青少年(13歲至18歲)為中度。

結論

改變兒童的飲食或身體活動程度或兩者兼具的策略,有助於防止他們超重或肥胖,在0至5歲兒童和6至12歲兒童中,zBMI分數略有降低。這對擔心孩子超重的父母和孩子自己都很有用。它對於政府也很有用,試圖解決越來越多的兒童變得肥胖或超重的趨勢。我們發現13至18歲的青少年和年輕人的證據較少,針對他們的介入並沒有降低他們的zBMI分數。

翻譯紀錄: 

翻譯者:莊昇儒 Sheng-Ju CHUANG
服務單位:比利時法語天主教魯汶大學
職稱:博士生
本翻譯計畫由臺北醫學大學考科藍臺灣研究中心(Cochrane Taiwan)、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聯絡E-mail:cochranetaiwan@tmu.edu.tw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