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特辑:冠状病毒(COVID-19):在大流行期间戒烟的有效选择

首次发布于2020年4月1日,并持续更新;最新更新于2020年5月11日(更新详情如下)。

本特辑是 COVID-19证据特辑系列之一。已被翻译为简体中文捷克语波斯语法语德语日语马来西亚语葡萄牙语俄语西班牙语

吸烟和二手烟被认为是急性呼吸道感染的危险因素 。[1]关于吸烟与COVID-19之间的关系,有各种不同的发现,对现有研究的快速评价发现,两者之间的关系的证据尚无定论。[2]

然而,世界卫生组织正在敦促人们停止吸烟,以最大程度地降低与目前冠状病毒大流行有关的吸烟者和二手烟暴露者的风险。[3]

对于许多人来说戒烟并不容易;然而,有一些综述评估了戒烟的干预措施来帮助人们戒烟。证据表明,吸烟的人应该联合使用“戒烟药物”和行为支持,以给予他们最大的成功机会。[4]目前,这些方法的选择可能比以往更有限,但仍有一些基于证据的方法可以帮助人们成功。Cochrane烟草成瘾小组整理了这个特辑的最佳可用证据,以解决当前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需求。本特辑中的许多系统综述都涉及相关的Cochrane临床答案(Cochrane Clinical Answers)

本特辑包括对以下主题的Cochrane系统综述:药物干预;行为支持;逐渐戒烟。模仿吸烟行为的干预措施,特别是电子烟,由于其使用与当前流行有关的风险尚不明确,因此已被排除在本次特辑中。Cochrane烟草成瘾小组正在努力跟进所有相关信息的更新,为在这段困难时期内尝试戒烟的人们提供支持。

2020年5月11日更新:“逐步戒烟”部分的介绍。

 

药物

尼古丁替代疗法(Nicotine replacement therapy,NRT)旨在暂时性替代香烟中的大部分尼古丁,以减少吸烟动机和尼古丁戒断症状,从而缓解从吸烟到完全戒断的转变。NRT是一种安全、有效的药物干预措施,很容易在超市、药店的柜台上买到。它有贴片、口香糖、含片和喷雾的剂型。证据表明,如果人们使用一种联合NRT(即同时使用贴片和快速起效的NRT,如口香糖或含片),以这种方式使用NRT就像医生能提供的戒烟药物一样有助于人们戒烟。[5]

尼古丁替代疗法与戒烟对照

本系统综述为确定NRT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以实现长期戒烟,将包括口香糖、经皮贴剂、鼻内喷雾、吸入和口服NRT制剂与安慰剂或“无NRT”的干预措施相对比。相关Cochrane临床答案单一非处方尼古丁替代疗法(NRT)药物与安慰剂/无NRT药物在戒烟方面的比较如何?

使用不同剂量、不同治疗时间和不同给药途径的尼古丁替代疗法进行戒烟

虽然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在戒烟后使用NRT是有效的,但尚不清楚更大的剂量、更长的治疗时间、或在戒烟前使用NRT是否能增加其有效性。本系统综述的目的是通过逐一对比以确定不同形式、给药方式、剂量、治疗时间和计划的NRT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以实现长期戒烟。相关Cochrane临床答案对于试图戒烟的人,尼古丁替代疗法(NRT)与单一疗法的比较效果如何?

 

行为支持

通过印刷材料(例如,由英国NHS或美国CDC等可信赖的服务机构提供的戒烟材料)、电话、互联网小程序和短信所提供的戒烟行为支持,都被认为对戒烟率有积极的影响。许多国家都有戒烟热线,吸烟者可以寻求支持(尽管在大流行期间,这些热线可能不是全部的工作人员在岗),以及线上咨询方案和信息。重要的是要找到可靠的信息来源,例如政府、医疗服务机构或供应方提供的信息。
本节中的四项Cochrane系统综述为这些远程帮助的方法提供了证据。

基于互联网的戒烟干预措施

尽管许多人们试图自行戒烟,健康专家的建议会增加戒烟的几率。互联网的广泛应用是帮助人们戒烟的潜在平台。本系统综述是为了确定基于互联网戒烟的干预措施的有效性,干预效果是否因存在定制干预或互动干预而改变,以及在青少年、年轻人和成年人之间是否存在差异。相关Cochrane临床答案针对成年人戒烟的量身定制和非量身定制的基于互联网的干预措施与主动和非主动对照以及相互之间的比较如何?

手机短信和基于应用程序的戒烟干预措施

基于手机的戒烟支持(mCessation)提供了向无法或不希望面对面帮助的人提供行为支持的机会。此外,mCessation可以实现自动化,因此即使在资源匮乏的环境中也可以负担得起。本系统综述评估了基于手机的戒烟干预措施是否可以提高吸烟者的戒烟率。相关Cochrane临床答案是否有随机对照试验证据支持使用基于手机的戒烟措施?

