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健康老年人保持认知功能而进行的计算机化认知训练

研究背景

术语“认知”和“认知功能”描述了所有与思考、学习、记忆和交流相关的心理活动。随着年龄的增长,认知会发生正常的变化。还有一些影响认知的疾病,主要是痴呆症,随着年龄的增长,从65岁左右开始,痴呆症变得越来越常见。研究人员对预防认知衰退和痴呆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众所周知,一生中保持精神活跃与降低患痴呆症的风险有关。因此,随着年龄的增长,鼓励智力活动可能是保持良好认知功能的有效方法。认知训练包括一系列旨在以各种方式“锻炼大脑”的标准化任务。认知训练课程通常由计算机或移动技术提供,因此人们可以在家里自己完成这项训练。这些产品越来越多地以商业包装的形式出现在公众面前。我们想知道计算机化认知训练(computerised cognitive training, CCT)对于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来说是否是一种保持良好认知功能的有效方法。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8年3月15日的医学文献,寻找比较65岁或65岁以上老年人认知功能的试验。这些老年人参加了至少三个月的计算机认知训练,而对照组没有参加训练。所有受试者在试验开始时都应该是认知健康的。为了使比较尽可能公平,应该随机决定受试者是在认知训练组还是在对照组。我们主要对认知的整体效果感兴趣。但是选择为期三个月的干预有点武断,因为我们认为较短的训练时间不太可能产生长期的效果。

我们的发现

我们找到了8项试验,共有1183名受试者参与了这项研究。4项试验提供了为期三个月的CCT。最长的训练时间为6个月。我们将CCT与其他活动进行了比较,比如观看教育视频,或者完全不进行任何活动。我们寻找对整体认知功能和特定认知功能的影响,如记忆力和思维速度。所有的研究都有一些设计上的问题,这可能会使结果产生偏倚。结果显示,不同的试验之间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总的来说,我们认为发现的证据质量很低,或者非常低。这意味着我们对结果不是很有信心,更多的研究很可能会发现一些不同的东西。我们要么无法进行评估,要么没有发现CCT对整体认知功能或我们研究的大多数特定认知功能有影响的证据。最长的试验还发现,与什么都不做相比,完成6个月的CCT可能对记忆有好处。没有一项试验报告对生活质量或日常活动的影响,也没有报告训练的有害影响。

我们的结论

目前还不能确定计算机化认知训练是否能帮助老年人保持良好的认知功能。虽然我们在本综述中排除了非常短的试验(< 3个月),我们发现评估随着人们年龄增长的长期影响的试验仍然是相当短的。我们认为,重要的是要做更多的研究,以查明较长时间的培训是否效果更好,以及培训是否能产生持久的效果。

结论: 

我们从纳入的研究中发现很少有证据表明12周或更长时间的CCT可以改善健康老年人的认知能力。然而,我们对结果的有限信心反映了证据的总体质量。试验之间的不一致性是一个主要限制点。在8项试验中,有5项的干预时间只有三个月。较长时间的训练可能有益的可能性仍有待更充分地探讨。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年龄的增长与认知功能的自然衰退有关,也是痴呆症的最大风险因素。认知能力下降和痴呆对老年人的独立性和生活质量构成严重威胁。因此,应当优先确定有助于维持老年人认知功能或降低痴呆症风险的干预措施。认知训练采用针对一个或多个认知领域的标准化练习,目的是保持最佳的认知功能。本综述评估了持续至少12周的计算机化认知训练干预对65岁及以上健康老年人认知功能的影响。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价持续至少12周的计算机认知训练干预对老年认知健康人群认知功能维持或改善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以下数据库,确保尽可能全面的、最新的,纳入确定发表、未发表的、和正在进行的试验:ALOIS(www.medicine.ox.ac.uk/alois)、MEDLINE、Embase、 PsycINFO、CINAHL、ClinicalTrials.gov和WHO Portal/ICTRP(www.apps.who.int/trialsearch),检索截止于2018年3月31日。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发表或未发表、以任何语言报告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和半RCTs(quasi-RCTs)。受试者都是认知健康的人,至少80%的研究对象年龄必须在65岁或以上。试验干预须符合下列准则:干预是任何形式的互动电脑化认知干预,包括电脑练习、电脑游戏、流动装置、游戏机及虚拟实境,包括重复进行指定认知范畴的标准化练习,以增强认知功能;干预时间至少为12周;测量认知结果;认知训练干预与积极或消极的控制干预进行比较。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群包(crowdsourcing)”的方法对检索结果进行了初步筛选,以确定随机对照试验。至少两名独立研究的综述作者根据纳入标准筛选了其余的题录。至少两位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对纳入RCTs进行偏倚风险评估。 在适当的情况下,我们通过随机效应meta分析合并资料,将计算机化认知训练(computerised cognitive training, CCT)与主动和非主动对照分别进行比较。我们将治疗效果表示为标准化平均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s, SMDs)及其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 CIs)。我们使用GRADE方法评估每个结局指标的总体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8项随机对照研究,共计1183名受试者。研究人员提供了12至26周的干预措施;在五项试验中,干预时间为12或13周。总的来说,纳入的研究的偏倚风险是中等的。综述作者注意到试验结局之间有很多不一致之处。所有结局的总体证据质量都很低或非常低。

我们首先将CCT与积极的控制干预措施(如观看教育视频)进行了比较。由于证据质量非常低,我们无法确定CCT对我们整体认知功能的主要结局或情景记忆、处理速度、执行功能和工作记忆的次要结局有任何影响。

我们还比较了CCT与非活动对照(无干预)。负的SMDs倾向于CCT而不是对照组。我们没有发现关于我们整体认知功能的主要结局的研究。就我们的次要结局而言,试验结果表明情景记忆略有改善(平均差(mean difference, MD)为-0.90,95%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为[-1.73, -0.07];150名受试者;1项研究;低质量证据),对执行功能(SMD=-0.08,95%CI=[-0.31, 0.15];292名受试者;2项研究;低质量证据)、工作记忆(MD=-0.08,95%CI=[-0.43, 0.27];60名受试者;1项研究;低质量证据)或语言流利性(MD=-0.11,95%CI=[-1.58, 1.36];150名受试者;1项研究;低质量证据)没有影响。由于证据的质量很低,我们无法确定在试验终点对处理速度有任何影响。

在这两种比较类型中,我们没有发现关于生活质量、日常生活活动或不良影响的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7月2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