膳食、体力活动、行为干预治疗学龄前6岁以下儿童超重或肥胖。

系统综述问题

饮食、体力活动和行为干预在减轻超重和肥胖学龄前儿童的体重方面效果如何?

背景

世界各地有越来越多的儿童超重和肥胖。这些孩子在童年和晚年都更容易遭受健康问题。如何应对这一问题,需要更多信息。

研究特征

我们获取了7项随机对照试验(临床研究随机分成两个或多个处理组),比较了饮食、体力活动和行为(如习惯改变或改善)疗法(干预)与对照组(未接受治疗),涉及923名超重或肥胖的6岁以下学龄前儿童。我们根据干预类型将这些研究进行分类。我们的系统综述报告了多成分干预或饮食干预与不治疗、“常规护理”、强化常规护理或其他一些治疗方法(如果干预组也提供了同样的干预措施)相比的效果。纳入研究的儿童进行了达六个月至三年之间监测(称为随访)。

关键结果

大多数研究报告的体重指数(BMI)Z评分:BMI(kg/m²)是衡量身体脂肪的一种方式,计算方式是体重(公斤)除以身高(米)的平方。对儿童来说,BMI通常是随着儿童的年龄、体重和身高衡量 (BMI z 评分)。我们综合了4项试验的结果,结果显示202个儿童的BMI Z得分,与对照组相比,多成分干预组平均降低了0.4个单位。降低的单位表示体重减轻更多。举个例子,一个身高110厘米,体重32公斤的5岁女孩体重指数为26.4,BMI Z评分为2.99。如果这个女孩在一年内体重减少了2公斤(身高增加了1厘米),那么她的Z评分就会减少大约0.4单位(她的体重指数是24.3,她的BMI Z评分2.58)。因此,多成分干预组体重的平均变化比对照组低2.8公斤。干预措施的其他效果,如改善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或评估亲子关系的尚不清楚,大多数研究没有测量不良事件。尚没有研究评估全死因死亡率,发病率和社会经济的影响。一项研究发现,与健康的生活方式教育相比,无论是奶制品丰富还是能量限制的饮食干预,BMI Z评分的减少都更大。然而,只有乳制品丰富的饮食在两到三年后继续显示出获益,而能量限制饮食组的BMI Z评分比对照组有更大的增加。

此项证据更新于2015年3月

证据质量

证据的总体质量低或很低,主要是因为每个结局指标仅存在几项相关研究,或者被纳入儿童的人数很少。此外,很多儿童在试验结束前离开了研究。

结论: 

多成分干预似乎是超重或肥胖的6岁以下学龄前儿童的有效治疗选择。然而,目前的证据是有限的,大多数的试验有较高风险偏倚。多数试验未评估不良事件。我们已经找到了四项正在进行的试验,在未来更新本系统综述时将纳入其中。

饮食干预的作用更为模棱两可,一项试验表明,乳制品干预措施可能存在长期效应,但该试验也有很高的偏倚风险。而限制能量的饮食则尚未发现类似倾向。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儿童超重和肥胖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增长,随之而来的是与之相关的短期或长期的健康问题。

目的: 

评估饮食、身体活动、行为干预治疗学龄前6岁以下儿童超重或肥胖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基于Cochrane图书馆、MEDLINE、EMBASE】PsyclNFO】CINAHL、LILACS以及临床试验注册平台ClinicalTrials.gov和ICTRP进行系统文献检索。我们还查阅了所获取试验和系统综述的参考文献。我们的检索没有设定语言限制。所有数据库的检索截止时间为2015年3[阿拉伯数字统一]月。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评价饮食、身体活动、行为干预治疗学龄前6岁以下儿童超重或肥胖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评估偏倚风险,采用GRADE评估证据的总体质量,并按照干预措施系统综Cochrane手册进行资料提取。我们还联系了试验者以获取额外的信息。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7项随机对照试验,共涉及923名受试者:529人被随机分为干预组,394人为对照组。每项试验受试者人数从18到475人。6项试验为平行随机对照试验,1项是整群随机对照试验。两项试验是三臂试验,即每项试验存在两个干预组与1个对照组。试验中的干预组和对照组存在不同。我们将不同分组归纳为两类:多成分干预和膳食干预。证据的总体质量为低或很低,6项试验在单项“偏倚风险”标准上有被评为高偏倚风险的条目。纳入试验中对儿童的随访时间为六个月至三年。

试验中比较了多成分干预与常规护理,强化常规护理,或信息控制,在干预结束时(6-12个月),我们发现干预组的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Z评分降低更大:平均差(MD)- 0.3单位(95%可信区间(CI)- 0.4 到- 0.2);P < 0.00001;210名受试者;4项试验;低质量证据,12-18个月随访结束时:MD -0.4 单位 (95% CI -0.6 到 -0.2); P = 0.0001; 202名受试者;4项试验;低质量证据,2年随访结束时: MD -0.3 单位 (95% CI -0.4 到 -0.1);96名受试者;1项试验;低质量证据。

一项试验声称无不良事件报告;其余试验未提及不良事件。三项试验报告了健康相关生活质量,且其中一些发现了该结局在部分方面的改善。其他结局如行为改变和亲子关系,测量与相关指标尚不一致。

一项低质量证据的三臂试验比较了两种饮食与对照的差别,发现乳制品丰富的饮食 (BMI z 得分 改变MD -0.1 单位(95% CI -0.11到 -0.09); P < 0.0001; 59名受试者) 和热量限制饮食(BMI z 得分改变 MD -0.1 单位95% CI -0.11 到 -0.09); P < 0.0001; 57名受试者) 在干预期结束时,BMI比对照组有更明显的降低,但只有乳制品丰富的饮食在36个月随访期内维持了这种不同(BMI z 评分改变MD -0.7单位 (95% CI -0.71[除了固定英文缩写,中文翻译中不能出现英文单词]到 -0.69); P < 0.0001; 52受试者)。限制饮食在随访中体重指数比对照组表现更差(BMI Z评分改变MD 0.1单位(95% CI 0.09到0.11);P<0.0001;47名受试者)。各组间日平均能量消耗无显著性差异。健康相关生活质量、不良反应、受试者态度和家长抚养教育等结局所纳入研究没有测量。

没有试验报告全死因死亡率、发病率或社会经济影响。

由于这些研究的低质量及干预与对照措施的异质性干,所有的结果都应该谨慎地解读。

翻译备注: 

译者:徐莉娜(贵州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