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干预能使癌症患者受益吗?

问题
罹患癌症可能会造成患者广泛的情感上、生理上和社交上的痛苦。当前的癌症治疗逐渐结合心理干预改善生活质量。音乐疗法和音乐医学干预已被用于减轻癌症患者的症状和治疗后副作用,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在音乐医学干预组,患者简单地倾听事先由医学专业人员录制好的音乐。音乐疗法要求训练有素的音乐治疗师提供的音乐干预、存在的治疗过程和个人定制音乐体验。

综述的目的
该综述对2011年的Cochrane系统评价的更新,纳入了30项研究,找到了支持音乐干预对几个生理和心理结局效果的证据。在这篇综述更新中,我们更新检索了额外的研究音乐干预对癌症患者生理和心理结局疗效的试验,检索已发表和直到2016年1月正在进行的研究。我们考虑所有音乐疗法或音乐医学干预与单独的标准治疗、标准治疗联合其他治疗或者安慰剂比较的研究。

主要发现是什么
我们获得了22项新的研究,因此这项系统综述更新后共纳入52项研究涉及3731名受试者。研究发现认为音乐疗法和音乐医学干预可能对癌症患者的焦虑、疼痛、疲乏、心率、呼吸频率和血压有有益的效果。由于关于抑郁的证据为极低质量证据,所以音乐干预对抑郁可能有什么作用尚不不清楚。音乐疗法可以改善患者生活质量,而音乐医学干预不能。我们没有找到音乐干预改善情绪、悲伤或者生理功能的证据,只有少数试验研究了这些结局。我们不能做出任何关于音乐干预对免疫功能、应答、恢复力和沟通结局的效果,因为在这些方面我们没有足够的试验。因此,需要更多这方面的研究。

没有音乐干预的不良事件的报告。

证据质量
大多数试验是高偏倚风险,因此这些结果需要谨慎地解释。在纳入的研究中没有发现任何利益冲突。

结论
我们得出结论:音乐干预可能对癌症患者焦虑、疼痛、疲乏和生活质量有有益的效果。此外,音乐可能对心率、呼吸频率和血压有一点小的影响。焦虑、疲乏和疼痛对癌症患者来说是重要的结局,由于它们对健康和总体生活质量有影响。因此,我们推荐考虑将音乐疗法和音乐医学干预纳入到社会心理癌症治疗类。

结论: 

该系统综述表明音乐干预可能对癌症患者焦虑、疼痛、疲乏和生活质量有有益的效果。此外,音乐可能对心率、呼吸频率和血压有一些小的影响。大多数试验都是高偏倚风险,因此解释这些结果需谨慎。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罹患癌症可能会造成广泛情绪上、生理上或社交上的痛苦。音乐干预已被用于减轻癌症患者的症状和治疗后副作用。

目的: 

为了评价和比较音乐疗法与音乐医学干预对癌症患者心理和生理预后的疗效。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 (2016, 第1期) MEDLINE, EMBASE, CINAHL, PsycINFO, LILACS, Science Citation Index, CancerLit, CAIRSS, Proquest Digital Dissertations, ClinicalTrials.gov, Current Controlled Trials, the RILM Abstracts of Music Literature, http://www.wfmt.info/Musictherapyworld/ and the National Research Register.我们检索除最后两个以外的所有数据库从建库到2016年1月,而最后两个数据库没有此功能,故检索至他们的终止日期。我们还手动检索音乐疗法期刊,并回顾参考文献,联系专家及原作者获取可能相关的文献。检索无语言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所有音乐干预改善成人和儿童癌症患者的生理和心理结局的随机对照试验和半随机对照试验,排除基于诊断目的将接受活组织检查和吸引术(aspiration)的患者。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评价者独立提取数据和评价偏倚风险。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用使用均数差(MD)和标准化均数差(SMD)的meta分析呈现结果。我们使用测后评分,如果及现有明显的差异,我们则使用变化的评分。

主要结果: 

此次更新,我们新纳入了22项试验。故这篇综述总共包含52项试验,涉及3731名受试者。我们纳入由训练有素的音乐治疗师提供的音乐疗法干预,且规定音乐医学干预为倾听由医务人员事先录制的音乐。试验共分为23项音乐疗法试验和29项音乐医学试验。

结果表明,音乐干预可能对癌症患者焦虑情绪产生有益的影响,按施皮尔伯格状态特质焦虑-状态焦虑量表(范围:20-80)报告的平均焦虑减少8.54个单位(95%CI[-12.04,-5.05],p< 0.0001),和其他焦虑量表减少-0.71个标准单位(13项试验,1028名受试者,95%CI[-0.98,-0.43],p< 0.00001,低质量证据),疗效从中到强。结果也表明了其对抑郁也有一定大的、积极的影响(7项试验,723名受试者;SMD:-0.40,95%CI[-0.74,-0.06],p=0.02;极低质量证据),但是由于该结局的证据质量极低,故解释此结果需特别谨慎。我们没有发现音乐干预对情绪或悲痛有作用。

音乐干预可能会小幅度降低心率、呼吸频率和血压,但似乎不影响血氧饱和度水平。我们发现了音乐干预对缓解疼痛有很大效果(7项试验,528 名受试者;SMD:−0.91,95% CI [−1.46 t,−0.36],,P = 0.001, 低质量证据)此外,音乐干预对疲劳受试者有较小的缓和作用(6项试验,253 名受试者;SMD:−0.38,95% CI [−0.72 t,−0.04],,P = 0.03, 低质量证据),但我们没有找到改善生理功能的有力证据。

结果表明音乐干预对患者的生活质量效果一般,但是这个结果与这整个研究高度不一致,从置信区间的范围(SMD: 0.98, 95% CI [−0.36 , 2.33], P = 0.15, 低质量证据)可看出,音乐医学和音乐疗法的合并效应值没有统计学差异。与音乐医学干预相比,音乐疗法对患者的生活质量有一定的效果(3项研究, 132 名受试者; SMD: 0.42, 95% CI [0.06 , 0.78], P = 0.02; 极低质量证据),但是没有证据证明音乐医学干预的效果。在焦虑、抑郁和情绪方面,音乐疗法和音乐医学干预也可能有比较,但是没有发现这两种干预类型在这些结果上有差异。

单篇研究结果表明音乐聆听可能会减少麻醉药和镇痛药的使用,还可以缩短恢复时间和住院治疗持续时间,但尚缺乏更多研究证明这些结果。

在音乐干预对免疫功能、应答、恢复力和沟通结局的效果方面,我们不能得出任何结论,因为要么我们不能包含这些结局的研究的数据,要么只能确定一项研究。对于幸福感,我们没有发现表明其对青少年或年轻人效果的证据,并且关于成年人我们不能得出任何结论。

这篇综述更新纳入的大部分研究都有很高的风险偏倚,因此证据质量低。

翻译备注: 

译者:杨小英;审校:李迅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