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加入雄激素阻断疗法中治疗激素敏感型的转移性前列腺癌

综述问题

本系统综述的目的是探究在激素疗法中加入以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能否改善激素敏感型转移性前列腺癌的男性患者的预后。为此我们收集、分析了所有相关研究并纳入了三项研究。

研究背景

在被诊断为前列腺癌的男性患者中,大约有16%在被诊断时癌症已经发生了转移。此外,另有15%至30%的患者在接受首次治疗后会复发。激素疗法(用药物降低雄性激素水平)已经成为晚期前列腺癌的首选治疗方法,但经常不能完全治愈,导致最终的复发。最近的研究已经研究了早期使用化疗药物(杀死癌细胞的化学物质)能否改善患者预后。

研究特点

证据的检索时间截至2018年8月。我们纳入了三项研究(随机对照试验),共涉及2261名患者。这些研究比较了多西他赛(一种抗癌药物)联合激素疗法与单用激素疗法的效果。

主要结局

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联合激素疗法有可能提高整体生存率(不论死亡原因)以及具有癌症特异性的生存率(因前列腺癌死亡),还可能减缓疾病的进展。 在12个月时,生活质量可能也会有小改善,但在临床上不具有重要意义。接受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可能会增加副作用的产生。

证据质量

对于延长整体生存时间(不论死亡原因)、降低前列腺癌特异性的死亡(因前列腺癌死亡)的风险以及延缓癌症进展这些结局指标,证据质量级别为中等级别。这意味着本系统综述关于疗效的结论正确性的可能性较高,但这些研究存在局限性,降低了结论的可信度。对于Ⅲ到V级不良事件(或称副作用)数、各级不良事件数、因不良事件而停止治疗的人数以及生活质量这些结局指标,证据质量较低。这意味着,由于研究存在局限性和不精确性(估计值的变异性大),本系统综述得出的关于不良反应的结论很可能非常不同于真实情况。

结论: 

与单独ADT相比,对激素敏感型前列腺癌使用ADT的早期(在开始ADT后的120天内)联合使用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可能延长总体生存率(因各种原因死亡)和疾病特异性的生存率(因前列腺癌死亡)并延缓疾病进展。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与ADT联合使用可能会增加毒性。生活质量可能在联合治疗后的12个月时出现小的但不具有临床重要性的改善。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在过去十年中,晚期前列腺癌的治疗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据报告,许多化疗药物,如多西他赛,卡巴他赛,醋酸阿比特龙,恩杂鲁胺和前列腺癌疫苗sipuleucel-T,可改善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男性患者的预后,并且大量研究正在探究它们对激素敏感型前列腺癌的疗效。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估早期使用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对新诊断出的激素敏感型转移性前列腺癌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全面检索了各大数据库(Cochrane图书馆,MEDLINE,Embase,Scopus,Google学术搜索和Web of Science),临床试验注册平台,其他来源的灰色文献和会议论文,检索时间截至2018年8月10日。不限制语言和发表状态。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随机或半随机对照试验,试验中受试者一旦被诊断为转移性前列腺癌,就被分配到单独使用雄激素阻断疗法(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ADT)组,或在开始ADT的120天内联合使用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组。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系统综述作者独立地筛选试验、提取被纳入试验的资料。我们使用随机效应模型进行统计分析。我们用GRADE方法对证据质量进行了评估。

主要结果: 

该研究纳入了三项研究,在这些研究中2261名受试者,被随机分配为单独使用ADT治疗组和ADT联合使用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组(紫杉醇类药物的剂量为75mg /平方米体表面积,每三周一次为一个周期,6或9个周期)。

主要结局指标

与单独使用ADT相比,使用ADT的早期联合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治疗可能会降低死亡风险(所有原因导致的死亡)(风险比(hazard ratio, HR)为0.77,95%可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为[0.68, 0.87];中等质量证据);这相当于每1000名男性患者中,死亡人数减少了94人(死亡人数的减少量,95%CI=[51, 137])。证据质量因为潜在的实施偏倚而降低。一项有375名受试者的研究结果表明,与单独使用ADT相比,使用ADT联合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治疗可增加Ⅲ级至V级不良事件的发生率(相对危险比(risk ratio, RR)为2.98,95%CI=[2.19, 4.04];低质量证据);这相当于每1000名男性患者中,患者发生不良事件的人数增加了405人(发生不良事件人数的增加量,95%CI=[243, 621])。证据质量级别由于研究的局限性和不精确性而降低。

次要结局指标

与单独使用ADT相比,使用ADT早期联合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治疗可能降低前列腺癌特异性的死亡(RR=0.79, 95%CI=[0.701, 0.89];中等质量证据)。因为研究存在局限性、潜在的实施偏倚和测量偏倚,所以证据质量降低。比起单独使用ADT,联合使用ADT和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治疗可能延缓疾病进展(HR=0.63, 95%CI=[0.56, 0.71];中等质量证据)。因为存在潜在的实施偏倚,证据质量降低。比起单独使用ADT联合使用ADT和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治疗可能大幅增加因不良事件而中止治疗的风险(RR=79.41, 95%CI=[4.92, 1282.78];低质量证据)。证据质量级别由于研究的局限性和不精确性而降低。该估计值来自于一项试验,该试验的干预组停药率为20%,而对照组停药率为0。紫杉醇类药物为基础的化疗治疗可能增加各级别不良事件发生率(RR=1.11, 95%CI=[1.06, 1.17];低质量证据)。由于研究存在严重的局限性,证据质量降低。生活质量可能在联合治疗后的12个月时出现小的、但不具有临床重要性的改善(根据前列腺癌治疗功能评分量表(Functional Assessment of Cancer Therapy-Prostate scale, FACT-Prostate scale)得分的均数差(mean difference, MD)为2.85, 95%CI=[0.13, 5.57];低质量证据)。由于存在潜在的实施偏倚、测量偏倚和失访偏倚,证据确定性下降。

翻译备注: 

译者:南梦蝶 (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志愿者),审校:刘雪寒(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4月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