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紫杉醇类药物在早期乳腺癌术后女性化疗中的应用

本系统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本Cochrane系统综述的目的是找出在标准化疗中加入紫杉醇类药物是否能提高早期乳腺癌妇女的生存率和安全性。本Cochrane系统综述的作者收集并分析了所有相关研究以回答这些问题,共发现29项研究。

关键信息

在标准化疗中加入紫杉醇类药物可以提高存活率(女性寿命更长),降低可手术治疗的早期乳腺癌病人癌症复发的机会,但使用紫杉醇类药物可能会增加产生某些副作用的风险,如嗜中性球低下合并发烧 (白血球计数低,发烧)和神经病变(神经损伤)。

本系统综述中研究了哪些内容?

早期乳腺癌是尚未扩散到乳房或附近淋巴结以外的癌症。单靠手术可以治愈,但手术后乳腺癌可能复发。手术后需要化疗和放疗才能治愈。

化疗药物的组合,而不是一种单独的药物,通常用于治疗早期乳腺癌。

常用的化疗药物是紫杉醇类药物。紫杉醇类药物通过阻止细胞分裂所需的细胞过程来起作用。这种作用导致癌细胞停止分裂,减缓癌细胞的生长或杀死细胞。有两种主要的紫杉醇类药物可供使用紫杉醇和多烯紫杉醇。

过去10年,随着临床试验数据的提供,在标准化疗中添加紫杉醇类药物的做法有所增加。有必要评价这些数据,以了解这些药物的益处、药物的任何副作用以及治疗如何影响女性的整体幸福感(生活质量)。

本系统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综述作者检索到29项相关研究涉及41,911名女性。这些研究比较了含紫杉醇类药物与不含紫杉醇类药物的化疗。大约一半的研究使用紫杉醇,另一半使用多烯紫杉醇。决定是否使用紫杉醇或多烯紫杉醇一般是根据这些药物在医院里的可用性。研究人员通过静脉注射给药。

从研究开始,这些女性的健康状况至少被监测了12个月。一些研究对女性进行了10年的监测。

作者发现在化疗中加入紫杉醇类药物:

• 与不使用紫杉醇类药物的化疗相比,提高存活率并降低癌症复发的风险;

• 与不使用紫杉醇类药物的化疗相比,可能导致某些副作用的发生率增加。更可能由于紫杉醇类类药物而发生的副作用是嗜中性球低下合并发烧(白血球计数低,发烧)和神经病变(神经损伤);

• 与不含紫杉醇类药物的化疗相比,心脏功能可能几乎没有或完全没有区别;以及

• 与不含紫杉醇类药物的化疗相比,女性的生活质量可能几乎没有或完全没有区别。29项研究中有7项提供了关于女性生活质量的信息。

关于在化疗中添加紫杉醇类药物的成本信息很少;只有一项在欧洲进行的研究有报告成本效益资料。

本综述的时效性如何?

综述作者检索了发表于2018年7月前的相关研究。

结论: 

本研究综述支持使用含紫杉醇类药物的辅助化疗方案,以提高可手术早期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率和无病生存率。当分析严格地将含紫杉醇类药物的方案与不含紫杉醇类药物的相同方案或含另一种代紫杉醇类药物的相同方案进行比较时,这种益处仍然存在。初步证据表明紫杉醇类药物对淋巴结转移阳性的妇女比对淋巴结转移阴性的妇女更有效。各研究间较大的异质性可能反映了这些研究中使用的比较方案的化疗主干的不同疗效。该综述更新报告的结果与原始综述结果非常一致,且该综述不太可能继续更新,因为新的试验侧重评价的是更详细的乳腺癌生物学的治疗方法的疗效。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辅助化疗可改善绝经前和绝经后妇女早期乳腺癌的生存率。紫杉醇类是用于转移性乳腺癌的高活性化疗药物。综述作者检查了它们在早期乳腺癌中的作用。这篇综述是对2007年首次发表的Cochrane综述的更新。

目的: 

评价含紫杉醇类辅助化疗方案对可手术性早期乳腺癌妇女的治疗效果。

检索策略: 

