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电话通讯系统(ATCS)用于疾病预防和长期疾病管理的研究

研究背景

自动电话通信系统(Automated telephone communication systems, ATCS)可发送语音信息,并通过用户使用电话按键操作或者应用语音识别软件来收集患者的健康资料。这或许可以作为健康专业人员和患者之间应用电话进行交流的替代或补充。ATCS有多个类型:单方面向患者发送语音(单向型系统),交互式语音应答(Interactive voice response, IVR)系统,有附加功能如连接到咨询服务的系统(ATCS Plus),以及ATCS在其中只作为一部分功能的复杂平台(多功能系统)。

研究问题

这篇综述评估了ATCS在疾病预防及长期病情管理方面应用的有效性。

研究結果

在预防保健及长期病情管理方面,我们检索到132项试验,包含超过400万名受试者。

这些研究在许多方面对不同类型的ATCS进行比较。

一些研究报告了在不同种类疾病方面的研究发现。在疾病预防方面,ATCS有可能提高疫苗接种在儿童中的实施,而对青少年影响轻微,对成人的影响尚不确切。同样是疾病预防,多功能ATCS提高了接受胸部及结肠肿瘤筛查的人数,并有可能提高接受骨质疏松检测的人数。ATCS Plus 有可能提高宫颈癌筛查的参与度,对骨质疏松检测影响尚不明确。IVR可能会提高6个月内接受结肠癌筛查的人数,而对胸部肿瘤筛查的影响较小。

ATCS(单向型或IVR)可能会提高预约赴诊率,这对疾病的预防和管理均有重要意义。

在长期病情管理方面,多功能ATCS对用药依从性的作用研究结果并不一致。ATCS Plus与常规健康管理相比有可能会提高患者的用药依从性。与对照组相比,ATCS Plus 和IVR有可能轻微提高患者用药依从性,而单向型ATCS可能仅起到很少或轻微的正面作用。没有一项干预措施能持续提高临床结局指标。IVR有可能提高检查依从性,而ATCS Plus对此可能作用较小。

ATCS也用于其他特定情况。作用视具体状况和ATCS种类而不尽相同。只有多功能ATCS有可能减轻癌性疼痛以及慢性疼痛,而其他类型ATCS无此作用。当ATCS应用于运动、体重控制、酒精摄入以及糖尿病方面时,结局指标可能会有轻度改善,而在心衰、高血压、精神卫生以及戒烟方面起到作用很小或无作用。ATCS在部分领域(酒精/药物滥用、成瘾、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HIV/AIDS、高胆固醇、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脊髓损伤、照顾者心理压力)的作用尚无充分证据说明。

只有4项试验报告了不良事件。我们的证据可信度不尽相同(从高到极低),并且多次由于研究局限性而降低评级,这意味着进一步研究可能会对部分研究结果造成改变。

结论

在改变特定健康行为、改善健康结局以及提高接受卫生保健人数方面,ATCS有可观的前景。

结论: 

ATCS干预可改变患者健康习惯,改善临床结局以及在某些特定方面提高保健的接受率以获得积极结果,这些方面包括疫苗接种、疾病筛查、预约赴诊和用药及检查依从性。要确定是否将ATCS干预整合入常规医疗服务,需评估获取证据可信度的多样性,在不同情况下效应大小,以及多种ATCS干预方法的不同性质。将来的进一步研究需调查ATCS干预内容和传播模式,以及用户体验,尤其是病人对此的接受程度;且需找出最有效、性价比最高的ATCS类型。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自动电话通信系统(ATCS)可以传递语音信息以及通过病人使用电话按键进行操作或语音识别软件的方式来收集健康相关资料。ATCS可以补充或替代健康专业人员和患者之间的电话联系。ATCS有4种类型:单向型系统(一个方向,非互动性质的语音交流),交互式语音应答(interactive voice response,IVR)系统,有附加功能(如连接到一名专家以获取建议)的ATCS系统(ATCS Plus)以及仅将电话联系作为复杂干预一部分的多功能ATCS。

目的: 

评估ATCS在疾病预防及长期疾病管理中改变患者健康习惯、临床结局、程中结果、认知结果、病人中心结果以及不良事件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10个电子数据库(Cochrane中心对照试验注册库、MEDLINE、Embase、PsycINFO、CINAHL、公共健康研究数据库、WHOLIS、LILACS、科学网以及ASSIA),3个灰色文献来源(学位论文摘要、英国学位论文文摘、澳大利亚硕士论文网)以及2个试验注册库(www.controlled-trals.com、www.clinicaltrials.gov ) ,论文检索时间范围为1980到2015年之间。

纳入标准: 

