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运动的心脏康复干预治疗拥有植入式心室辅助装置的患者

研究背景

心力衰竭患者进行体育运动的能力下降,这对他们的健康和生活质量有负面的影响。最近的研究表明,以运动为基础的心脏康复(cardiac rehabilitation, CR)可以提高植入性心室辅助装置(ventricular assist devices, VADs)患者的运动能力和生活质量,VADs是一种支持心脏功能的机械泵。因此,系统地回顾随机对照试验(一种使用随机方法将参与者分配到治疗组的研究类型)以确定基于运动的CR对植入VADs患者的益处和危害被认为是重要的。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探讨以运动为基础的CR对植入性VADs患者的影响。

方法

我们检索了通过比较接受运动干预的受试者和接受常规护理的受试者来评估植入VADs的心力衰竭患者运动的有效性的随机对照试验的科学文献。我们排除了完全人工心脏的受试者。本研究检索截止到2017年10月3日。

结果

我们的综述只纳入了2项随机对照试验,共涉及受试者40人。以运动为基础的CR包括有氧或阻力训练,每周三次,持续六至八周。两项试验中的一项发生了两项严重的不良事件(即由于感染而没有完成研究的受试者)。此外,每个研究组中有四名受试者需要到急诊部就诊,尽管这些受试者确实完成了研究。两项研究都没有评估死亡、再次住院、心脏移植和费用的结局。由于证据的质量非常低,基于运动的CR对生活质量的有效性是不确定的。

证据质量

由于研究对象年龄偏小、盲法不充分、研究对象数量偏少、置信区间偏大,我们评估生活质量证据的质量为非常低的。以运动为基础的CR对植入VADs患者的影响尚不清楚。

结论

与常规护理相比,目前的证据不足以评估基于运动的CR对植入VADs患者的益处和危害。随机对照试验证据的数量非常有限,质量也非常低。此外,干预的时间很短。还需要高质量的随机对照试验来收集不良事件(死亡和再住院)、患者相关结果(包括生活质量)和成本方面的资料。

结论: 

与常规治疗相比,目前的证据不足以评估基于运动的CR对植入VADs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RCT证据的数量非常有限,质量也很低。此外,干预的时间很短,从6周到8周不等。未来还需要为植入VADs患者提供高质量的、结局报告广泛的基于运动的CR的RCTs。此类试验还需要收集相关事件结局(死亡和再住院治疗)、患者相关结局(包括生活质量)和成本效益的资料。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心力衰竭是心脏病的终末期,其患病率和发病率正在迅速增加。虽然心脏移植是终末期心力衰竭患者的一种外科治疗方法,但供体的可获得性是有限的。因此,植入式心室辅助装置(ventricular assist devices, VADs)为心脏移植提供了另一种治疗方法。虽然有两项研究报告了通过系统综述和mrta分析对基于运动的心脏康复(cardiac rehabilitation, CR)功能容量和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 QOL)的有益影响,但这两项系统综述均为设计有限的研究(如非随机、回顾性研究)或植入或体外VADs的受试者。

目的: 

本综述的目标是确定基于运动的CR对植入VADs患者的好处和坏处。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17年10月3日在Cochrane Library的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Embase、PsycINFO、Web of Science中的科学会议录引文索引(Conference Proceedings Citation Index-Science, CPCI-S)、CINAHL和LILACS上进行了检索,没有日期、语言或出版状态的限制。我们还在2017年8月10日检索了两个临床试验注册库,并查阅了原始研究和综述文章的参考文献列表。

纳入标准: 

我们检索了不论分组、个体随机化、全文研究的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RCTs),那些仅发表摘要和未发表的数据也是可以纳入的。但是,最终纳入的只有独立的RCTs和全文发表的文献。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分别从纳入的研究中提取了结局资料。我们通过将系统综述中的资料与研究报告中的资料进行比较,再次检查资料提取是否正确。我们没有对二分类变量进行分析,对连续性变量使用平均差或标准化平均差在95%置信区间(CIs)下进行分析。此外,我们使用GRADEpro软件评估了证据的质量,因为这些研究为预先设定的结局meta分析提供了数据。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两项共40名受试者的研究。以运动为基础的CR包括有氧或阻力训练,每周三次,持续六至八周。运动强度为耗氧量(oxygen consumption, VO2)储备的50%,或心率储备的60% ~ 80%。在一项试验中观察到两个严重的不良事件,其中受试者由于感染而没有完成研究。此外,每组共有四名受试者需要到急诊部就诊,尽管这些受试者确实完成了研究。使用36条目健康调查简表(36-item Short Form Health Survey, SF-36)和堪萨斯城心肌病问卷(Kansas City Cardiomyopathy Questionnaire, KCCQ)的总结得分来测量生活质量。一项试验报告,运动组的KCCQ综合评分提高了14.4分,而常规护理组提高了0.5分。另一项试验显示,运动组SF-36总分提高29.2分,而常规护理组提高16.3分。随访结束时,两组患者的生活质量存在较大差异(标准化平均差值为0.88,95%CI=[-0.12, 1.88];37名受试者;2项研究;证据质量很低)。然而,由于受试者年龄偏小、实施偏倚风险高、样本量非常小、置信区间非常大,因此没有证据表明基于运动的CR的有效性,这导致证据质量非常低。此外,我们无法确定基于运动的CR对死亡率、再住院治疗、心脏移植和成本的影响,因为这些结局没有报告。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9年4月7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