基于印制材料的自助戒烟干预措施

虽然许多吸烟者自行戒烟,但是为吸烟者提供有计划的方案会增加成功戒烟的人数。本综述的目的是确定为吸烟者提供具体的方案的、不同形式的基于印制的自助材料的方法与不干预治疗和其他最低限度的沟通方法相比的有效性,并确定基于印制的自主干预的不同组成方法与特点的相对有效性,例如计算机生成的反馈、额外的材料、为个人量身定制的方法和针对特定人群的方法。

电话咨询戒烟

电话服务可以为吸烟者提供信息和支持。可以主动提供咨询服务,也可以向拨打戒烟热线的人作出回应。 本系统综述旨在评价电话支持对帮助吸烟者戒烟的效果,包括主动或被动咨询,或向拨打热线电话的吸烟者提供其他信息。 相关Cochrane临床答案电话咨询对戒烟有什么作用?

 

逐渐戒烟

COVID-19大流行是史无前例且充满压力的,在此期间做出重大的行为改变似乎是不可实现的。对于不能立即戒烟的人来说,他们的一个选择是减少戒烟前的吸烟量。有证据表明,完全戒烟前减少吸烟量的人与那些突然戒烟的人有相同的可能成功戒烟。

但是,尽快戒烟总是比晚戒烟有益于尽可能减少与吸烟有关的健康风险,因为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在不完全戒烟的情况下减少吸烟量对健康有任何有益的影响。因此,确实希望再戒烟前减少吸烟的人最好确保减少吸烟量的时间尽可能短,即几天或几周而不是几个月。对于短期计划来说,设定戒烟日和具体的减少目标(例如,在第1周减少1/3的平时吸烟量,在第2周减少2/3,在第3周减少到零)可能是值得的,因为从Cochrane中的系统综述来看,没有证据表明这比其他逐步戒烟的方法效果差。使用一种快速起效的NRT,如口香糖或含片来代替香烟,可以提高成功的几率,而且在吸烟的同时使用它是安全的。

通过减少吸烟量实现戒烟的干预措施

建议大多数人戒烟的标准方法是在指定的戒烟日直接戒断吸烟。然而,许多吸烟的人已经尝试过很多次戒烟,可能想要尝试另一种方法。在戒烟之前减少吸烟量的行为可能是戒烟的另一种方法。但是,重要的是要确保直接戒烟并没有比减少戒烟量更有效,并确定是否有方法可以优化减少的方法来增加戒烟的可能。本系统综述旨在评价通过减少戒烟量对长期戒烟的影响。相关Cochrane临床答案在长期(≥6个月)戒烟方面,不同的减少吸烟量的干预措施比较有何不同?

 

参考文献

1.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二手烟对健康的影响,2020年2月27日www.cdc.gov/tobacco/data_statistics/fact_sheets/secondhand_smoke/health_effects
2.Simons D, Shahab L, Brown J, Perski O. (2020)。吸烟状况与SARS-CoV-2感染、住院和COVID-19死亡率的关系:实时快速证据评价。Qeios. https://doi.org/10.32388/UJR2AW
3.世界卫生组织。无烟草行动:烟草和水烟的使用增加了COVID-19的感染风险。www.emro.who.int/tfi/know-the-truth/tobacco-and-waterpipe-users-are-at-increased-risk-of-covid-19-infection.html (2020年5月19日访问)。
4.Stead LF, Koilpillai P, Fanshawe TR, Lancaster T. 药物治疗联合行为干预用于戒烟。Cochrane 系统评价数据库(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2016;(3):CD008286. https://doi.org/10.1002/14651858.CD008286.pub3
5.Cahill K, Stevens S, Perera R, Lancaster, T。戒烟的药物干预:一项概括性回顾和网状Meta分析。Cochrane系统评价数据库 2013年,第5期。Art.No.:CD009329。https://doi.org/10.1002/14651858.CD009329.pub2

致谢

此特辑是由Jamie Hartmann-Boyce和Nicola Lindson(Cochrane烟草成瘾小组)与Cochrane编辑方法部的Toby Lasserson(副主编)和Monaz Mehta(编辑)合作的。

翻译

简体中文译者:赫兰晔(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xianshikanhai@163.com),更新译者:郑偌祥(zhengruox@foxmail.com,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更新译者和审校:鲁春丽(annyzhenni@163.com,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20年5月22日。本特辑英文版可从Cochrane Library获取: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戒烟的有效选择

图片来源

Science Photo Library / Getty Images

联系方式

Cochrane编辑和方法部(emd@cochrane.org)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