纳入文献为随机、分层随机及半随机试验,需打断时间序列,在研究前后以ATCS干预与任一类型对照或另一类型ATCS进行对照。纳入研究不限背景,不限用户/服务人员类型,不限预防保健及长期疾病管理种类。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应用标准Cochrane检验方法对符合条件的研究进行了筛选、评估以及数据提取。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32项试验(N=4 669 689)这些研究跨越了许多临床领域,对不同种类的ATCS以多种方式进行对比,而后对这些比较结果进行了评价。41项研究评价了ATCS带来的预防保健作用,84项研究评价了长期病情管理方面的作用,7项研究评价了在预约提醒方面的作用。由于许多研究结果存在偏倚风险,我们总体下调了证据的确定性。仅超过半数研究的分组过程偏倚风险风险被我们评价为低,其余为不明确。由于盲法的缘故,我们认为多数研究的实施偏倚及测量偏倚风险为不明确,仅16%的研究偏倚风险为低。我们将数据缺失及选择性结局报告偏倚风险整体评价为不明确。

对预防保健角度而言,ATCS(ATCS Plus, IVR, 单向型系统)可能会提高儿童疫苗接种率(危险比(risk ratio,RR)1.25, 95%可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1.18到1.32;5项研究,N=10 454;中等级别可信度),以及小幅提高青少年疫苗接种率(RR 1.06, 95% CI 1.02到1.11,2项研究,N=572,中等可信度)。 ATCS在成人疫苗接种中的作用尚不明确(RR2.18,95% CI 0.53到9.02;2项研究,N=1743,极低可信度)。

在疾病筛查方面,与常规护理相比,多功能ATCS提高了接受胸部肿瘤筛查的人数(RR 2.17,95% CI 1.55到3.04; 2项研究,N=462;高可信度)以及接受结肠癌(colorectal cancer,CRC)筛查的人数(RR 2.18, 95% CI 1.88到2.55;3项研究,N=1013;高可信度)。它有可能还能提高参与骨质疏松筛查的人数。ATCS Plus干预可能会轻微提高参与宫颈癌筛查的人数(中等可信度),但对参与骨质疏松筛查的影响尚不明确。IVR系统可能提高在6个月内参与CRC筛查的人数(RR 1.36, 95% CI 1.25到1.48,2项研究,N=16 915;中等可信度),但对9到12个月的影响不大;IVR以及单向型系统对胸部肿瘤筛查的影响不大或并无影响(RR 1.05, 95% CI 0.99到1.11,2项研究,2599名受试者,中等可信度)。

与无电话提醒相比,通过IVR及单向型ATCS进行的预约提醒服务可能会提高赴约率(低可信度)。对于长期病情管理而言,用药及实验室检查依从性可作为对不同情况进行评价的普遍性证据(25项研究,数据未合并)。多功能ATCS与常规医疗之间进行比较,其对用药依从性的作用结果在研究间存在冲突(有效及不确定)。ATCS Plus可能会轻微(与对照组相比;中等可信度)或有可能(与常规医疗相比,中等可信度)提高用药依从性,但对实验室检查依从性影响不大(与对照组相比)。与对照组相比,IVR有可能轻微提高用药依从性(中等可信度)。与常规医疗相比,IVR在6个月内有可能会提高实验室检查依从性,以及轻微提高用药依从性,但在更久的时间点效果不大或无效(中等可信度)。与对照组相比,单向型ATCS对提高用药依从性可能影响不大或轻微提高用药依从性(低可信度)。证据表明,任何类型的ATCS对与依从性有关的临床结局都没有持续性影响(包括血压控制,血脂控制,哮喘控制,医疗覆盖),但仅有少量研究提供了临床结局数据。

上述研究结果为从不同情况中归纳的最具普适性的结论。对特定情况而言,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包括干预时所用ATCS类型不同,ATCS的效果存在差异。

多功能ATCS或许能够减轻癌性疼痛、慢性疼痛以及抑郁(中等可信度),但其余ATCS类型在此效果甚微。ATCS可能对体育活动、体重控制、酒精摄入以及糖尿病管理的临床结局方面有较小影响,其影响与干预方式有关。在与心力衰竭、高血压、精神健康以及戒烟等有关的临床结局方面,ATCS几乎无作用或毫无作用。在预防酒精/药物滥用、非法药物成瘾管控、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HIV/AIDS、高胆固醇血症、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脊髓损伤以及照护者心理紧张等方面,其作用尚缺乏足够的证据。

仅有4项试验(3%)报告了不良事件,目前尚不清楚这些不良事件是否与干预有关。

翻译备注: 

译者:梁嘉琪 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审校:李迅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