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甾体类抗炎药如白三烯受体拮抗剂,用于治疗湿疹,是有效且安全的吗?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想知道抗炎白三烯受体拮抗剂(LTRAs)是否能减轻成人和儿童湿疹患者的症状或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它们是否是安全的;以及是否可以推荐它们作为有效的替代性湿疹治疗方法。我们纳入了将LTRAs与其他疗法进行单独比较的研究,如局部皮质类固醇激素(抗炎类固醇(合成激素)药物)或安慰剂(相同但无治疗效果)。

研究背景

湿疹,又称“特应性皮炎”和“皮炎”,是一种常见的干性皮肤病。湿疹可以是轻度的,中度的,或重度的,这取决于皮肤的瘙痒或发红程度,皮肤受影响的程度,以及它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湿疹有时与包括哮喘在内的一系列疾病合并发生。皮质类固醇激素是一种常用的治疗方法,但长期使用会产生副作用,如皮肤变薄。LTRAs已经被证明可以改善哮喘症状,并且在湿疹中使用LTRAs可以减少类固醇激素的用量。LTRAs目前还没有被用于湿疹,因为它们对此是否有效尚不确定。

研究特征

检索证据截至2017年9月。本研究纳入五项研究共202名受试者(男女皆有),所有纳入的受试者都由专业医生诊断为患有中到重度湿疹。这些研究持续了4到8周,其中两项研究的研究背景不明确,另有两项研究为多中心研究,还有一项研究为单中心研究;这些研究都是在欧洲和孟加拉国进行。所有研究均使用LTRA孟鲁司特,剂量为5毫克或10毫克。只有一项研究纳入了儿童(31名受试者,6岁以上),其他四项研究的年龄范围是16到70岁。这些研究将LTRA治疗与安慰剂或常规治疗(包括目前使用的湿疹治疗,如类固醇乳膏)进行了比较。使用不同的评分系统来计算治疗对受试者湿疹的疗效,其中两项研究是由孟鲁司特生产商资助的。

主要结果

有限的可用数据意味着我们无法就LTRA治疗湿疹的有效性得出确切的结论。像其他关于这个话题的系统综述一样,本研究不太可能改变湿疹的治疗方式,因为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唯一可以评价的LTRA孟鲁司特,对治疗湿疹有帮助。

本研究没有发现孟鲁司特和安慰剂在改善湿疹疾病严重程度方面存在差异的证据(低质量证据);当将孟鲁司特与常规治疗进行比较时,一项研究中使用孟鲁司特的受试者发现疾病严重程度有所改善,但在另一项研究中没有观察到差异。但我们不确定这些结果,因为证据的质量很低。

没有一项研究着眼于湿疹的长期控制、保湿霜(润肤剂)的使用或生活质量的改善。

与安慰剂相比,本研究没有发现证明孟鲁司特在减轻瘙痒或在治疗期间减少对类固醇乳膏的需求的证据(低质量证据)。而比较孟鲁司特和常规疗法的研究没有评价这些结局。

四项研究中的受试者都没有出现副作用。而在一项比较孟鲁司特与安慰剂的研究中,孟鲁司特组报告了两起出现受试者退出的事件:一起是败血症(血液中毒)发作还有一起是头晕发作。然而,我们尚不清楚这些是否与孟鲁司特治疗有关。其他轻微的副作用也有报告(如头痛,胃肠功能紊乱),但两组受试者都有发生。因此,我们没有发现孟鲁司特与安慰剂或常规治疗之间存在差异的证据,但这是基于低质量证据的评价。

证据质量

所有证据的质量都很低,除了一个关键的结果外,那就是与常规治疗相比,孟鲁司特对疾病严重程度的“改变(改善)”作用,其证据被认为质量很低。总的来说,很少有研究强调本研究关注的问题。

许多结局没有被评价,包括长期控制。而那些被评价的研究受试者相对较少,且主要是成年人。这些研究仅仅集中在中度-重度湿疹上,而且受试者或研究人员知道接受了哪些治疗这一点也让人心存顾虑。

结论: 

本文的研究结果仅限于孟鲁司特。缺乏强调本研究问题的证据,而且大多数可测量结局的现有证据的质量很低。而一些主要和次要的结局根本没有得到解决,包括病情的长期控制。

我们没有发现孟鲁司特(10毫克)和安慰剂在疾病严重程度、瘙痒改善和局部皮质类固醇使用方面存在差异的证据。而非常低质量的证据也意味着我们不确定孟鲁司特(10毫克)与常规治疗相比对疾病严重程度改善的影响。只有一项研究的受试者报告了不良事件,大多数程度轻微(低质量的证据)。

然而没有证据表明LTRA是治疗湿疹的有效方法。严重的局限性是所有研究都集中在孟鲁司特,仅纳入了中度至重度湿疹患者,且主要是成人; 并且如果有的话,每个结局都是用小样本量进行评估的。

