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通干预对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儿童是否有效?

研究背景

自闭症谱系障碍(ASD)是一种以交流社交方面的困难为特征的疾病,其特征是重复和受限的兴趣和行为(例如重复的身体动作,如拍手、感觉敏感和受限的兴趣)。患有自闭症的人通常也有语言障碍,大约有25%到30%的孩子不能用语言进行交流,或者只能说很少的语言(少于30个单词)。沟通能力是一项至关重要的生活技能,而沟通障碍可能会带来一系列负面后果,比如学习成绩下降、生活质量下降和行为障碍。沟通干预通常旨在通过语言或通过其他手段(如手语或图片)来提高儿童的沟通能力。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在2016年11月检索了18个数据库和试验注册,并在2017年11月更新了检索。

我们的研究发现了什么?

我们确定了两项试验,涉及154名患有自闭症(年龄在32个月到11岁)的儿童。研究人员将参与儿童随机分为两组,一组接受了交流干预,另一组没有接受干预,仍然在社区中接受常规治疗。这两项研究都主要关注交流结果(语言交流和非语言交流)。其中一项研究还收集了社会交流方面的信息。两项研究均未收集不良事件、其他沟通技巧、生活质量或行为结果等信息。

一项研究着眼于替代和增强式交流(ACC)干预(图片交换通信系统;PECS),这是老师在学校对儿童施与的。这项干预工作进行了5个多月,包括教师培训和咨询。PECS是一种阶段性的方法,训练儿童与另一个人交换一张他们想要的物品或行动的图片,然后由另一个人对请求做出回应。该系统逐渐将图片放在句子中,并以各种方式使用这些句子,如评论和回答问题。这项研究包括84名受试者(73名男孩),年龄在4至11岁,由三个几内亚信托基金资助。另一项研究基于言语的干预(聚焦游戏时间干预;FPI),这是一个以家庭为基础的家长教育计划,旨在促进父母和孩子之间玩玩具的协调游戏。这项研究包括70名受试者(64名男孩),年龄在32个月到82个月之间,由美国国家儿童健康和人类发展研究所、心理研究所研究项目和纽约大学的专业教职员资助。

主要结果

有限的证据表明,基于语言的和AAC干预能够改善ASD患儿的语言和非言语交流。本综述中包含的两项研究都报告了一些儿童在干预后立即在语言或非语言交流方面(或两者)取得的进展。这两种干预措施都没有改善大多数儿童的语言或非语言交流。我们认为证据的整体质量很低,因为我们只发现了两项合格的研究,而且受试者很少。此外,这两项研究都有一些方法上的局限性,增加了偏倚的风险。

建议

有限的证据表明,基于语言的和AAC干预能够改善ASD患儿的语言和非言语交流。为了建立证据基础,迫切需要使用交流干预措施并将这些干预措施的效果与对照组进行比较的其他试验。

结论: 

有限的证据表明,基于语言的和AAC干预能够改善ASD患儿的语言和非言语交流的能力。大量的研究调查了自闭症患儿的沟通干预,但只有两项研究符合纳入标准,我们认为证据的总体质量非常低。在使用AAC干预的研究中,PECS的使用频率、口语和非口语能力在一开始都有显著的提高,但在干预后的表达词汇和社会交际中没有显著的提高。在一项以语言为基础的干预研究中,干预后的表达性语言没有显著的提高,但在研究开始时表达性语言较低的儿童比在基线时表达性语言较好的儿童进步更多。两项研究均未收集不良事件、其他沟通技巧、生活质量或行为结果等信息。未来将比较两种干预措施,包括对照组的RCT,会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在自发成熟背景下的治疗效果,并且会进一步比较不同的干预措施以及调查调节因素。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据估计,自闭症谱系障碍(ASD)的患病率约为1.7%。患有自闭症的人通常也有语言障碍,大约有25%到30%的自闭症儿童要么不能发展功能性语言,要么就是语言能力很弱。有效沟通的能力是一项重要的生活技能,而沟通困难可能会导致一系列不良后果,包括学业成绩下降、行为困难和生活质量下降。从历史上看,大多数研究都调查了言语儿童自闭症的沟通干预。我们不能假设同样的干预措施对患有自闭症的儿童也有效。

目的: 

为评价交流干预对ASD的影响。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17年11月检索了CENTRAL、MEDLINE和Embase,以及其他12个数据库和3个试验注册平台。我们还核查了所有包括研究和相关评论的参考文献列表,联系了该领域的专家以及其他可能相关的正在进行和未发表的研究的作者。

纳入标准: 

针对被诊断为ASD的儿童(12岁以下)进行的以交流为中心的干预(随机对照试验),与没有治疗、等待列表控制或照常治疗相比,这些儿童(12岁以下)的语言能力(少于30个功能词或不能单独使用语言进行交流)是最低的。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标准Cochrane方法学规范。

主要结果: 

本综述包括两个RCTs(154名年龄在32个月到11岁之间的儿童),与对照组(正常治疗)相比,这些RCTs对轻度言语障碍患儿进行了交流干预。其中一个RCT使用了基于口头的干预(集中玩耍时间干预)由父母在家中管理;而另一组使用了可选择的增强交流(AAC)干预(图片交换交流系统;PECS)由学校教师管理。

在美国进行FPI的研究,研究对象包括70名年龄在32到82个月之间的参与者(64名男孩),他们的语言能力很低,并且被诊断患有自闭症。这种干预主要集中在儿童和父母之间开发的玩具游戏。参与者在12周的时间里接受了12次家长在家中培训,每次90分钟,他们还被邀请参加家长倡导培训课程。这项研究是由美国国家儿童健康和人类发展研究所、心智研究所研究项目和纽约市立大学的专业人员资助的。PECS研究包括84名年龄在4至11岁之间的最低语言水平的参与者(73名男孩),他们具有ASD诊断,并且在基线时没有使用超过第一阶段的PECS。所有的儿童都参加了自闭症特定的课程或单元,大多数课程的儿童与成人的比例为2:1。教师和家长接受了PECS培训(为期两天的研讨会)。PECS的顾问还在5个月的时间里,每个班级每月进行一次半天的咨询。这项研究在英国进行,由三个几内亚信托基金资助。

这两项纳入的研究在七个偏倚风险类别中至少有四个类别存在较高或不清楚的偏见风险,其中对参与者和工作人员缺乏盲法是最严重的问题。使用评分方法,我们将证据的整体质量评定为非常低,因为存在偏见、不精确(样本量小、置信区间大)的风险,而且每种干预类型(即基于口头的或AAC)只有一个试验是确定的。

这两项研究都主要关注交流结果(语言交流和非语言交流)。其中一项研究还收集了社会交流方面的信息。FPI的研究发现,使用马伦早期学习表达语言量表的表达语言领域,在干预后的口语交流方面没有明显改善。然而,本研究发现,在基线时表达语言较低的儿童(小于11.3个月的年龄当量)相比表达语言较好的儿童来说,提高更多,干预对一些儿童还是产生了语言表达能力的增益。PECS研究发现,参加AAC干预的儿童在干预后立即使用言语初始化和PECS符号的可能性显著增加;然而,10个月后没有保持增长。没有证据表明AAC改善了儿童在干预后的言语频率、言语表达词汇量、社会交际或语用语言。这两种干预措施都没有改善大多数儿童的语言或非语言交流的能力。

两项研究均未收集不良事件、其他沟通技巧、生活质量或行为结果等信息。

翻译备注: 

译者:楼蓉(东阳市人民医院),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11月12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