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皮电神经刺激(TENS)用于神经病理性疼痛

简要总结

对于具有神经病理性疼痛的成人,与假TENS相比,无法确定TENS是否有效缓解疼痛。

背景

神经病理性疼痛是由于损伤或神经的疾病引起的疼痛,可能难以有效治疗。它可继发于直接神经损伤或由于诸如糖尿病,带状疱疹和腕管综合征等问题发展而来。TENS是一系列疼痛状况的常见治疗方法。它涉及使用小型电池通过连接在皮肤上的电极施加低电平电流。这是建议的减轻疼痛的方法。

系统综述问题

TENS能否改善神经病理性疼痛患者的疼痛强度和健康相关生活质量?

研究特征

我们查阅了所有符合条件的成人神经病理性疼痛的临床试验:将常规治疗或无治疗的TENS与“假”TENS进行比较,或将TENS加常规治疗与单独常规治疗比较。截至2016年9月,我们发现有15项研究符合纳入标准。在这15项研究中,我们能够合并五项研究的结果来评估比较TENS与假TENS治疗疼痛效果。研究涉及一系列神经病理性疼痛问题(例如患有脊髓损伤的人,具有神经受累的背痛,与糖尿病相关的并发症等)。我们发现整体研究的质量较低。

主要结果

在神经病理性疼痛患者中,与假TENS相比,我们无法自信地说明TENS是否有效缓解疼痛。这是由于证据质量极低,这意味着我们对这一结果的信心非常有限,未来的研究可能会改变这一结果。缺乏报告的数据意味着我们无法得出关于TENS治疗对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疼痛缓解药物的使用、或人们对TENS如何改变其状况的印象的影响的结论。

我们描述了比较TENS与其他类型治疗的10项进一步研究的结果。这10项研究是非常不同的,所以我们不能把它们合并在一起进行分析。这一点,加上这10项研究的质量极低,意味着我们无法判断疼痛缓解,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疼痛药物使用或变化的印象。

在15项研究中的三项研究中,有些使用TENS的人经历了电极片下的皮肤刺激。三项研究没有报告任何问题,其余的研究没有提供任何有关副作用的细节。基于此,对与TENS使用相关的副作用进行评论是不现实的。

结论: 

在这篇系统综述中,我们报告了TENS和假TENS之间的比较。证据的质量极低,这意味着我们无法确定TENS对神经病理性疼痛患者的疼痛控制是否有效。证据质量极低意味着我们对所报告的效应估计的信心非常有限;真正的效应可能会大不相同。我们就未来的TENS研究设计提出建议,这可能有意义地降低与这种治疗方式的有效性相关的不确定性。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由神经疾病或损伤引起的神经病理性疼痛,为人与社会的重大负担。这可能特别令人不快,且达到充分的症状控制比较困难。神经病理性疼痛患者常采用非药物治疗方法,并可能使用经皮神经电刺激(TENS)。该系统综述取代了一篇Cochrane系统综述“慢性疼痛的经皮神经电刺激(TENS)(Transcutaneous electrical nerve stimulation (TENS) for chronic pain)”(Nnoaham 2014)和一项撤出的手册“经皮神经电刺激(TENS)在成人神经病理性疼痛中的应用”(Transcutaneous electrical nerve stimulation (TENS) for neuropathic pain in adults)(Claydon 2014)。这个系统综述取代了撤回的神经病理性疼痛的原始手册。

目的: 

确定TENS与安慰剂(假)TENS比较,TENS与常规治疗比较,TENS与无治疗比较,以及TENS加常规治疗与单独常规治疗比较,其治疗成人神经病理性疼痛的止痛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ENTRAL,MEDLINE,Embase,PsycINFO,AMED,CINAHL,Web of Science,PEDro,LILACS(截至2016年9月)以及各种注册的临床试验。我们还检索了纳入的研究的参考文献,以进一步开展相关研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评估TENS治疗中枢性或外周神经病理性疼痛的随机对照试验。我们纳入评估以下几方面的试验:TENS与安慰剂(假)TENS比较,TENS与常规治疗比较,TENS与无治疗比较,以及TENS加常规治疗与单独常规治疗比较,治疗成人神经病理性疼痛的效果。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系统综述作者独立筛选了所有数据库检索结果,并确定了需要全文评估的文献。随后,两位系统综述作者独立地对这些研究应用了纳入/排除标准。然后,相同的系统综述作者独立提取数据,使用Cochrane标准工具评估偏倚风险,并使用GRADE评估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15项研究共724名受试者。我们发现了一系列治疗方案,在治疗持续时间,TENS应用时间和应用强度方面各异。简而言之,治疗期由四天到三个月不等。类似地,我们发现了TENS应用时间的变化,从一次15分钟到每次一小时,每天四次。我们发现,TENS的强度通常设置为舒适可感知的刺痛感,很少有研究对维持这一感觉的剂量进行测量。在比较中,我们计划进行探索,但我们只能进行TENS与假TENS的定量合成。对照条件下的数据不足和多样性使我们无法对其余比较进行定量合并。

对于TENS与假TENS相比,5项研究适用于合并分析。我们以叙述形式描述了剩下的研究。总体而言,我们判断11项研究偏倚风险高,4项研究偏倚风险不清楚。由于符合条件的研究较少,研究偏倚风险偏高,样本量较小,所以我们将合并分析的证据的质量评估为极低,单个研究结局的GRADE评级极低。对于以叙述形式讨论的单个研究,其方法学局限性、报告质量以及比较的干预措施的异质性使得可靠的TENS的效果的总体估计无法进行。

五项研究(跨越各种神经病理学条件)适用于TENS与假TENS的合并分析,使用视觉模拟量表来研究疼痛强度的变化。我们发现效应量的平均干预后差异有利于TENS,为-1.58(95%置信区间(CI)-2.08至-1.09,P<0.00001,n=207,来自五项研究的六组比较)(极低质量证据)。在这个分析中没有显著的异质性。虽然这超出了我们预先规定的最小疼痛结局差异,但是我们评估证据质量的意义极低,因此我们对这种效应估计的信心很小,真实效果可能与本系统综述所述报告有很大差异。这五项研究中只有一项研究调查了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作为结局,意味着我们无法在这一比较中报告这一结局。同样,在这一合并分析中,我们也无法报告镇痛药物使用的变化的总体印象。

十项小型研究将TENS与某些常规治疗形式进行了比较。然而,常规治疗的构成却有很大的差异,阻碍了数据的合并。这些研究大多发现TENS与其他积极治疗之间的疼痛结局没有差异,或者偏向比较干预(极低质量的证据)。我们无法报告这些单一试验中的其他主要和次要结局(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镇痛药物使用的变化的总体印象)。

在所纳入的15项研究中,有三项报告的不良事件较少,仅限于电极放置部位或其周围的“皮肤刺激”(极低质量证据)。三项研究报告没有不良事件,其余没有报告有关不良事件的细节。

翻译备注: 

译者:许荆棘,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