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励机制能帮助吸烟者从中长期戒烟吗?

该翻译已经过时请点击此处阅读最新的英文版综述

背景:

激励措施通常以现金或代金券的形式被广泛用于鼓励吸烟者试图戒烟,如果戒烟成功就奖励他们。这些计划可以在工作场所,诊所,有时也作为社区项目运行。对于第三次更新综述,我们现在涉及对孕妇的研究。另一个变化是,我们将激励措施试验从竞争性试验中分离出来。我们现在于单独的更新中覆盖竞争性试验。

研究特点:

混合人口试验:我们发现了21项试验,覆盖了8400多人,其中研究了不同的激励计划来帮助吸烟者尝试戒烟。我们最近的检索结果是2014年12月,尽管我们还包含了此日期之后发表的两项试验。其中十项研究设在诊所或保健中心,一个在泰国的由社区卫生工作者服务的村庄,两个在研究中心,其余的在工作场所。除了六项试验之外其他研究均是在美国进行的。所有试验随访期均超过6个月,并通过测试呼吸或体液来检查他们是否已经戒烟成功。奖励包括彩票,抽奖,现金付款,抵用券,此外还有六项试验采用押金退还的方式。

孕妇吸烟者试验:共纳入9项试验(8项在美国,1项在英国进行),涉及将近1600位在怀孕期间试图戒烟的妇女。奖励措施包括商品券或日用品,且有时会根据妇女坚持戒烟的时间增加奖励。

主要结果:
混合人群试验:与对照组相比,采用6个月或更长时间的激励措施可能更容易激励人们成功戒烟。只有三项试验报告了激励项目结束后戒烟的成功。一项在美国进行的试验,支付戒烟者高达750美元,是对照组戒烟人数的三倍。另一项美国试验,支付成功戒烟者多达800美元,是对照组戒烟成功人数的2倍;这个试验还将支付奖励的戒烟组与患者戒烟后退款组比较。尽管与参与存款然后退款的奖励计划项目比,更多的人参加了奖励组,但是戒烟成功的人中更多人喜欢押金偿还戒烟计划。第三项试验在泰国进行的,是通过奖励戒烟者返回自己的钱与奖金。尽管中期戒烟率令人鼓舞,存储返还项目通常与奖励计划的金额相匹配以使患者参加项目。

孕妇吸烟者试验:9项试验中有8项试验中的数据显示,与对照组相比,激励组中孕妇戒烟的成功性更高,不论是妊娠结束还是最长随访期(最长为出生后24周)。四项试验证实,相对于产前固定支付奖励,视情况支付奖励的戒烟成功率更高。一项在英国进行的最大样本量的试验,在戒烟中使用NHS戒烟服务,戒烟率比对照组高近4倍。一项试验衡量了戒烟前2周戒烟戒断症状所支付的奖励大小发现其对女性的成功戒烟的成功率影响很小。

证据质量:
我们认为早期研究的总体质量偏低,但后来纳入的试验(2000年以后)实施更加规范,报告较为完整。删除了早期试验的结果后,六个月随访的结果变化不大, 但为期12个月的随访优势增加了。妊娠期戒烟的试验都是进15年里发表的,研究的质量中等。

结论: 

激励措施到位时似乎可以提高戒烟率。基于工作场所的两个试验采用大量现金支付戒断,获得超过奖励期限的持续成功戒烟率。这种方法只适用于有独立的戒烟经费的项目和在一个相对富裕及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押金偿还奖励措施的试验参与率相对较低,但参与并上交了押金的人比只要奖励的人戒烟成功率更高。激励措施对于孕妇吸烟者的戒烟成功率,在怀孕期和产后评估都是有所提高的。当前和未来的研究应当继续关注不同吸烟人群中可能的现金或凭证奖励计划的规模、负荷或寿命。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物质或金钱的奖励可用于促进行为改变,包括戒烟。这种激励机制被应用在工作场所,诊所和医院,在社区干预中运用较少。这是我们第三次更新,我们这次纳入了针对怀孕妇女进行的试验,以反映针对这一高危吸烟人群而增加的活动和资源。

