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于早期诊断的卵巢癌的多柔比星修饰制剂

背景

聚乙二醇化多柔比星(阿霉素)脂质体(PLD)是自1960年代便出现的改进型抗癌药物。与卡铂共同使用时可以改善卡铂治疗半年以上后复发的上皮性卵巢癌(EOC)妇女的生存率。

方法

我们希望验证PLD是否对新诊断的EOC有治疗作用。我们检索了从1990年到2013年1月的相关文献,将两项研究纳入到综述中。

研究性质

一项研究比较了每三周进行PLD与卡铂联合疗法与标准疗法(每三周进行紫杉醇或卡铂治疗),另一项比较了PLD与标准疗法联用与只用标准疗法的效果。(后一项研究也包括了综述内容无关的治疗。)这些研究持续三年,分别包括了820与4100名女性。研究中大部分女性都是癌症晚期,而且已经通过手术尽可能多地切除肿瘤。

主要结果

接受PLD/卡铂治疗和标准疗法的女性的生存期差不多长,不过PLD/卡铂治疗的女性更多地产生低血球计数(贫血和低血小板)的副作用,这往往会导致治疗的中断或停药。不过PLD/卡铂疗法更少引起脱发和神经病变(对神经的损害会导致耳鸣、麻木、疼痛、失去感觉和/或协调能力),所以它对无法忍受这些副作用的女性是有帮助的。我们认为对于新诊断的EOC而言,三周一次的PLD/卡铂治疗可以合理地替换标准含铂药物治疗,不过关于其安全性、最适剂量和给药频率的确定需要更多研究。

六周一次的PLD联用标准紫杉醇/卡铂疗法没有延长新诊断的卵巢癌妇女生存期,而且其血细胞数量的副作用增加了感染的机会,因此我们不推荐这种三药联用的疗法。

证据的质量

我们认为关于PLD/卡铂治疗与PAC/卡铂治疗的女性生存期和相关副作用的证据是高质量的。

结论: 

PLD/卡铂是EOC一线PAC/卡铂疗法的合理替代选择。与标准PAC/卡铂疗法相比,即使3周一次的PLD/卡铂疗法可能增加推迟给药和中断给药,它对与希望避免脱发和神经毒性高风险的女性可能更合适。而三药联用疗法不仅没有生存改善,其额外引入的毒性限制了进一步的调查。确定新诊断EOC更安全有效的的PLD/卡铂疗法需要更多研究。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上皮性卵巢癌往往在晚期确诊,一线疗法是进行初次卵巢癌减积手术并且结合化疗。目前,推荐的标准一线化疗是含铂药物,通常包含卡铂和紫杉醇。聚乙二醇化多柔比星(阿霉素)脂质体(PLD)是多柔比星的改进,同未修饰的多柔比星相比其副作用更少且轻微。最近发现,与PAC/卡铂疗法相比,PLD同卡铂联用可以提高复发型铂敏感EOC的无进展生存期。因此知道它在一线治疗中是否也能有生存的改善是很有必要的。

目的: 

为了评估PLD单独或联用在患EOC女性的一线化疗中的作用。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自1990年1月至2013年2月的Cochrane妇科癌症工作组试验注册库(The Cochrane Gynaecological Cancer Group's Trial Register)、Cochrane中心对照试验注册库(CENTRAL)、MEDLINE和EMBASE。此外,我们还检索了网上的试验登记寻找正在进行的试验,以及自2000年以来的相关学术会议摘要。

纳入标准: 

我们囊括了在患EOC女性中PLD单独或与其他药物(比如卡铂)联用与其他一线化疗药物比较的所有随机对照试验。这些女性可能已经进行初次卵巢癌减积手术,也可能没有。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地选择了试验、提取数据并且评估了每项相关试验的偏倚风险。我们尽可能获取最新的试验数据。

主要结果: 

我们囊括了两项大型试验。一项试验比较了三周一次的PLD与卡铂联用和PAC与卡铂联用的疗效。另一项则包含了4个干预组,其中一个是将PLD加入PAC/卡铂疗法中与标准PAC/卡铂疗法进行比较。我们没有将两项试验的结果进行meta分析。我们认为两项研究有较低的偏倚风险。

对于比较PLD/卡铂与PAC/卡铂的试验(820位女性参与,Ic期到IV期),无进展生存期没有统计显著的差异(风险比1.01,95%置信区间0.85-1.19),总体生存率也没有统计显著差异(风险比0.94,95%置信区间0.78-1.13)。PLD/卡铂组中重度贫血(风险比2.74,95%置信区间1.54-4.88)和血小板减少(风险比8.09,95%置信区间3.93-16.67)更加普遍,而脱发(风险比0.09,95%置信区间0.06-0.14)与严重神经毒性(风险比0.09,95%置信区间0.01-0.66)症状明显减少。生活质量分数没有显著性差异。

比较PLD/PAC/卡铂与PAC/卡铂组的试验中(1726位女性,III期或IV期),PLD是间隔给药的(比如每6周)。在无进展生存期(风险率0.98,95%置信区间0.88-1.09)和总体生存率(风险率0.95,95%置信区间0.84-1.08)上,两种治疗没有显著性差异。不过,与标准疗法相比,三药联用组的女性遭受了更严重的血液病副作用(贫血、血小板减少、中性粒细胞减少、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

没有评估PLD单独用于EOC一线治疗的随机对照试验。

翻译备注: 

译者:逄誉 北京师范大学;审校:李迅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