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疗中高压氧呼吸治疗癌症

综述问题
对于患有实体肿瘤的人,我们想知道放疗结合高压氧 (HBO) 呼吸的方式是否可以降低死亡率和癌症扩散的可能性,以及与单独放疗或放疗结合其他替代疗法相比是否能降低死亡率和癌症扩散的可能性。

背景
浸润性癌症是一个严重的健康问题,并且导致了每年成百上千的人死亡。许多实体肿瘤的氧含量低(缺氧),这意味着它们对放疗的治疗效果有抵抗性因此,有人建议通过 HBO 呼吸来提高肿瘤的氧含量, 这可以使放疗治疗更有效。

研究特征
我们纳入了19项随机试验,共涉及2286名受试者。HBO 组每疗程的氧气剂量均一致,除一项试验外所有的试验都在3个标准大气压下(ATA)进行外部射线照射治疗。然而,研究所提供的治疗数量范围广泛,至少接受两个疗程,每个疗程间隔三周,达到40个疗程超过8周。在 HBO 的受试者中,总辐射量普遍减少,以减少副作用。随访期从6个月到10年不等,但大多数研究都是在2-5年之间对受试者进行随访的。

主要结局
在治疗头颈部癌症的同时增加HBO,在治疗一年和五年后都能降低死亡率。头颈部肿瘤在一年和五年的HBO添加治疗后,局部肿瘤复发几率也很小。然而,这些优势是以一些不良反应的代价而实现的。在 HBO 治疗中,严重辐射组织损伤的发生率和惊厥发作的几率显著增加。

证据质量
证据的质量普遍都很高,在若干不同的试验之间有着密切的一致。同样地,有高质量的证据表明,在呼吸 HBO 的同时,对辐射有严重反应的风险增加了。在使用 HBO 时,在治疗过程中癫痫发作风险增加的证据是中等质量的,主要是因为纳入的研究中仅发现了少量的癫痫发作。

结论
有证据表明,在升高的压力下呼吸氧气可以改善死亡率, 减少头颈部癌症的肿瘤再生,但是代价是增加副作用。

结论: 

我们发现了HBOT改善头颈部癌症的局部控制、死亡率和局部复发的证据。这些好处可能只发生在不寻常的分级中。高压氧治疗与严重的组织辐射损伤有关。由于所纳入研究的方法和报告的不完善,我们的结果需要谨慎的解释。头颈部癌症需要更多的研究,但对于子宫颈或膀胱癌来说,这可能是不合理的。在其他解剖部位的恶性肿瘤几乎没有证据可循。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癌症是一种常见的疾病,放疗是治疗一些实体肿瘤的良好方法。高压氧疗法(HBOT)也许可以提高放射治疗对低氧癌细胞的杀伤能力,因此,在放疗的同时呼吸高压氧也许会降低死亡率和复发。

目的: 

本综述旨在评估在放射同时呼吸高压氧对治疗恶性肿瘤的疗效和危害。

检索策略: 

在 2017年9月,我们采用2011年和2015年的相同检索策略,检索了Cochrane对照试验注册库(CENTRAL)、Cochrane 图书馆(2017年第8期)、MEDLINE、Embase 和高压医学随机试验数据库,并检索了纳入文章的参考文献。

纳入标准: 

研究纳入以恶性肿瘤为结局的,比较在放疗同时呼吸高压氧与空气或替代的活化剂相比的随机和半随机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三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评估了随机对照试验的质量。

主要结果: 

我们在综述中纳入了19项研究(2286名受试者:1103分配给 HBOT组 和1153分配给对照组)。

对于头颈部癌症,在治疗一年和五年后死亡的风险全面降低(风险比(RR)0.83,95% 置信区间(CI)0.70 到 0.98,产生额外的有益结果需要治疗的人数(NNTB)= 11且RR=0.82,95%CI=0.69 - 0.98,高质量证据),另外,还有一些证据证明在放疗照射之后可以立即改善局部肿瘤控制(HBOT的RR=0.58,95%CI=0.39 - 0.85,由于不精确性评估为中等质量的证据)。在使用HBOT一年和五年后可以使肿瘤局部复发率降低(一年后,RR=0.66,95%CI=0.56 - 0.78,高质量证据;五年后,RR=0.77,95%CI=0.62 - 0.95,试验之间的不一致评估为中等质量证据)。还有一些证据表明,在五年内有转移的可能性(HBOT的RR=0.45,95%CI=0.09 - 2.30,由于单一试验和不精确评估为中等质量证据)。没有试验报告生活质量评估。很多HBOT的益处的代价是增加了严重的局部辐射反应的风险(严重辐射反应 RR=2.64,95%CI=1.65 - 4.23,高质量证据)。然而,现有的证据未能清楚地表明急性氧中毒导致癫痫发作的风险增加(RR=4.3,95%CI=0.47 - 39.6,中等质量证据)。

对于宫颈癌,在一年或五年的死亡率方面没有明显的好处 (一年内,HBOT的RR=0.88,95%CI=0.69 - 1.11, 高质量证据;五年内,RR=0.95,95%CI=0.80 - 1.14,由于试验之间的不一致评估为中等质量证据)。同样地,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在使用HBOT一年和五年后可以使肿瘤局部复发率降低(一年后,RR=0.66,95%CI=0.56 - 0.78,高质量证据;五年后,RR=0.77,95%CI=0.62 - 0.95,由于试验之间的不一致评估为中等质量证据)。我们也没有发现任何明确的证据表明,HBOT在两年和五年内对转移率有影响(两年内,HBOT的RR=1.05,95% CI=0.84 - 1.31,高质量证据;五年内, RR=0.79,95% CI=0.50 - 1.26,由于研究不一致评估为中等质量证据)。然而,HBOT的不良反应增加了。HBOT 治疗时发生严重辐射损伤的风险为2.05,95%CI为 1.22至3.46,高质量证据。没有试验报告局部肿瘤控制的失败、生活质量评估和治疗中癫痫发作的风险。

关于膀胱肿瘤的治疗,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使用HBOT一年后对死亡率有益(RR=0.97,95%CI=0.74 - 1.27,高质量证据), 两年的治疗也对转移的风险没有任何好处(RR= 2.0,95%CI=0.58 - 6.91,由于不精确性评估为中等质量证据)。没有试验报告局部控制的失败、局部复发、生活质量和不良反应。

当合并所有癌症类型时,有证据表明,在放疗过程中使用HBOT增加了严重辐射组织损伤的风险(RR=2.35,95%CI=1.66 - 3.33,高质量证据)和在治疗过程中氧中毒发作的风险(HBOT的RR=6.76,96%CI=1.16 - 39.31,由于不精确性评估为中等质量证据)。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7月29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