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fabutin用于治疗肺结核

当前结核病治疗面临两项挑战,一是将持续服药的时间缩短到6个月以内;二是寻求一个安全的方法,将抗结核药物和抗HIV感染药物联合应用。如果Rifabutin能 取代目前主要的抗结核药物rifampicin,则有可能解决这些问题。该系统评价纳入了5项试验,包含924名受试者,但没有一项是高质量的研究。研究结果发现,含Rifabutin的疗法与含rifampicin的疗法,在结核病治愈和防止复发的疗效上均无显著差异;但是,较高剂量的Rifabutin可能造成较多的不良反应,且无任何证据显示其可以缩短疗程。对于同时感染肺结核与HIV的 患者来说,由于Rifabutin与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不太容易发生药物交互作用,使用Rifabutin很可能是有益的,但纳入试验中的这类群体数量太少,不能得出相关结论。需要开展更高质量的临床试验,来了解Rifabutin对结核病人,尤其是合并感染HIV患者的治疗效果。

结论: 

目前的证据并不支持以Rifabutin取代rifampicin作为结核病的一线治疗药物。HIV阳性的结核病患者是最有可能受益于Rifabutin的人群,但他们在目前的试验中代表性不够,需要进一步开展针对此类人群的试验。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Rifamycins(利福霉素)为目前短疗程治疗肺结核的主要药物之一。与rifampicin(利福平)相比,Rifabutin(利福布汀)有良好的药代动力学与药效学特性,且不易发生药物之间相互作用。对于需要同时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HIV阳性患者,Rifabutin可以缩短其疗程或简化治疗。

目的: 

比较含Rifabutin的联合药物疗法与含rifampicin的药物疗法治疗肺结核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 Infectious Diseases Group Specialized Register(2007年1月)、CENTRAL(Cochrane图书馆2006年第4期)、MEDLINE(1966 ∼ 2007年1月)、EMBASE(1974 ∼ 2007年1月)与LILACS(1982∼ 2007年1月)等数据库,同时也检索了Indian Journal of Tuberculosis(1983 ∼ 2006) 、会议摘要、参考文献,以及辉瑞公司尚未发表的数据。

纳入标准: 

纳入了随机和半随机临床试验,以痰涂片和/或痰培养证实的结核患者作为临床试验对象,比较包含Rifabutin的联合药物疗法与包含rifampicin的药物疗法(其他因素完全一致)对于肺结核的治疗效果。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评价者独立评估研究的合格性和方法学质量,并提取数据。二分类变量数据的分析和合并采用固定效应模型,计算RR(相对危险度)及其95%可信区间,并根据Rifabutin的 剂量进行亚组分析。

主要结果: 

共有5个临床试验(924位受试者)符合纳入标准,其中,5%的 受试者为HIV阳性。只有一个小型试验的研究方法是适当的。样本量最大的两个临床试验(含818位受试者),随机分配方案的隐藏不清楚,且在分析阶段只纳入了少于90%的 随机分组的受试者。结果显示,无论是以痊愈(RR =1.00,95%CI:0.96–1.04,553位受试者,2个临床试验)或复发(RR=1.23,95%CI:0.45–3.35,448位受试者,2个临床试验)来评估,两种疗法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对于不良反应事件数,尽管RR值随Rifabutin的剂量而增高(当Rifabutin剂量达150 mg, RR=0.98,95%CI: 0.45–2.12,264位受试者,2个临床试验;达300 mg时, RR=1.78,95%CI:0.94–3.34,450位受试者,2个临床试验),两者并无显著性差异(RR=1.42,95%CI:0.88–2.31,714位受试者,3个临床试验)。;由于缺乏按体重进行Rifabutin剂量调整的相关试验,因而难以合理解释RR值与剂量的关系。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