然而仍需要对患有各种严重湿疹的成人和儿童进行更大规模、治疗时间更长的随机对照试验,这有可能有助于评估各种LTRA的kl疗效,尤其是对湿疹的持续期。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湿疹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的、炎症性的皮肤疾病,经常与包括哮喘在内的特应性疾病合并发生。白三烯受体拮抗剂(LTRAs)在哮喘中具有减少皮质激素使用的作用,但其在湿疹中的作用仍存在争议。目前可用的局部治疗湿疹的方法往往耐受性差,而且全身制剂的使用受到其不良作用的限制。因此,有必要对替代疗法进行研究。

目的: 

旨在评价白三烯受体拮抗剂治疗湿疹的利弊。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以下数据库:Cochrane皮肤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MEDLINE, Embase,和GREAT数据库。检索日期截止到2017年9月。我们还检索了5个试验注册库,并手工搜索了所有提取研究的参考文献,以进一步确定相关试验。

纳入标准: 

纳入单独LTRAs或联合其他(局部或全身)治疗,对比于其他单独治疗如局部皮质类固醇治疗或安慰剂治疗成人和儿童的急性或慢性(持续)期湿疹的随机对照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了Cochrane推荐的标准方法学程序进行资料提取和分析。主要结局指标为疾病严重程度的改变、长期症状控制和治疗的不良反应。次要结局指标是皮质类固醇激素需求的变化,瘙痒症状的减少,生活质量的改善和润肤剂的需求。我们使用GRADE法来评价每个结局的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只有5项研究(共202名受试者)符合纳入标准,所有的研究都评价了口服孟鲁司特;因此,我们没有发现评价其他LTRAs的研究。治疗时间从4周到8周不等,在治疗结束时对结局进行评价;因此,我们只能报告短期的测量结果(定义为从基线开始的少于三个月的随访)。孟鲁司特给药量为成人(14岁及以上)10毫克,儿童(6岁至14岁)5毫克。一项研究在受试者中纳入了儿童(6岁及以上),而其余的研究只纳入了成年人(受试者的年龄从16岁到70岁不等)。四项研究中的受试者都被诊断为中度至重度湿疹,一项研究中被诊断为中度湿疹。其中两项研究的研究背景不明确,另有两项研究为多中心研究,还有一项研究为单中心研究;这些研究都是在欧洲和孟加拉国进行。两项研究得到了产业的资助。对照组在三项研究中使用安慰剂,其余两项研究中使用常规治疗。常规治疗对照组是抗组胺药和局部皮质激素(在一项研究中还包括口服抗生素)的组合。

其中四项研究没有充分说明其随机或分配隐藏的方法,被认为存在不明确的选择偏倚风险。只有一项研究存在较低的实施和测量偏倚风险。然而,我们认为所有的研究都有低风险的失访和报告偏倚。

我们发现,与安慰剂相比,短期使用孟鲁司特(10 mg)后,中度至重度湿疹的疾病严重程度改变没有差异。结局采用改良EASI(湿疹面积和严重程度指数)评分和SASSAD(6个部位,6个体征特应性皮炎)严重程度评分(标准差0.29,阳性分值显示孟鲁司特更受青睐,95% CI [-0.23, 0.81];3项研究;n = 131;低质量证据)。

在一项研究中,短期孟鲁司特(10 mg)治疗与常规治疗相比,干预组中重度湿疹严重程度的平均改善更大(使用SCORAD(过敏性皮炎评分)严重程度指数测量)(平均差 10.57, 95% CI [4.58, 16.56]);n = 31);然而,另一项针对32名受试者的研究发现,使用相同测量方法的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孟鲁司特组的平均改善为25.2分,常规治疗组为23.9分;没有提供进一步的数值数据)。我们认为这个结局的证据质量很低,这意味着结果是不确定的。

所有的研究都报告了他们在治疗期间的不良事件发生率。四项研究(136名受试者)报告没有不良事件发生。在一项针对58名接受孟鲁司特10毫克(与安慰剂相比)治疗的中度湿疹患者的研究中,干预组报告了1例败血症和1例头晕事件,并导致研究中止,尽管这些影响是否与药物有关尚不清楚。轻度副作用(如头痛和轻度胃肠功能紊乱)也被提及,但这些副作用在孟鲁司特组和安慰剂组之间分布相当均匀,这一结局的证据质量很低。

没有研究专门评价润肤剂的需求或生活质量。一项为期8周的研究专门评价了治疗结束时瘙痒的改善情况以及治疗期间局部皮质类固醇的使用情况。我们没有发现孟鲁司特(10毫克)和安慰剂在这两种结局上存在差异的证据(低质量的证据,n = 58)。没有其他研究评价这些结局。

翻译备注: 

译者:朱思佳,审校:田紫煜。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19年4月7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