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加护病房患者及其护理人员的信息

研究背景

在重症监护病房(Intensive care unit, ICU)住院期间,患者和他们的护理人员会经历生理和心理压力,这些压力可能会导致焦虑、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的增加。改善患者、护理人员、医生、护士和其他ICU工作人员之间的沟通可能会改善这些结果。交流可以包括不同形式的信息或教育干预,目的是提高对患者病情、治疗计划或ICU出院后可能面临的挑战的了解程度。

研究特征

证据检索截止到2017年4月10日。我们纳入了8项研究,涉及1157名ICU患者和943名对ICU患者的照护者。因为我们无法评价是否能够纳入,七项研究属于等待分类列表,另外有三项研究正在进行中。我们纳入了一些研究,这些研究评估了与没有信息相比的提供给患者或他们的护理人员的信息,以及评估信息作为更复杂干预的一部分与不包含信息或教育的复杂干预相比的研究。研究包括各种各样的信息:标准化的或为个人量身定制的,定期或一次性提供的,包括口头或书面信息、音频记录、多媒体信息和互动信息包。

主要结果

总的来说,目前还不确定信息或教育(单独提供或作为更复杂干预的一部分)是否能改善重症监护室患者及其护理人员的预后情况。对于患者来说,信息或教育是否能减少焦虑或抑郁,或改善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这是不确定的。一名患者要求退出研究,因为他们认为,当他们完成一份评估焦虑和抑郁的问卷时,他们的精神健康状况会恶化,但不清楚这个人是否接受了信息干预。没有研究报告了患者的PTSD情况。对于护理人员来说,信息或教育是否能减少焦虑或抑郁,或提高护理人员的知识获取或对所提供的信息的满意度还不确定。

证据质量

研究人员不可能让患者和护理人员对他们所接受的干预措施进行掩饰,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会影响依赖于自我评估的结果。研究作者并没有一致地报告进行随机试验的严格方法,我们注意到在研究期间存在一些患者和护理人员的脱落。我们在这项综述中发现了很少的小型研究,对许多有趣的结果报告了有限的资料。由于非常低质量的证据,信息或教育是否有效是不确定的。

结论

我们不确定信息或教育干预措施对成年ICU患者及其护理人员的效果。证据的质量非常低,我们对证据的信心有限。我们注意到正在进行的三项研究和最近完成但尚未发表的七项研究。这些研究可能会提供额外的证据,或在未来的综述更新中提高发现证据的质量。

结论: 

我们不确定信息或教育干预措施对成年ICU患者及其护理人员的效果,因为所有病例的证据质量都非常低,而且我们对证据的信心有限。正在进行的研究可能提供更多的资料,并在今后的综述更新中纳入更多高质量研究。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在重症监护室(Intensive care unit, ICU)住院期间,患者和他们的护理人员经历身体和心理压力,这些压力可能导致包括焦虑、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在内的心理状况。改善医护人员、患者和他们的护理人员之间的沟通可能会缓解这些疾病。沟通可能包括不同形式的信息或教育干预,旨在提高对ICU出院后预后、治疗或预期挑战的认识。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信息或教育干预措施对改善成人ICU患者及其护理人员预后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CINAHL和PsycINFO,截止到2017年4月10日。我们检索了临床试验注册库和灰色文献库,并且手工检索了纳入的研究和相关系统综述的参考文献列表。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那些比较提供给受试者的信息或教育干预措施与没有信息或教育干预措施,或比较作为复杂干预措施一部分的信息或教育干预措施与没有信息或教育干预措施的复杂干预措施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并计划纳入半随机对照试验(quasi-RCTs)。我们纳入成年ICU患者或他们的护理人员;这些包括亲属和非亲属,包括患者的重要代表。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了纳入研究、提取资料、评价偏倚风险以及应用GRADE标准来评价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8项随机对照试验,其中涉及1157名患者,943名护理人员。我们没有发现半随机对照试验。还有七项研究待分类,以及三项正在进行的研究。

三项研究设计了针对患者的干预,四项针对护理人员,一项针对患者和护理人员。研究包括各种各样的信息:标准化的或为个人量身定制的,一次或多次提供的,包括口头或书面信息、音频记录、多媒体信息和互动信息包。五项研究报告了详细的随机化和分配隐藏方法。我们在五项研究中注意到高磨损率。因为大多数结局需要自我报告,所以对受试者实施盲法是不可行的,我们把所有的研究都评为高风险的实施偏倚,和不明确风险的检测偏倚。

我们试图在统计上合并资料,但是由于高度的异质性,这并不总是可能的。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使用个别研究作者报告的资料计算平均差异(mean differences, MDs),并叙述性地报告结果。我们报告了以下两种比较类型。

信息或教育干预对比无信息或教育干预(4项研究)

对于患者焦虑,我们没有合并来自三个研究(332名受试者)的资料,原因是无法解释的大量统计异质性以及研究之间可能存在的临床或方法差异。一项研究报告说,当使用干预措施时,焦虑程度较低(MD=-3.20,95%可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3.38, -3.02]),两项研究报告显示,两组之间几乎没有或几乎没有差异(MD=-0.40,95%CI=[-4.75, 3.95];MD=-1.00,95%CI=[-2.94, 0.94])。同样,对于患者抑郁,我们没有合并来自两项研究(160名受试者)的资料。这些研究报告显示,当使用信息或教育干预时,抑郁症患者较少(MD=-2.90,95%CI=[-4.00, -1.80];MD=-1.27,95%CI=[-1.47, -1.07])。然而,由于非常低质量的证据,信息或教育干预是否能减少患者的焦虑或抑郁,这是不确定的。

信息或教育干预是否能改善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尚不确定,因为一项研究的证据质量非常低,该研究报告干预组之间的差异很小或没有差异(MD=-1.30,95%CI=[-4.99, 2.39];143名受试者)。没有研究报告不良反应,知识获取,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严重程度,或患者或护理人员的满意度。

由于研究的局限性、结果之间的不一致性以及来自少数小型研究的有限资料,我们使用了GRADE方法并降低了证据的质量。

信息或教育干预作为复杂干预中的一部分对比复杂干预中无信息或教育干预(4项研究)

一项研究(三个比较组;38名受试者)报告说,两组患者的焦虑程度几乎没有差异(定制信息包 VS 对照组:MD=0.09,95%CI=[-3.29, 3.47];标准化一般ICU信息 VS 对照组:MD=-0.25,95%CI=[-4.34, 3.84]),在患者抑郁方面几乎没有区别(定制信息包 VS 对照组:MD=-1.26,95%CI=[-4.48, 1.96];标准化一般ICU信息 VS 对照组:MD=-1.47,95%CI=[-6.37, 3.43])。由于非常低质量的证据,作为复杂干预的一部分的信息或教育干预是否能减少患者的焦虑和抑郁,这是不确定的。

一项研究(175名护理人员)报告说,在已知信息中理解不良的护理人员较少(风险比为0.28,95%CI=[0.15, 0.53]),但由于证据的质量非常低,这一发现仍然是不确定的。

两项研究(487名护理人员)报告了护理人员满意度的差异很小或没有差异;由于非常低质量的证据,作为复杂干预的一部分的信息或教育干预是否增加了护理人员的满意度,这是不确定的。只有一项研究报告了不良反应:一名受试者在完成焦虑和抑郁问卷时因心理健康恶化而退出,但该研究的作者没有报告该受试者是来自干预组还是对照组。

由于研究的局限性,以及来自少数小型研究的有限数据,我们降低了证据的质量。

没有研究报告PTSD的严重程度,或与健康有关的生活质量。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7月3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