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于治疗苯丙胺类兴奋剂使用障碍的认知-行为疗法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Cochrane综述旨在探究认知-行为疗法(CBT)用于治疗苯丙胺类兴奋剂(ATS)使用障碍是否有效。Cochrane药物与酒精小组的研究人员收集并分析了所有相关研究来回答这一问题,共发现了两项研究。

关键信息

当前证据不足以为患者群体提供任何基于确定证据的推荐疗法。

本综述研究了什么?

ATS是一组合成兴奋剂,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应用。此类药物成瘾性高,长期使用可能导致一系列心理与生理症状,包括焦虑、精神错乱、失眠(入睡困难)、情绪障碍、认知功能损伤(思维与理解困难)、偏执(不合理地认为人们对自己有攻击倾向)、幻觉(患者在脑海里经历一些源于主观体验,没有客观现实根源的事情)、妄想(一种错误的信念)。

目前针对ATS使用障碍尚无广为接受的治疗方法。然而,CBT通常是治疗的第一选择。那是一种心理治疗(会话疗法),能够修正扭曲的思想、信念、适应不良行为(患者为阻止自身适应环境而做出的行为)。CBT治疗其他物质使用障碍(如酒精类、阿片类、可卡因使用障碍)的疗效已有大量记录,因此这一基本疗法也被用于治疗ATS使用障碍。此外,这些疗法有望预防复发以及减少药物使用。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综述作者检索到两项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这两项研究均是在澳大利亚进行的。其中一项研究将在单一疗程内短时间使用CBT的受试者与在候补名单中且研究期间未接受治疗的受试者进行对比。另一项研究将基于网络的CBT与候补名单进行对照。两项研究均受澳大利亚健康与老龄化政府部门的资助。

综述显示,比较接受CBT的受试者与候补名单的受试者,并未发现任何统计学差异。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得出CBT用于治疗ATS使用障碍有效或无效的结论。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综述作者检索了截止至2018年7月发表的研究。

结论: 

目前由于领域内缺乏高质量研究,尚无充足证据可以确定CBT治疗ATS使用障碍的疗效。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ATS是指一组合成兴奋剂,包括安非他明、甲基苯丙胺、3,4-亚甲二氧甲基苯丙胺(MDMA)及相关物质。ATS具有高成瘾性,长期使用将可能导致一系列心理与生理症状,如焦虑、精神错乱、失眠、情绪障碍、认知功能损伤、偏执、幻觉、妄想。

目前针对ATS使用障碍尚无广为接受的治疗方法。然而,认知-行为疗法(CBT)是当前首选的治疗方法。CBT治疗其他物质使用障碍(如酒精类、阿片类、可卡因使用障碍)的疗效已有大量记录,因此这一基本疗法也被用于治疗ATS使用障碍。

目的: 

为减少ATS的使用,研究与其他心理疗法、药物疗法、12步促进法、无干预或治疗如常相比,认知-行为疗法用于治疗ATS紊乱。为研究认知行为疗法对ATS使用障碍患者减少ATS使用的效果,将与其他类型的心理疗法,药物疗法,12步促进法,无需照常干预或治疗相比。

检索策略: 

本综述纳入了将治疗ATS使用障碍的CBT疗法和其他心理疗法、药物疗法、12步促进法或无干预进行对比的随机对照试验(RCT)和半随机对照试验。本综述检索了Cochrane药物与酒精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Drugs and Alcohol Group Specialised Register)、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通过PubMed检索MEDLINE、Embase以及其他五个数据库,时间截止至2018年7月。此外,我们检索了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及其他系统综述的引用文献。我们还联系了该领域的专家。

纳入标准: 

纳入标准为:随机对照试验或半随机对照试验,比较CBT与其他类型的干预措施对被任何显式诊断系统诊断问为TS使用障碍的成年ATS使用者(年龄18岁以上)的效果差异。主要结局指标包含戒断率及其他药物使用行为的指标。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本综述使用了Cochrane标准的方法学流程。

主要结果: 

仅有两项研究符合纳入标准。这两项研究均存在低风险的选择偏倚和报告偏倚。在一项研究中,干预组的近半数受试者脱落,这项研究存在高风险的失访偏倚。该研究将单一疗程内短时间使用CBT或基于网络CBT的受试者与候补名单内的受试者进行对照(研究的总样本量为129)。但是研究结果参差不齐。单一疗程内短期使用CBT的研究中,五分之二的药物干预措施产生了显著效果:90天内戒断天数百分比(比值比OR=0.22,95%置信区间(CI)为[0.02,2.11]及依赖症状(标准均数差(SMD)= –0.59, 95%CI为[–1.16,–0.02]。由于样本量小(平均每组25名受试者)以及相应疗效指标的置信区间范围较大,因此这项研究的结果不太可信。而在基于网络CBT疗法的随机对照试验中,各结局指标无明显差异。两项研究均没有报告不良事件的发生。且两项试验药物使用的meta分析平均值并不显著(SMD=-0.28,95%CI[-0.69,0.14])。总而言之,证据质量总体较低,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得出CBT治疗ATS使用障碍有效或无效的结论。

翻译备注: 

译者:王昊(北京中医药大学志愿者),审校:田紫煜(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19年4月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