为了更新这篇综述,我们于2018年7月16日检索了Cochrane乳腺癌组专业注册库(Specialised Register of the Cochrane Breast Cancer Group)、MEDLINE、Embase、CENTRAL(2018年第6期)、世卫组织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和ClinicalTrials.gov临床试验注册平台,检索使用了“早期乳腺癌”和“紫杉醇”等关键词。我们筛选了其他相关文献综述和文章的参考文献列表,联系了试验作者,文献筛选没有语言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在可手术的乳腺癌患者中,比较含紫杉醇类药物组和不含紫杉醇类药物组的随机试验。对接受新辅助化疗的妇女的研究被排除在外。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资料,并使评估偏倚风险,用GRADE方法评估证据质量。由时间-事件结局得到风险比(HRs),采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meta分析。主要观察指标为总生存率(OS);无病生存(DFS)是次要的结局指标。毒性以优势比(ORs)表示,若有生活质量(QoL)的数据则需提取。

主要结果: 

本综述包括29项研究(27篇全文出版物和2篇摘要或在线论文)。更新的分析包括41,911名随机分组的女性受试者;原始综述包括21,191名女性。与未使用紫杉醇类的化疗相比,含紫杉醇类药物的方案改善了OS (HR=0.87, 95%CI [0.83, 0.92];高质量证据;27项研究;39,180名女性;死亡6,501例)和DFS (HR=0.88, 95%CI [0.85, 0.92];高质量证据;29项研究;41,909名女性; 10,271件上报事件) 。关于OS和DFS研究之间(分别)存在中度到高度性的异质性。

当含紫杉醇类药物的方案与不含紫杉醇类药物的同类方案进行比较时,紫杉醇类药物对OS(HR=0.84, 95%CI [0.77, 0.92];P<0.001;7项研究;10842名女性)和DFS (HR=0.84, 95%CI [0.78, 0.90];P < 0.001;7项研究;10,842名女性)的有益影响持续存在。当一个含紫杉醇类药物的方案与另一种药物或替代紫杉醇类的药物的相同方案进行比较时,可观察到含紫杉醇类药物的方案对OS和DFS的有益影响(OS:HR=0.80, 95%CI [0.74, 0.86];P<0.001;13项研究;16,196名女性;DFS:HR=0.83, 95%CI [0.78, 0.88];P<0.001;14项研究;16,823名女性)。根据淋巴结状态的初步亚组分析显示,含紫杉醇类药物的方案仅对淋巴结阳性的妇女的生存率有益处(HR=0.83, 95%CI [0.78, 0.88];P<0.001;17项研究;22,055名女性),但在同时包含有或无无淋巴结转移或无淋巴结转移的妇女的研究中益处较少。含紫杉醇类药物的方案也能改善淋巴结阳性疾病妇女的DFS (HR=0.84, 95%CI [0.80, 0.88];P<0.001;17项研究;22,055名女性),尽管在同时包含了有或无淋巴结阳性疾病患者的研究中,这种益处微乎其微(HR=0.95, 95%CI [0.88, 1.02];9项研究;12,998名女性),且在淋巴结阴性疾病女性的研究中不明显(HR=0.99, 95%CI [0.86, 1.14];3项研究;6,856名女性)。

紫杉醇类药物可能导致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的风险略有增加(OR=1.55, 95%CI [0.96, 2.49];中等质量证据;24项研究;33,763名女性)并可能导致3/4级神经病的大幅增加(OR=6.89, 95%CI [3.23, 14.71];P<0.001;中等质量证据;22项研究;31,033名女性)。与不含紫杉醇类药物的方案相比,紫杉醇类药物可能引起很小或没有差异的心脏毒性(OR=0.87, 95%CI [0.56, 1.33];中等质量证据;23项研究;32,894名女性)。七项研究报告了关于生活质量的低质量证据;总体而言,在随访期间,与未使用紫杉醇类药物的化疗相比,使用紫杉醇类药物对生活质量的影响可能很小,甚至没有影响;然而,不同研究的随访时间不同。只有一项在欧洲进行的研究提供了成本效益数据。

翻译备注: 

译者:刘旭:香港中文大学考科蓝研究中心(Cochrane Hong Kong) 职称:博士后研究员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