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虐待老人的干预措施


综述问题
我们的目的是确定特定的规划和策略对于预防和减少老年人(60岁及以上)虐待是否有用。我们计划纳入描述这些规划和策略影响的研究,无论其目标是老年人本身或是与他们互动的人(比如护理人员或养老院工作人员)。

背景

虐待老年人–无论是身体上、心灵上,还是性虐待或忽视与经济掠夺,这些都是常见的,但是很少被报道。虐待老人可以是单一的或重复性的行为,也可以是缺乏某些恰当的行为。虐待老人通常发生在一段看似信任的关系上,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老人却会受到伤害或痛苦。虐待也经常来自于熟悉的或有亲戚关系的人,比如配偶、伙伴、家庭成员或朋友。也可能来自于各保健机构的服务人员。当员工缺乏培训和监督,或者缺乏足够的资源来承担他们的责任时,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发生。这是一个影响了全球百万老人的全球性问题,造成了个人和保健系统的巨额开销。虐待可导致健康状况变差,受伤,甚至提前死亡。

检索日期

所有的数据库检索截止到2015年8月。在2015年8月30日至2016年3月16日间对主要数据库进行了额外检索。

研究特征
我们从检索的19个数据库中发现了7项研究。总计,这些研究共纳入了1934名老年受试者和740名与他们有互动的人(比如护理人员和养老院工作人员)。这些研究探讨了预防和减少虐待老年人的方法。研究包括了发生在不同地点(家、社区、机构)的计划和策略,尽管所有地点都是在高收入国家。这些计划和策略包括在临床实践和社区设置中增加检测的方法、受害者的支持,提高对虐待老人的认识并提供培养护理者技能的培训项目。大多数研究都提到知识和态度上的改变,仅有少数被检测到虐待的发生。研究持续时间范围是6至24个月。

主要结果

纳入的研究显示,有针对性的教育干预是否能提高健康联盟的护理人员对于老人虐待的认识是不确定的。目前也不确定任何改进的知识是否真的会改变他们的行为,以及这是否会使得老年人遭受更少的虐待。同样的,支持和教育老年虐待受害者似乎导致更多关于虐待的报道,然而更高的报道是否意味着更多的虐待发生,或者是否有更大的意愿去报告所发生的虐待,都是不确定的。

没有任何研究报告说这些方法有任何预期外的结果。

证据质量
大部分的证据质量都很低(我们无法评估这些研究是否是真实的),并且这些证据限制了我们对哪些策略或计划最有效地减少或防止虐待老人的理解。很多研究在设计上都不清楚,规模太小,或者与调查结果不一致,所以对结果的信心度不高。

结论: 

尽管有一些证据表明它可能会改变照顾者的焦虑和抑郁的综合措施,但是没有足够可靠的证据来评估虐待老人干预对虐待的发生或复发的影响。进行高质量的试验,包括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国家,具有足够的统计能力和适当的研究特点,以确定具体的干预方案以及方案的各个组成部分,可以有效地预防或减少老年人的虐待事件。目前仍不确定教育的干预是否能改善照护者的认知与态度,也不确定这些计划是否能减少虐待的发生,未来的研究是有必要的。此外,所有未来的研究应包括一个成本-效益分析的组成部分,执行评估和审查的具体干预措施的公平考虑。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虐待老人包括心理、身体、性虐待,忽视和经济剥削。有证据表明,10%的老年人经历过某种形式的虐待,只有一小部分的案例被报道或被社会服务机构提及。虐待老人与显著的发病率和过早死亡有关。至今已实施了许多干预措施来解决虐待老人问题。然而,目前还不清楚哪种干预措施最能预防或减少虐待老人的事件。

目的: 

本综述的目的是评估用于减少或防止老年人在自己家中、组织或机构和社区环境中虐待老人的初级、二级和三级干预计划的效力。第二个目的是调查干预的效果,是否被虐待类型、参与者类型、干预设置或老年人的认知状态所改变。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12平台上的19个数据库(AgeLine,CINAHL,Psycinfo,MEDLINE,Embase,Proquest Central,Social Services Abstracts‎,ASSIA,Sociological Abstracts,ProQuest Dissertations & Theses Global,Web of Science,LILACS,EPPI,InfoBase,CENTRAL,HMIC,Opengrey和Zetoc),包括医学、卫生、社会科学、社会服务、法律、金融和教育等多学科。我们还浏览了相关组织的网站,联系了相关文章的作者并查阅了参考文献。我们在2015年8月30日至2016年3月16日期间对数据库进行了检索,没有语言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RCTs)、集群随机试验和半随机临床对照试验、前后对照研究和中断时间序列。我们只纳入至少有12周后续调查的研究,干预措施的效果包括预防或减少对老年人的虐待,那些与老年人互动的人也被纳入。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评估研究的偏倚风险。研究分为以下几种:1)对老人虐待的教育;2)减少虐待老人的因素的计划;3)老人虐待的具体政策;4)针对老年人虐待制定的法规;5)提升老人虐待检测率的计划;6)以老人虐待受害者为目标的计划;7)老人虐待加害者的复原计划。所有的研究都将在研究方法、干预类型、设定、目标受众、干预因素和干预强度这些方面进行评估。

主要结果: 

经过检索和筛选,最终纳入了七项研究,其中包括1924名老年受试者和740其他受试者。在上述七项干预措施中,有四项是通过在研究设计中有所变化的研究来评估的。目前还没有找到合格的复原计划、虐待老人的具体政策和虐待老人的立法。所有的纳入研究包含一个对照组,七项研究中有五个使用了随机分配方式。我们使用了Cochrane的偏倚风险工具和EPOC的评估标准来评估偏倚风险。研究结果表明,包括研究对象在内的偏倚风险很高,其中至少有40%的研究被认为存在较高的偏倚风险。只有一项研究被判定为无高偏倚风险,两项研究中11个领域中有两个有高风险。一项研究被认为在11个领域中有8个领域存在较高的偏倚风险。

所有纳入的研究都来自于依据世界银行分类中的高收入国家(美国4项,台湾1项,英国2项)。这些研究都没有提供关于公平原则的具体信息或分析,包括社会经济劣势,尽管有一项研究被描述为背景为住房计划。一项研究对其干预方案的实施进行了某种形式的成本效益分析,但对成本的组成和分析方面的细节很少。

我们不确定这些干预措施是否能减少虐待老人的发生或复发,因为在包括的研究中所报告的设置、措施和效果的变化,其中一些研究非常小,而且存在很高的偏倚风险(低和非常低质量的证据)。两项研究测量了虐待老人的发生。在一个高偏倚风险的研究中发现试验后分数有差距(P值0.048和0.18)。在一个低偏倚风险的研究中没有差距(OR=0.48,95%CI=0.18-1.27)(n=214)。在测量虐待复发的干预措施中,一个小样本研究(n=16)指出试验后分数没有差距,而另一项研究则发现更高程度的虐待(cox回归分析,结合干预措施,HR=1.78,alpha level=0.01)。

目前尚不确定有针对性的教育干预是否能提高卫生专业人员和护理人员的相关知识(非常低的证据质量),尽管他们可能会提高居民对居民虐待的检测。发现和报告的提升与测量虐待发生和复发的情况的概念是相对而复杂的。公共教育和针对受害者的支持帮助服务的干预可能也会提高报告的比率,但尚不清楚这是由于虐待的增加还是报告复发的状况好转。在改善相关评估和文件方面,服务介入规划干预的效力是不确定的。研究报告中没有记载预期外的结果。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9月3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