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锻炼和行为干预治疗6-11岁超重或肥胖的儿童

系统综述研究问题

饮食、锻炼和行为干预治疗6-11岁超重或肥胖的儿童的效果如何?

研究背景

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儿童面临着超重和肥胖的问题。肥胖使其更易在孩童期或成人后出现健康隐患问题。高效地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掌握更多的信息。

研究特征

我们检索发现了涉及8461名6-11岁超重或肥胖儿童的70项随机对照的试验(临床试验随机分到两个或多个治疗组之中)将控制饮食、身体锻炼和行为干预治疗(如习惯被改变或改善)和各种对照组对比分析。我们报道了64项多种干预方式(不同组合的控制饮食和锻炼身体和行为方式的改变),四项锻炼身体干预方式和两项控制饮食干预对比非干预治疗,常规治疗或者一些协助治疗的其他方法。随访所有纳入研究的儿童六个月至三年。

主要结果

纳入研究儿童的平均年龄是10岁。大多数研究考察体重指数(BMI)z评分:BMI是身体脂肪的指数,用体重和身高来(kg/m²)计算。对于儿童而言,因为正处于生长期,测量BMI通常考虑性别、年龄、身高、体重(BMI Z评分)

我们总结出涉及4019名儿童的37项试验报告,在干预组中BMI z评分的比对照组平均低0.06单位。涉及2785名儿童的24项研究表明干预组的BMI比对照组平均低0.53kg/m2。1774名儿童参与的17项研究中报告显示干预组的体重比对照组平均低1.45kg。

其他的干预措施,例如改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影响尚不清楚。没有一项研究调查死亡原因,发病率或社会经济的影响。严重不良事件较少提及:31项试验中只有2个研究报道了任何严重的不良事件(行为干预组中4/2105名受试者,对照组中7/1991名受试者)。本研究检索截至2016年7月份。

证据质量

证据的总体质量低或者很低,主要是研究操作的可信性及各研究结果的一致性的局限。也有几项研究结果的入组儿童样本量较小。

结论: 

包含饮食调控,身体锻炼和行为改变的多元行为改变干预措施在短期内可能有助于降低6至11岁儿童的BMI,BMIz评分和体重。有证据表明不良事件发生的概率非常低。证据质量低或者很低。亚组并未解释在所有结果中观察到的异质性。进一步的研究需观察低收入国家和不同种族的儿童行为改变干预措施的效果;以及观察行为改变干预对健康相关生活质量和并发症的影响。BMI/BMIz评分和体重的持续性降低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考虑因素,需要进行长期的随访观察;进一步研究找寻最合适的后期干预效果以确保干预效果得到长期地维系。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全世界范围内,儿童和青少年超重和肥胖情况均有所增加,可能会产生相应显著的短期和长期健康后果。这是一篇cochrane综述的更新,首次发表于2003年,更新于2009年。然而,根据不同的年龄儿童肥胖的治疗方式不同更新现在被分成六个综述。

目的: 

为了评估控制饮食、锻炼身体和行为干预治疗(行为改变干预手段)6-11岁超重或肥胖的儿童。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PsycINFO,CINAHL,LILACS以及试验注册的ClinicalTrials.gov和ICTRP一站式检索入口。我们检索了试验和系统综述的参考文献。对检索文献的语言种类我们未加限制。文献检索所有数据库的日期截止至2016年7月。

纳入标准: 

我们筛选了控制饮食、锻炼身体与行为干预(行为改变干预手段)治疗6-11岁超重或肥胖的儿童,并且伴随至少六个月随访的随机对照的试验(RCTs)。我们排除专门涉及进食障碍或2型糖尿病治疗的干预措施,或伴有继发性或综合征性肥胖症的参与者。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进行试验参考文献的浏览,提取数据、评估偏倚风险、使用GRADE评估证据的质量。联系相关研究作者获得更多信息。我们根据《Cochrane手册之干预的系统性综述》(Cochrane Handbook for Systematic Reviews of Interventions)中描述的标准的统计技术进行meta数据分析。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的70项随机对照试验中的8461名受试者被随机分配到干预组或对照组。每个试验的参与者数量范围为16-686人次不等。55项试验比较了行为改变干预措施和未予治疗或常规护理的效果;15项试验评价了行为改变干预附加其他治疗方法的有效性。64项试验是平行随机对照试验,4项是整群随机对照试验。64项试验是多种干预措施,2项试验仅为控制饮食干预;4项试验仅为锻炼身体干预。十项试验分组在两组以上。证据的总体质量为低质量或很低质量。至少一项标准中62项试验中均为高偏倚风险。总疗程从6个月到3年不等。受试者的平均年龄为10岁;平均BMIz评分是2.2。

初步分析发现了行为改变干预措施相比于未予治疗或常规护理在后期随访中BMI和BMIz评分和体重变化。BMI变化的平均差(MD)为-0.53kg/m²(95%置信区间(CI)-0.82至-0.24);P<0.00001;24项试验;2785名受试者;低可靠性证据。BMIz评分变化的平均差(MD)为-0.06单位(95%置信区间(CI)-0.10至-0.02);P=0.001;37项试验;4019名受试者;低可靠性证据。体重变化的平均差(MD)为-1.45kg(95%置信区间(CI)-1.88至-1.02);P<0.00001;17项试验;1774名受试者;低可靠性证据。

31项试验报道了严重不良事件,29项项试验未发生任何严重的不良事件RR值为0.57(95%置信区间(CI)0.17至1.93);P=0.37;(行为干预组中4/2105名受试者,对照组中7/1991名受试者)。较少试验提及健康相关生活质量或者行为改变的结果,并没有分析干预组与对照组中结果的显著差异性。有两项试验汇报了每天观看电视节目的时长,在干预组中发现每天会有6.6分钟细微减少时长。(95%置信区间-12.88到-0.31),P=0.04;2项试验;55名受试者)。没有试验报告全因死亡率、发病率或社会经济的影响。鲜有试验阐述了参与者的反馈;故上述问题均未能采用meta分析。

Meta分析显示显著的异质性,我们进行了亚组分析观察的类型、干预方式形式、失访偏倚、设置偏倚、干预后随访期间,家长的参与度和BMIz评分的基线的影响。任何亚组的结果都未能产生亚组效应。一些数据表明,在至少6个月的随访中,干预后立即减少BMI的效果不再显著,这个问题必须在进一步试验中进行验证。

翻译备注: 

译者:赫兰晔(北京中医药大学广安门医院硕士研究生);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