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完成积极癌症治疗的女性乳腺癌患者的身体活动干预

本综述的问题

身体活动(PA)干预对已经完成癌症治疗的女性乳腺癌患者有什么影响?

研究背景

在接受乳腺癌治疗后,女性患者可能会经历由癌症及治疗引起的不良心理和身体事件。这些不良事件会导致治疗后寿命的缩短,并可能对生活质量 (quality of life, QoL)和身心健康产生负性影响。一些研究表明,治疗后进行规律地身体活动可能会降低乳腺癌复发的几率,或者降低女性死于乳腺癌的可能性。规律的PA可能会带来诸多益处,包括改善QoL、心理健康和身体功能。对于完成治疗的女性乳腺癌患者,我们希望确定PA是否对癌症的复发和致死风险、以及患者的QoL和健康的其他方面有影响。

研究特征

我们仅纳入了完成积极治疗的乳腺癌患者的研究。这些研究比较了接受PA干预和接受常规护理或没有接受PA的女性患者的结局指标。受试者必须被随机或以某种随机方式分配到组中。证据检索日期截止到2015年9月。

主要结果

本系统综述纳入了63项试验,合计5761名受试者。大多数试验(28项)由有氧运动组成(例如散步、骑自行车、跳舞),7项试验仅包括阻力训练组,21项试验包括有氧运动和阻力训练组。在PA干预组中,五分之一的受试者在研究结束前退出了,平均四分之一的PA课程会有受试者失访。我们发现,没有任何研究关注PA对治疗后乳腺癌复发或致死风险,或其他因素的影响。我们发现与接受常规护理的受试者相比,进行PA的受试者在干预结束时获益更多。而且,在干预期间,受试者在QoL、对情绪健康和身体能力的认知、社会功能、忧虑、耐力、PA水平、体脂和肌肉力量方面体验了更好的积极变化。研究发现,PA对健康感知、睡眠、疼痛的感觉、性功能、体重指数、腰臀比及上下脊柱或髋部的骨骼健康没有影响。接受PA干预的受试者与接受常规护理的受试者相比,在完成干预至少三个月后,受试者在疲劳感、耐力和自我报告的PA水平方面的实际值,以及自干预开始以来的变化值都有改善。无论是单纯的有氧运动,还是有氧和阻力训练相结合的干预措施,都提高了受试者的QoL和耐力。有氧运动改善了受试者对情绪健康的感知以及身体能力的看法,同时也改善了其社会功能和自我报告的PA水平,而阻力训练则更明显的改善了受试者的肌肉力量。有氧运动和阻力训练相结合的干预措施减少了受试者的疲劳感。在接受PA干预的患者中,试验者报告了少数轻微不良事件。

证据质量

我们将与健康各方面相关的证据质量评定为非常低、低或中等。我们注意到,所关注的干预措施在身体活动类型、每周课程的频率、受试者间的努力水平以及课程和干预持续时间方面存在很大差异。此外,研究者用不同的方式测评了健康的各个方面。但在研究者如何将受试者随机分组,实施试验的研究者是否知道受试者属于哪个组,以及研究者如何处理研究中缺失的数据等方面缺乏信息。在许多方面,即使阳性结果效应值太小,我们也不能认为它们并不重要。有时候阳性结果效应量太小或研究样本量太小不足以发现PA对治疗后女性乳腺癌患者产生有利影响均可能导致文献较难发表。

结论: 

乳腺癌相关死亡率、全因死亡率或乳腺癌复发没有得到相应结论。然而,身体活动干预可能对HRQoL、情绪或感知上的身体和社会功能、焦虑、心肺功能以及自我报告的和客观测量的身体活动方面有小到中等幅度的有益影响。但由于证据质量为非常低到中等,且干预和结局测评存在异质性,有些结果不精确,以及许多试验中存在偏倚风险,所以纳入研究中的阳性结果必须谨慎解释。未来需要更多高质量研究来确定身体活动模式、频率、强度和持续时间的最佳组合,以改善接受辅助治疗的乳腺癌患者的具体结果。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女性确诊为乳腺癌后可能会经历短期、长期的疾病历程及治疗相关的生理和社会心理的不良结局。这些结局会对预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HRQoL)以及社会心理和身体功能产生负性影响。身体活动可有助于改善预后,并可以减轻辅助治疗的不良影响。

