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使用鼻出血减轻剂能缓解感冒症状吗?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想找到单独使用鼻充血减轻剂是否可以缓解感冒患者的鼻充血症状的证据。

背景

感冒虽不严重但却是常见的疾病。它使人们寻找家庭医生治疗,却影响了他们工作和学习的生活。感冒的症状包括流鼻涕,咽喉痛和打喷嚏,这些症状可能回持续两周。感冒无法治愈,只能缓解其症状。许多人使用非处方药像鼻充血减轻剂缓解感冒的症状。但是,事实上几乎没有证据表明鼻充血减轻剂起作用。我们想发现鼻充血减轻剂是否可以缓解感冒引起鼻充血的证据。

我们检索了使用鼻充血减轻剂作为唯一疗法治疗感冒的研究。我们观察了充血的主观症状这一指标,这表明患者的症状和整体健康状况是自我评价的。

检索日期

我们检索了截止到2016年7月的研究。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15项研究(n=1838);其中14项研究只包括十八岁及其以上的成年人。6项研究使用单一剂量的鼻充血减轻剂并测量给药当天的效果。9项研究使用复合剂量并测量用药第一天和第十天的效果。11项研究使用片剂或糖浆治疗,还有4项研究使用鼻腔喷雾剂治疗。8项研究在学校进行,3项在学校进行并与医院合作,两项研究在医院进行。2项研究的设置尚不清楚。

研究资金来源

9项研究由药品生产厂家或与研究结果有利益冲突的机构资助。6项研究的资金来源不清楚。

主要结果

我们无法得出单剂量鼻充血减轻剂效果的结论。我们发现复合剂量的鼻充血减轻剂对鼻充血的缓解有小的获益,但不清楚是否对患者有益。没有研究报告病人的整体健康状况。使用鼻充血减轻剂的与不使用鼻充血减轻剂的患者发生不良事件的数量没有差异。我们不能确定鼻充血减轻剂和鼻喷雾剂的效果是否有差异。研究纳入的参与者为成人,因此没有证据表明鼻充血减轻剂对儿童治疗的疗效或安全性。

证据质量

我们将复合剂量缓解感冒主观症状的证据质量评价为低——因为几乎没有数据和报告不清楚。我们也将不良事件的证据质量评价为低。因为研究报告不清楚,并且估计不准确(置信区间宽——统计学不确定性的测量标准)。

结论: 

由于现有有限的证据,我们无法得出关于单剂量鼻充血减轻剂有效性的结论。对于复合剂量的鼻充血减轻剂,现有的证据表明,这些可能对患有普通感冒成人的鼻塞的主观测量具有小的积极作用。然而,这种小效应的临床相关性是未知的,并且没有足够的高质量的证据来得出任何确定的结论。由于使用局部鼻充血减轻剂的研究数量很少,我们也无法得出关于口服与局部减充血剂有效性的结论。鼻充血减轻剂在短期内似乎不增加成人的不良事件的风险。鼻充血减轻剂在儿童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以及它们在成人中的小效应的临床相关性有待确定。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有很多治疗感冒的药物并且作为非处方药来销售。但是,鼻充血减轻剂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证据是有限的。

目的: 

评价鼻充血减轻剂单一疗法缓解成人和儿童普通感冒症状的效果、短期和长期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截止到2016年6月第六期的Cochrane随机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the 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其中包括Cochrane急性呼吸道感染(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s, ARI)专科数据库,MEDLINE(1946年至2016年7月),Embase(2010年至2016年7月15日),CINAHL (1981年至2016年7月15日),LILACS(1982年至2016年7月),Web of Science(1955年至2016年7月)和临床试验注册库。

纳入标准: 

随机对照试验(RCT)和集群RCT研究鼻充血减轻剂与安慰剂对比治疗成人和儿童的普通感冒的有效性和不良作用。我们排除了半随机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三个评价者独立提取和整理数据。数据指标包括:鼻塞的主观测量,患者整体健康状况得分,鼻气道阻力,不良反应和一般康复情况。一个评价者在双方结论不一致的情况下担任仲裁者。我们将试验分为单剂量和复合剂量,并对数据进行单独和汇总分析。我们还将使用口服或局部鼻充血减轻剂进行单独和汇总分析研究。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15项试验,参与受试者1838名。14项研究只纳入了成人(18岁及其以上)。6项研究使用的单剂量干预,9项研究为复合剂量干预。9项研究使用伪麻黄碱治疗,3项研究使用羟甲唑啉治疗。其他的减充血剂包括苯丙醇胺、去甲麻黄碱和木糖唑啉。市场上不再提供苯丙醇胺(或去甲麻黄碱),因此我们没有将这些研究的结果纳入到meta分析中。11项研究使用口服鼻充血减轻剂,4项研究使用局部鼻充血减轻剂。

纳入的参与者为患普通感冒的人。各个研究中感冒的症状和持续时间不同。10项研究中患者症状持续不到三天,3项研究中换证症状持续不到五天,一项研究统计感冒一年以上的人数,一项研究试验诱发感冒。在单剂量干预的研究中,鼻充血减轻剂的效果在同一天测量,而随访的复合剂量干预的研究在第一至第十天测量。

大多数研究在学校开展(n=8)。6项研究在一个特定大学的普通感冒中心开展。3项研究是一所大学和一家医院合作开展的,2项研究单独在医院进行。2项研究的进行情况不清楚。

结局报告差异很大且报告大多数研究的方法有限。因此我们判定大多数研究的偏倚风险为低或者不清楚。仅对符合标准的研究结果进行汇总,效应量的测量采用标准化均数差(standardised mean differences,SMDs )。SMD为正值表明鼻塞状况的改善。对于主观鼻塞状况改善的测量,没有确定的最小临床重要差异,因此我们使用SMD作为指导来评价效果为小(0.2-0.49)、中(0.5-0.79)、大(≥0.8)。

单剂量的鼻充血减轻剂与安慰剂比较:10项研究对比单剂量的鼻充血减轻剂与安慰剂,并且在给药后15分钟至10小时之内测试其有效性。10项研究中有7项报告了鼻塞的主观症状评分;没有报告患者的整体健康状况。但由于测量和报告鼻塞症状差别很大,因此不能进行合并。2项研究记录了不良事件。2项研究使用口服鼻充血减轻剂,并且这2项研究的每一项表明治疗组与安慰剂组的不良事件数目无统计学差异。

复合剂量鼻充血减轻剂与安慰剂对比:9项研究对比复合剂量的鼻充血减轻剂与安慰剂,但只有5项研究报告主要结局,鼻塞的主观症状评分。仅有一项研究使用局部鼻充血减轻剂,但没有报告患者整体的健康状况。在最后一次剂量后约3个小时,治疗组的主观测量的充血改善情况明显优于安慰剂(SMD=0.49,95%,可信区间(CI)0.07-0.92;P=0.02;GRADE:低质量证据)。然而,0.49的SMD只意味着有小的临床效果。合并结果基于两项研究:一个口服鼻充血减轻剂和一个局部使用。因此我们无法单独评价口服和局部鼻充血减轻剂的效果。7项研究报告了不良事件(6项口服和一项使用鼻充血减轻剂):meta分析显示治疗组(125/1000)与安慰剂组(126/1000)相比,不良事件的数量无统计学差异。治疗组中不良事件的比值比(OR)为0.98(95%CI=0.68-1.40;P=0.90;GRADE:低质量证据)。当我们只考虑使用口服鼻充血减轻剂)的研究时,结果仍然相同(OR=0.95,95%CI=0.65-1.39;P=0.80;GRADE:低质量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胡瑞学,审校:李迅,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