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活动和运动治疗成人慢性疼痛的Cochrane系统综述的概要

背景

慢性(长期)疼痛是指持续超过身体正常愈合时间的疼痛。通常这种疼痛会持续至少三月。慢性疼痛会导致许多问题,除了疼痛之外,还包括疲劳、焦虑、抑郁和生活质量差。

在过去,慢性疼痛的患者医嘱多为休息。然而,现在的常规建议是保持积极的生活状态,以确定这是否能直接影响疼痛或治疗与疼痛相关的其他问题。因此,研究已经尝试检验慢性疼痛患者体力活动的效果。

本综述旨在收集和分析Cochrane发表的所有综述,这些综述都是针对体力活动和运动治疗所有慢性疼痛,疼痛包括关节炎、背部和颈部疼痛以及月经(经期)疼痛。

主要结果和证据质量

在2016年1月,我们纳入了21篇Cochrane综述,其中包括10种不同的诊断(骨关节炎(关节病)、类风湿关节炎(关节疼痛和肿胀)、纤维肌痛(全身范围的疼痛)、腰背痛、间歇性跛行(腿部绞痛)、痛经(经期疼痛)、机械性颈部疾患(颈部疼痛)、脊髓损伤、后期综合征(发生在患脊髓灰质炎的人群中)和髌股关节疼痛(膝前疼痛))。试验中使用的体力活动或运动方案的频率、强度和类型,包括基于陆地和水上的活动,重点在于增加力量、耐力、灵活性和运动范围以及肌肉活化练习。

证据的质量较低。这主要是因为有小部分的慢性疼痛受试者参与了综述中的多项研究。理想情况下,一项研究应该有上百人分配到每个组,但综述过程中纳入的大多数研究总人数少于50人。

有证据表明,体力活动可以降低疼痛的严重程度,改善身体机能,并对心理机能和生活质量产生不同的影响。然而,这些结果在所有研究中并没有发现。这种不一致可能是由于研究的质量,或由于研究检验的是混合了不同类型体力活动。此外,受试者主要是轻度至中度的疼痛,而不是中度至重度的疼痛。

结论

根据现有的证据(纳入的研究仅有25%报告了干预措施造成的伤害或可能的伤害),体力活动不会造成伤害。当受试者适应新的活动方案,开始新的锻炼时,有时会出现肌肉酸痛的情况。这表明身体活动对受试者来说一般是可以接受的,并且不太可能对患有慢性疼痛的受试者造成伤害,尽管其中有许多受试者之前担心它会进一步增加疼痛,因此这项发现很重要。

今后的研究应侧重于增加受试者人数,包括全身范围的疼痛程度(更多的人患有更严重程度的疼痛),并延长干预措施(运动方案)疗程和随访期。这种疼痛本质上是慢性的,因此,长时间的干预加上较长的恢复期或随访期可能更有效。

结论: 

通过评价,身体活动和运动治疗慢性疼痛的证据质量很低。这主要是由于样本量小和研究的把握度不够。一些研究干预措施时间足够长,但仅有六项研究计划随访的时间也不足一年。

在降低疼痛的严重程度和改善身体功能方面,有一些益处,但这些作用大多是小到中等程度的,而且在所有综述中,评估并不一致。对心理功能和生活质量的效应也不同。

现有的证据表明身体活动和运动是一种很少发生不良事件的干预措施,它可能会缓解疼痛程度,增强身体功能,并随之改善生活质量。但是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并应侧重于增加受试者的人数,纳入痛苦程度更广的受试者,并延长干预本身的时间和随访时间。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慢性疼痛是指疼痛持续超过正常组织愈合时间,通常需要12周。它会导致残疾、焦虑、抑郁、睡眠障碍、生活质量低下和高额的医疗花费。在成人中慢性疼痛的加权平均患病率为20%。