目的: 

探究竞争与激励机制是否能提高长期戒烟率。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考克兰烟草成瘾小组(Cochrane Tobacco Addiction Group)专业注册库,MEDLINE,EMBASE,CINAHL,PsycINFO等数据库。最近的检索截止2014年12月,不过还纳入了两篇2015年发表的文章。

纳入标准: 

我们选择以个人、工作场所、工作场所人群或社区为分组对象的随机对照试验;并纳入有基线值与干预后测量值的对照研究。我们纳入混合人群的研究(如基于社区、工作单位,或机构);而且,本次更新还纳入怀孕的吸烟者。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一位作者(KC)完成数据提取,另一位(JH-B)进行核查。若有必要,联系原始研究作者以获取额外的资料。混合人群研究的主要结局指标是最大随访期时的戒断情况,从干预开始至少随访六个月。对于怀孕吸烟者戒断的测量是达到最长随访时间时,至少随访至分娩前。

主要结果: 

共有21个混合人群的研究符合纳入标准,研究对象超过8400人。10个研究在诊所或健康中心进行,一个在泰国村庄的社区卫生工作站,两个在学术机构,其余的在工地进行。除了六项试验之外其他研究均是在美国进行的。激励机制包括发放彩票或抽奖,现金支付,商品和食品优惠券,还有六项试验将返回的钱存入研究对象的账户。与对照组相比,采取戒烟激励措施六个月或以上组吸烟戒断的比值比,OR(Odds ratio)=1.42,95%CI(confidence interval,)=1.19 - 1.69,17个试验,20种对照措施,7715名参与者)。在6个月或超出了6个月的随访评估中,只有三项研究表明物质激励组戒烟率明显高于对照组:一项在美国进行的五臂试验比较了基于个体和群体层面物质奖励和存款奖励的干预措施,与每位戒烟者至多提供800美元的对比效果,并发现物质奖励组在12个月的戒烟率为8.1%,相比之下,存款措施干预组对应的戒烟率只有4.7%。物质奖励组和基于存款组奖励的直接比较发现,物质激励的效果更好,12个月的OR值为1.76(95%CI=1.22 - 2.53;2070名参与者)。尽管在这个实验中,与存款奖励比较,更多的人接受了物质奖励,但戒烟成功者中更多人倾向于存款奖励方法。另一项美国进行的研究则对参与研究和成功戒烟同时进行奖励,最高可获得750美元,结果显示激励组取得了9.4%持续戒烟率,而对照组中这一比例为3.6%。一项泰国的试验表明采用押金返还措施的组戒烟率(44.2%)明显高于对照组(18.8%),但是真实的效果相对较低,为10.5%。剩余的试验中,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参与者承诺用自己的钱的比那些没有承诺的人做的更好,或者视情况而定进行奖励的成功率高于固定额度付款奖励的措施。我们认为最早的研究总体质量较低,而2000年以后的试验基本满足当前的方法学标准和报告规范。

在针对吸烟孕妇进行的9项试验中,8项研究能获得可用数据(七个在美国,一个在英国进行)且结果表明采用奖励措施后戒烟效果更好,最大随访期(最长为产后24周)的调整后OR值3.60(95%CI:2.39到5.43;1295名参与者,证据质量中等)。三个试验表明视情况而定的奖励措施有明显效果;一项研究表明每月将奖励券给成功戒烟的人或他们指定的其他人,在产后两个月干预组的戒烟率为21.4%,而对照组这一比例为5.9%。另一个为期12周的按吸烟减少百分比给予奖励的项目表明:在产后六周干预组戒烟率为31%,而对照组中没有一例成功戒烟。最大的一项试验(在英国进行)为参与戒烟者提供了价值400英镑的奖券,最大随访期的戒烟率为15.4%,而对照组的戒烟率为4%。四项试验证实,只对成功戒烟者提供奖励与所有参加戒烟项目的人都给予奖励相比,前者的戒烟率更高。前期奖励抵消早期戒断症状对戒烟率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

翻译备注: 

更新译者:来保勇,审校:梁宁、李静。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17年8月30日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