目的: 

评估身体活动干预对辅助治疗后女性乳腺癌患者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乳腺癌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Breast Cancer Group (CBCG) Specialised Registry)、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AL)、MEDLINE、Embase、护理和联合卫生文献累积索引(Cumulative Index to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Literature, CINAHL)、物理疗法证据数据库(Physiotherapy Evidence Database, PEDro)、SPORTDiscus、PsycINFO、ClinicalTrials.gov和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检索时限截止到2015年9月18日。我们还检索了OpenGrey和医疗保健管理信息联盟数据库。

纳入标准: 

我们检索了随机和类随机试验,试验比较了身体活动干预组与对照组(例如,常规或标准护理、不进行身体活动、不进行锻炼、注意力管理、安慰剂)对完成辅助治疗后(即完成化疗和/或放疗后,但未接受激素治疗)的女性乳腺癌患者的效果。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选择研究,评估了研究的偏倚风险,并提取了数据。当需要咨询更多信息时,我们联系了试验的作者。我们计算了每个结局指标的95%置信区间(CIs)的总体效应大小,并采用GRADE来评估最重要结局指标的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63项试验,合计5761名女性患者,其中干预组共3239人,对照组共2524人。干预持续时间从4到24个月不等,大多数持续8或12周(37项研究)。28项研究仅包括有氧运动,21项研究涉及有氧运动和阻力训练,7项研究仅使用阻力训练。30项研究将对照组描述为常规或标准护理,没有干预或对照。五分之一的研究报告了至少20%的干预失访,平均身体活动依从性约为77%。

在身体活动对乳腺癌相关死亡率和全因死亡率,或乳腺癌复发方面的效果未发现可利用的数据。对干预后随访值和从基线到干预结束评分变化值的分析表明,身体活动干预小到中等幅度的改善了HRQoL(标准化平均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 SMD)为0.39, 95%CI [0.21, 0.57],22项研究,1996名女性;SMD: 0.78, 95%CI [0.39, 1.17],14项研究,1459名女性;低质量证据)、情感功能(SMD: 0.21, 95%CI [0.10, 0.32],26项研究,2102名女性,中质量证据;SMD: 0.31, 95%CI [0.09, 0.53],15项研究,1579名女性;低质量证据)、感知身体功能(SMD: 0.33, 95%CI [0.18, 0.49],25项研究,2129名女性;SMD: 0.60, 95%CI [0.23, 0.97],13项研究,1433名女性;中质量证据)、焦虑(SMD: -0.57, 95%CI [-0.95, -0.19],7项研究,326名女性;SMD: -0.37, 95%CI [-0.63, -0.12],4项研究,235名女性;低质量证据)、心肺功能(SMD: 0.44, 95%CI [0.30, 0.58],23项研究,1265名女性,中等质量证据;SMD: 0.83, 95%CI [0.40, 1.27],9项研究,863名女性;极低质量的证据)。

调查者报告了少数轻微不良事件。

在随访值及与基线评分变化值方面均显示身体活动干预对疲劳(SMD: -0.43, 95%CI [-0.60, -0.26]; SMD: -0.47, 95%CI [-0.84, -0.11])、心肺功能(SMD: 0.36, 95%CI [0.03, 0.69]); SMD: 0.42, 95%CI [0.05, 0.79])和自我报告的身体活动(SMD: 0.44, 95%CI [0.17, 0.72]; SMD: 0.51, 95%CI [0.08, 0.93])方面有小幅度改善作用,这个效果持续到干预后三个月或更长时间。

然而,由于干预组成部分(例如,模式、频率、强度、干预持续时间和课程)和评估结局指标测评工具的差异使得不同试验之间存在异质性。所有研究都存在高风险的实施偏倚,且大多数试验存在测量偏倚、损耗偏倚和选择偏倚。鉴于上述问题,我们确定证据的质量为非常低、低、中等。

翻译备注: 

译者:蔡英杰(日本千叶大学),审校:靳英辉(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2019年10月18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