多年来,治疗慢性疼痛可选择的推荐疗法有休息和不进行活动。但是,运动可能在减少慢性疼痛的严重程度方面具有一定益处,同时在改善总体身心健康和身体机能的相关方面具有益处。

在各种医疗保健系统中,针对各种慢性疼痛症状开始越来越多地推广和提供身体活动和运动方案。因此,现阶段重要的是确定这些方案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以及下一步找到决定其有效的关键因素。

目的: 

本文以Cochrane系统综述为基础,对成人慢性疼痛进行评价,以确定:(1)不同身体活动和运动干预对减轻疼痛程度,及其对功能、生活质量和使用医疗保健的影响的有效性;(2)与身体活动和运动干预有关的任何不利影响或伤害的证据。

方法: 

我们在Cochrane图书馆的系统综述数据库(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CDSR,2016年,第1期)检索随机对照试验(RCTs)的系统综述。随后,我们跟踪所有纳入更新的综述和方案,直至综述全文发表,以上检索截止至2016年3月21日(CDSR,2016年,第3期)。我们使用AMSTAR工具评估了综述的方法学质量,并依据证据的质量分析每种疼痛程度的数据。

我们提取的资料为:(1)自我报告的疼痛程度;(2)身体功能(客观或主观测量);(3)心理功能;(4)生活质量;(5)记录干预措施的依从性;(6)医疗保健使用/参与;(7)不良事件;(8)死亡。

由于现有数据有限,我们无法直接比较和分析干预措施,而是定性地报告了证据。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21篇系统综述,共纳入了381项研究,包括37143受试者。其中,264项研究(19642名受试者)测量运动与不运动/成人慢性疼痛的最小干预量,并进行定性分析。

疼痛情况包括类风湿关节炎、骨关节炎、纤维肌痛、腰背痛、间歇性跛行、痛经、机械性颈部障碍、脊髓损伤、脊髓灰质炎后综合征、髌股关节疼痛。没有任何综述以一般术语或特定的术语评估"慢性疼痛"或"慢性广泛性疼痛"。干预包括有氧、力量、灵活性、运动范围、核心或平衡训练方案以及瑜伽、普拉提、太极。

纳入的综述很好地回顾和报告了所有的研究(基于AMSTAR),纳入的研究具有可接受的偏倚风险(消耗报告不足和报告偏倚)。然而,由于受试者人数(其中纳入研究的大多数受试者总人数少于50人)、干预措施和随访时间(很少超过三至六个月)导致证据的质量较低。我们在适当的部分汇总了相关综述的结果,但由于证据质量低,应该谨慎解释结果。

疼痛严重程度:几项综述指出,采用运动疗法具有积极的效果:只有三个综述报告疼痛严重程度,发现在一般或平均疼痛的所有干预中没有统计学差异。但是,干预和随访中的结果不一致,因为在任何一个时点下,运动并没有使自我报告疼痛评分的持续性改变(阳性或阴性)。

身体功能:它是最常报告的结局指标。在十四个综述中,作为干预措施的结果,身体功能有了明显的改善。尽管这些有统计学差异的结果只有小到中等程度的效果(只有一项综述报告了大的效果)。

心理功能和生活质量的结果多样:结果支持运动疗法(总体小和中等程度的效果,有两个综述报告生活质量明显改善),或显示分组之间无差异。没有消极的作用。

干预措施依从性:在所有综述中无法评估。然而,在运动组中(82.8/1000名受试者对比81/1000名受试者),脱落的风险较高,尽管组间差异不显著。

医疗保健应用:在所有综述中都没有报告。

不良事件,潜在的伤害和死亡:纳入的研究(在18个综述中)只有25%主动报告了不良事件。基于现有的证据,大多数不良事件为疼痛或肌肉疼痛的增加,根据报告,这些不良事件在几周的干预后消退。只有一个综述报告死亡,并与其他不良事件分开:干预措施是防止死亡的(基于现有的证据)。虽然这项数据没有统计学差异。

翻译备注: 

译者:胡瑞学。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2月5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