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油可用于预防肾衰竭患者血液透析血管通路堵塞

问题是什么?

由于肾脏功能差而长期血液透析(HD)的患者,需要一种可靠和有效的方法,使血液在他们的身体和血透机之间以高流速循环。动静脉内瘘(AVFs)和移植物(AVGs)是实现这种长期血管通路的两种主要方法。AVF是外科手术直接连接(瘘)患者的动脉和静脉。AVG是使用一种弹性较好的合成材料中空管(移植物)间接连接患者的动脉和静脉,一般用于AVF不能建立时。血透期间,穿刺针(套管针)穿刺AVFs或AVG并与透析机连接。这些人工建立的通路可能被血块(血栓)或血管病理性狭窄而堵塞。AVFs发生这种情况的风险较低,因此它是首选方法。当确实发生堵塞时,不能进行血液透析,需要手术或放射线下介入紧急处理。Omega-3脂肪酸鱼油能降低血液粘稠度,可能减少血栓形成和血管狭窄的风险,从而改善长期血管通路和血液透析质量。

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检索了诸多研究,比较了血液透析患者补充omega-3脂肪酸鱼油和安慰剂对预防血管通路堵塞的影响以及副作用——死亡、住院、心血管事件、大出血、轻微出血、胃肠道事件和其他不良事件。我们分别对AVFs和AVGs患者的结果进行了分析和报告。

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检索到5个随机对照试验(RCTs),共纳入833名受试者,其中一项研究规模很小,只有七名受试者。四项研究纳入了AVGs患者,只有一项关于AVFs研究。研究结果是在6个月或12个月内评估。所有研究的质量有所保留,使我们对证据的认定有中等到高的不确定性。AVF患者,我们中等确定鱼油补充剂不能防止通路堵塞,但也不会造成额外的伤害,不过证据仅来自一项研究。AVG患者,我们对证据非常不确定是否可以预防通路堵塞或造成伤害,但可能轻微增加患者消化系统副作用的风险,如腹胀感、胀气或鱼腥味的感觉。

结论

补充omega-3鱼油预防肾衰竭患者血液透析血管通路阻塞可获益的高质量证据有限。我们未发现omega-3鱼油补充剂可以防止HD血管通路堵塞强有力的证据,但也未发现它增加了严重和非严重副作用的风险。所有预防血管通路堵塞的证据都来自一到两项研究,因此需要更多更高质量的研究进一步证实。

结论: 

对于慢性肾脏病AVF患者,中等确定性证据表明,ω-3FA补充剂与安慰剂比较,预防通路通畅性丧失很少或没有差异;而对AVG患者,很不确定ω-3FA补充剂能预防12个月内的通路通畅性丧失。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对于慢性肾脏病(CKD)终末和最严重阶段——终末期肾脏病(ESKD)患者,维持长期血管通路的通畅是高质量血液透析(HD)治疗的必要条件。口服补充omega-3脂肪酸(ω-3FA)可能减少血栓形成和狭窄的风险,有助于预防血管通路的堵塞。

目的: 

评价补充ω-3FA与安慰剂或没有治疗比较,保持终末期肾脏病血液透析患者血管通路畅通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通过与文献检索信息专员联系,使用与本综述相关的检索词,检索了Cochrane肾脏和移植专业注册库(Cochrane Kidney and Transplant Register),检索截止时间为2018年7月23日。通过检索以下数据库确定注册的研究:CENTRAL、MEDLINE、EMBASE、会议论文集、国际临床试验注册(ICTRP)检索入口和ClinicalTrials.gov。

纳入标准: 

评估omega-3脂肪酸与安慰剂对终末期肾脏病患者动静脉内瘘(AVF)或动静脉移植物(AVG)血管通路通畅性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Cochrane风险偏倚工具,评估了每一项符合纳入标准研究的偏倚风险,并对疗效和安全性结果分别做出了整体偏倚风险的判断。我们使用GRADE方法评估了证据的可信性。主要效力结局为血管通畅性丧失,主要安全性结局为发生严重不良事件(如死亡、住院、心血管事件、大出血)。次要结局为发生非严重不良事件(如轻微出血、胃肠道事件及其他不良事件)。疗效以风险比(RR)报告,安全性以合并率差(RD)报告,95%置信区间(CI)。研究采用随机效应模型,通过血管通路类型分别合并数据。

主要结果: 

五项研究(833名受试者)被纳入,其中一项研究规模很小,只有7名受试者。所有研究都比较了口服ω-3FA补充剂与安慰剂。四项研究纳入动静脉移植物(AVGs)受试者,另一项研究纳入动静脉内瘘(AVFs)受试者。所有研究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结局的偏倚风险都是不确定的,主要原因是隐藏分配报告不完整和研究随访不完整。

AVF患者中,ω-3FA补充剂可能对12个月时通畅性丧失的风险影响很少或没有差异(1项研究中,536名受试者:RR=1.01, 95% CI [0.84, 1.21];中度确定性证据),死亡风险(1项研究,567名受试者:RD 0.00, 95% [CI -0.03, 0.02];中度确定性证据)和住院风险(1项研究,567名受试者:RR 0.00, 95% CI [-0.08, 0.08];低确定性证据)。没有关于心血管事件和大出血的数据。

AVG患者中,很不确定ω-3FA补充剂治疗6个月是否能减少通畅性丧失的风险(2项研究,41名受试者:RR 0.91, 95% CI [0.36, 2.28];很低确定性证据)或12个月(2项研究,220名受试者:RR 0.59, 95% CI [0.27, 1.31];很低确定性证据)。ω-3FA补充剂可能很少或没有影响6到12个月AVG患者死亡的风险(4项研究,261名受试者:RR 0.01,95% CI [-0.05, 0.07];低确定性证据)。很不确定ω-3FA补充剂是否增加住院的风险(3项研究,65名受试者:RD 0.08, 95% CI [-0.11, 0.28];很低确定性证据),心血管事件的风险变化(4项研究,261名受试者:RD -0.02, 95% CI [-0.11, 0.07];很低确定性证据),或大出血的风险增加(3项研究,65名受试者:RD 0.08, 95% CI [-0.11, 0.28];很低确定性证据)在6到12个月的AVG患者。轻度胃肠道不良反应的风险可能增加(3项研究,65名受试者:RD 0.25, 95% CI [0.07, 0.43],低确定性证据),如腹胀感、胀气或鱼腥味。

翻译备注: 

译者:于小勇(陕西省中医医院),审校:杨鸣(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