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精神分裂症或其他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同伴支持

研究背景

精神分裂症及其他重性精神疾病都属于慢性破精神分裂症及其他重性精神疾病都属于慢性破坏性精神障碍,常伴有精神、情感和认知上的干扰性症状,如妄想、幻觉、抑郁、焦虑、失眠、注意力集中困难、多疑和回避社交。 主要的治疗方法是抗精神病药物治疗,但这些疗法并不总能充分起效。

同伴支持为该服务使用者和护理提供者提供了分享知识和直接体验疾病、彼此帮助走向康复的机会。这种支持与抗精神病治疗同时进行。通过小组治疗内外的人际分享、建模和援助,相信这些支持性策略可以帮助消除因患病而带来的绝望感和行为问题,并使其能够继续接受治疗,帮助他们重返现实生活中的关键角色。然而,关于同伴支持对精神分裂症和其他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有效性,各类研究结果并不一致。

综述目的

本综述旨在从相关随机临床对照试验(将患者随机分到两个或多个治疗组中的研究)中发现高质量证据,以便可以评估与标准护理或其他非同伴支持性干预或心理社会干预相比,同伴支持干预对重度精神疾病患者的影响。我们想要找到,能表明同伴支持对精神分裂症患者入院、病情复发、全局状态、生活质量、死亡及社会成本的影响的有临床意义的数据。

检索

我们检索了Cochrane精神分裂症专业注册库(Cochrane Schizophrenia's specialised register)(截至2017年)并找到了13项试验,这些试验把2479名精神分裂症或其他重性精神疾病患者随机分配到接受同伴支持加常规护理、临床医生主导的治疗加常规护理、或仅接受常规护理。

主要结果

有13项试验,但证据质量很低。在我们预先指定的重要结局中,可用数据仅报告了我们预先指定的重要结局中的两项,并显示对精神分裂症和其他重性精神疾病患者而言,在标准护理中增加同伴支持似乎对病患入院和死亡几乎没有或没有明显影响。其中一项试验(156名受试者)还将同伴支持与临床医生主导的支持(由保健专业人士提供支持)进行了比较。然而,没有可用数据报告了这一比较的主要结局。

研究结论

我们对上述结果缺乏信心。目前,并无高质量证据支撑或反驳同伴支持干预对精神分裂症或其他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有效性。

结论: 

目前,关于同伴支持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影响的数据非常有限。试验中存在的偏倚风险值得关注,被纳入试验所报告的大部分数据无法使用。此外,现有的少量研究质量极低。目前的证据不足以反驳或支持对精神分裂症和其他精神疾病患者使用同伴支持干预治疗。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同伴支持给予具有精神疾病经验知识的患者机会,以为当前服务使用者提供情感、评估和信息援助,这逐渐成为精神疾病患者医疗护理中的重要康复方法。

目的: 

评估同伴支持干预对于精神分裂症及其他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影响,将其与标准护理或其他非同伴支持或心理社会干预进行比较。

检索策略: 

2016年7月27日和2017年7月4日,我们检索了Cochrane精神分裂症小组基于研究的试验注册库(the Cochrane Schizophrenia Group's Study-Based Register of Trials)。在语言、日期、文档类型或出版状态方面没有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如下所有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这些研究涉及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或其他相关重性精神疾病的患者,并将同伴支持与标准护理或其他心理社会干预进行了比较,干预不涉及“同伴”个体/群体。我们纳入了符合标准的研究,并报告了可用数据。我们的主要结局是关于服务使用和全局状态(复发)。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遵循Cochrane推荐的数据筛选和收集标准。两位综述作者独立筛选研究,提取数据并评估所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所有分歧都通过讨论来解决,直到作者们达成共识。我们计算了二元数据的风险比(RR)和95%置信区间(CI),连续数据的均差及其95%置信区间。使用随机效应模型进行分析,评估了证据质量。并使用GRADE法创建了“结果概要表”。

主要结果: 

本综述共纳入了47项研究,涉及2884名受试者。所有被纳入的研究都将标准护理加同伴支持与仅提供标准护理进行了比较。我们非常关注被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因为半数以上的研究其大多数风险项(即随机序列生成、分组屏蔽、盲法、损耗和选择性报告)存在不明偏倚风险。另外我们尤其关注受试者和结果评估的盲法、损耗和选择性报告,因为被纳入的研究中约有四分之一在这些方面存在有很高的偏倚风险。

所有被纳入的研究为分析提供了可用数据,但只有两项试验为我们关注的其中两个主要结局提供了可用数据,而对其中一个主要结局,即复发,则没有可用数据。同伴支持似乎对中期入院 (RR 0.44, 95% CI 0.11至1.75; 19名受试者; 1项研究,证据质量极低) 或长期全因死亡(RR 1.52, 95% CI 0.43 至5.31; 555名受试者;1项研究,证据质量极低) 几乎没有影响。没有可用数据用于我们预先设定的其他重要结局,即住院天数、全局状态的重要临床变化(改善)、同伴支持者和服务使用者生活质量的重要临床变化,或社会成本的增加。

其中一项试验将同伴支持与临床医生主导的支持进行了比较,但没有为上述主要结局报告任何可用数据。

翻译备注: 

译者:肖琳 黄晓慧(江西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审校: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李迅 2019年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