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非替尼与非治疗或化疗对非小细胞肺癌的比较

系统综述问题

如果接受吉非替尼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寿命是否会延长?

背景

非小细胞肺癌(最常见的肺癌类型)是全球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诊断为晚期肺癌的人可能会接受化疗。

已经发现一些肺癌具有基因突变,这是细胞内染色体序列的改变。这种突变影响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它是细胞表面的开关,导致细胞不受控制的生长和扩散。吉非替尼是一种针对突变EGFR细胞的药物,从而阻止其生长。研究发现,这种突变更常见于非吸烟者、女性、亚裔和腺癌(一种肺癌)的人群中。

研究特征

我们在2017年2月17日前检索了相关试验。在2000年至2017年期间共进行了35项研究,评估来自多个国家(包括北美,欧洲和亚洲)的12,089名受试者。

主要结果

该评价显示,与没有其他治疗或化疗相比,用吉非替尼治疗晚期肺癌患者的寿命不会延长。对于初次治疗后肺癌恶化的患者,吉非替尼可延长癌症进一步发展前的时间,但仅限于选定的亚洲人群或EGFR突变患者。将吉非替尼与化学疗法联合应用可能会增加单独应用吉非替尼或单独化疗的时间。对于化疗后稳定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阳性患者,与安慰剂相比,正在进行的吉非替尼可显著提高生存率。

与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的患者相比,接受化疗的患者发生严重副作用,例如低红白血细胞计数和神经症状。吉非替尼引起的副作用包括皮疹,腹泻和肝功能障碍。

与化疗相比,吉非替尼的生活质量可能得到改善。

证据质量

将吉非替尼作为一线和二线治疗与化学疗法进行比较时,我们将证据的质量降至中等水平以获得总体存活和无进展生存的结果,因为结果不准确,并且可能不适用于所有到期的患者包括只有70岁以上的人口。然而,当我们比较吉非替尼与化疗的毒性时,证据的质量很高。

结论: 

该系统综述显示,与标准的一线或二线化疗或维持治疗相比,吉非替尼可能对选定患者群体的无进展生存期和生活质量产生有益影响,特别是那些患有EGFR突变敏感肿瘤的患者。

给予吉非替尼维持治疗时EGFR突变患者比安慰剂组患者寿命更长。

一项研究进行亚组分析,结果显示吉非替尼改善了亚洲患者二线治疗组安慰剂的总生存率。所有其他研究均未检测到总体存活的益处。在这次审查中分析的数据是非常不同的。我们能够合并的数据有限,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研究设计的差异。大多数研究中的偏倚风险是中等的,一些研究没有充分解决潜在的选择,磨损和报告偏倚。这种异质性可能会影响结果的适用性。

吉非替尼联合化疗似乎在改善无进展生存期方面优于吉非替尼或单独化疗,但需要进一步的数据和III期研究。

与目前的化疗方案相比,吉非替尼具有良好的毒性特征。虽然总体生存率没有改善,但吉非替尼与EGFR突变患者的细胞毒性化疗相比,无进展生存期延长,副作用较小。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吉非替尼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作用正在发生变化。我们进行了系统综述,评价所有随机试验的可用证据。

目的: 

决定吉非替尼作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二线或维持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检索策略: 

我们从2017年2月17日起在CENTRAL,MEDLINE和Embase进行检索。我们手工检索了相关的会议记录,临床试验注册库和检索文章的参考列表。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单独或联合其他治疗评估吉非替尼的试验,与安慰剂或其他治疗相比,NSCLC患者的首次或连续治疗,不包括同情使用。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Cochrane标准方法学。两位作者独立筛选检索结果并选择具有良好方法学质量的研究。我们对所有数据都进行了意向性分析。我们评价了以下结局数据:总生存期,无进展生存期,毒性,肿瘤反应和生活质量。我们还收集了以下亚组的数据:亚洲种族和正面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35项符合条件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对12,089名患者进行了检查。

总人口

与安慰剂或化疗相比,吉非替尼在一线或二线治疗中的总生存率无统计学差异。与安慰剂相比,二线吉非替尼延长治疗失败的时间(TTF)(风险比(HR)0.82,95%置信区间(CI)0.75至0.90,P <0.0001)。维持吉非替尼可改善一线治疗后的无进展生存期(HR 0.70,95%CI 0.53至0.91,P = 0.007)。

亚洲种族患者的研究或进行亚组分析

二线吉非替尼延长了安慰剂的总生存期(HR 0.66,95%CI 0.48-0.91,P = 0.01)。在一线治疗中,单用吉非替尼单独化疗可以改善无进展生存期(HR 0.65,95%CI 0.43〜0.98,P = 0.04,证据质量中等)。与单用吉非替尼或单独化疗相比,吉非替尼联合化疗方案可改善无进展生存期(HR 0.69,95%CI 0.49至0.96,P = 0.03; HR 0.69,95%CI 0.62至0.77,P <0.00001))。在二线治疗中,接受安慰剂或化疗的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优于吉非替尼组(HR 0.69,95%CI 0.52至0.91,P = 0.009; HR 0.71,95%CI 0.57至0.88,P = 0.002; 中等质量的证据)。二线治疗联合吉非替尼与化疗优于单独吉非替尼(HR 0.65,95%CI 0.43-0.97,P = 0.04)。作为维持治疗,与安慰剂相比,吉非替尼改善了无进展生存期(HR 0.42,95%CI 0.33-0.54,P <0.00001)。

EGFR突变阳性肿瘤患者

EGFR突变阳性患者的研究显示,吉非替尼与一线和二线化疗相比,无进展生存期有所改善(HR 0.47,95%CI 0.36〜0.61,P <0.00001; HR 0.24,95% CI 0.12至0.47,P <0.0001)。在一项III期研究中,吉非替尼作为化疗后的维持治疗改善了总体和无进展生存(HR 0.39,95%CI 0.15至0.98,P = 0.05; HR 0.17,95%CI分别为0.07至0.41,P <0.0001) 与安慰剂相比。

吉非替尼的毒性包括皮疹,腹泻和肝转氨酶紊乱。化疗的毒性包括贫血,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和神经毒性。

在生活质量方面,吉非替尼改善了癌症治疗 - 肺功能评估(FACT-L)(标准化平均差(SMD)10.50,95%CI 9.55至11.45,P <0.000001),肺癌分量表(SMD 3.63,95 %CI 3.08〜4.19,P <0.00001)和试验结果指数(SMD 9.87,95%CI 1.26〜18.48,P <0.00001)评分与化疗相比。

翻译备注: 

译者:黄俊鸿(国际医科大学),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3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