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轻度认知功能障碍的人保持认知功能而进行的计算机化认知训练

研究背景

术语“认知”和“认知功能”描述了所有与思考、学习、记忆和交流相关的心理活动。随着年龄的增长,认知能力会发生正常的变化,也有一些疾病会影响认知能力,主要是痴呆症,在这些疾病中,认知能力受损到影响一个人管理日常活动的能力的程度。比痴呆症更常见的是一种通常被描述为轻度认知障碍(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MCI)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通过测试检测出认知能力的轻度损伤,其程度超出了人们对年龄的预期,但日常功能基本上不受影响。对一些人来说,MCI是发展为痴呆症的一个阶段。人们对任何可能防止MCI患者认知能力进一步下降的东西都很感兴趣。有人建议将计算机化认知训练(computerised cognitive training, CCT)作为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方法。认知训练包括一系列旨在以各种方式“锻炼大脑”的标准化任务。认知训练课程通常由计算机或移动技术提供,因此人们可以在家里自己完成这项训练。我们想知道CCT是否对MCI患者来说是一种有效的方式来维持他们的认知功能并降低他们继续发展为痴呆的风险。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8年3月15日的医学文献,寻找一组MCI患者参与CCT至少12周的试验,并与另一组未接受CCT的患者进行了比较。这个“对照组”可以参加另一项活动,或者小组成员不接受任何干预。为了使比较尽可能公平,应该随机决定患者是属于CCT组还是对照组。我们主要感兴趣的是研究受试者是否患了痴呆症以及他们的整体认知功能,但我们也在寻找特定认知技能、日常活动、生活质量、情绪或心理健康以及任何有害影响方面的证据。

我们的发现

我们在本综述中纳入了8项试验,共有660名受试者。其中7项试验(623名受试者)将CCT与另一项活动进行了比较。所有纳入的试验都没有检测痴呆症的发展,所以本综述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参加计算机化认知训练是否有助于预防痴呆症。我们的主要发现与我们感兴趣的所有其他结局相关证据的总体质量非常低。这种非常低的质量主要是由于样本量小,研究方法存在问题,以及试验之间的差异。因此,虽然我们发现了一些证据表明CCT对认知有一些好处,但我们对研究结果高度不确定,认为未来的研究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果。

我们的结论

不幸的是,目前还不能肯定地回答我们的综述问题。我们认为这仍然是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我们希望看到更大规模的研究,更能发现CCT的效果,以及更长期的研究,这些研究需要证明是否有任何益处,益处是否持久,是否有机会预防或延缓痴呆症的发展。

结论: 

目前现有的证据不能让我们确定计算机化的认知训练是否能预防临床痴呆或改善或维持那些已经有认知障碍证据的人的认知功能。少量的试验、小样本、偏倚风险、试验之间的不一致以及高度不精确的结局意味着,尽管从个别研究中观察到一些较大的效应,但不可能对临床实践产生任何影响。直接的不良事件不太可能发生,尽管计算机化认知培训项目所涉及的时间和金钱有时可能构成重大负担。进一步的研究是必要的,并且应该集中于改进方法的严谨性,选择合适的结果度量,以及评估任何效果的普遍性和持久性。需要进行长期随访的试验,以确定这种干预降低痴呆症风险的潜力。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患有痴呆症的人数正在迅速增加。临床痴呆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发生在正常年龄相关变化之外的一段认知衰退时期。处于正常认知功能和临床痴呆中间阶段的人通常被描述为轻度认知障碍(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MCI)。相当多的研究和临床工作已被直接用于寻找能使病情改善的干预措施,可能防止或延迟从MCI进展到临床痴呆。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估至少12周的计算机化认知训练(computerised cognitive training, CCT)对轻度认知障碍患者维持或改善认知功能和预防痴呆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还检索了以下数据库,确定发表、未发表的、和正在进行的试验:ALOIS(www.medicine.ox.ac.uk/alois)、MEDLINE、Embase、 PsycINFO、CINAHL、ClinicalTrials.gov和WHO Portal/ICTRP(www.apps.who.int/trialsearch),时间截止到2018年5月31日。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通过交互式计算机技术进行认知训练与主动或非主动控制干预进行比较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和半RCTs(quasi-RCTs)。试验的计算机化认知训练(computerised cognitive training, CCT)干预必须遵循以下标准:最小干预时间为12周;任何形式的交互式计算机化认知训练,包括计算机练习、计算机游戏、移动设备、游戏控制台和虚拟现实。受试者均为成年人,诊断为轻度认知障碍(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MCI)或轻度神经认知障碍(mild neurocognitive disorder, MND),或存在认知能力下降的高风险。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评估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我们将治疗效果表示的连续型变量结局用平均差异(mean differences, MDs)或标准化平均差异(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s, SMDs)表示,将二分类变量结局用风险比(risk ratios, RRs)表示。我们使用GRADE方法评估每个结局指标的总体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8项RCTs共涉及660名受试者符合纳入标准。纳入的试验时间从12周到18个月不等。只有一项试验使用了非阳性对照。大多数研究在几个领域中存在不明确或高风险的偏倚。总的来说,我们得出结论的能力受到非常低质量证据的限制。几乎所有的结果都非常不精确;此外,还有与偏倚风险、试验之间的不一致和证据的间接性有关的问题。

没有试验提供关于偶发性痴呆的资料。对于CCT与阳性和非阳性对照组的比较,我们在干预期后立即对整体认知功能的其他主要结局的证据质量非常低。因此,我们无法对这一结局得出任何结论。

由于证据质量非常低,我们也无法确定CCT是否比阳性对照对情景记忆、工作记忆、执行功能、抑郁、功能表现和死亡率的次要结局有任何影响。我们发现低质量的证据表明,干预措施可能对处理速度(SMD=0.20, 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为[-0.16, 0.56];2项研究;119名受试者)、语言流利度(SMD=-0.16, 95%CI=[-0.76, 0.44];3项研究;150名受试者)或生活质量(MD=0.40, 95%CI=[-1.85, 2.65];1项研究;19名受试者)没有影响。

当CCT与非阳性干预对照时,我们获得了5种次要结局的资料,包括情景记忆、执行功能、语言流利性、抑郁和功能表现。我们发现了非常低质量的证据;因此,我们无法对这些结局得出任何结论。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7月2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