旨在改善专业医护人员与癌症患者沟通方式的课程会对患者的身心健康产生影响吗?

本综述的目的是什么?
该Cochrane系统综述的目的是为了评价向护理癌症患者的专业医护人员提供沟通技能培训 (CST) , 是否会影响医护人员的沟通方式和患者的身心健康。

我们纳入了哪些类型的研究?

我们只纳入这样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评估CST对护理癌症患者的专业医护人员 (医生、护士、以及相关的其他保健专业人士) 的影响。我们纳入了不同种类的沟通技能培训, 并通过以下报告结果来评估其对专业医护人员及患者的影响: 使用开放型问题, 引出患者所关心的问题, 传递恰当的信息, 展示共情, 使用事实列表, 专业医护人士的职业 "倦怠" 和患者的焦虑。

本综述的主要结果是什么?
我们找到了17项比较CST和无CST的随机对照试验。这些研究基于与真实患者或模拟患者的接触来测量沟通效果。CST是否会增加(医护人员)使用开放式问题的相关证据非常不确定。然而, 本综述的确显示, CST很可能提高专业医护人员的共情能力, 并降低他们只提供事实、毫无针对性的回应患者情绪或提供支持的可能性。CST很可能并不会影响专业医护人员引导患者道出忧虑或提供适当信息的能力。

有关CST也许能避免专业医护人员出现职业 "倦怠"的证据确定性很低, 而CST对患者焦虑影响的证据非常不确定。

这意味着什么?
CST很有可能帮助专业医护人员对患者产生更多共情, 并可能提升他们某些方面的沟通技巧。这些变化可能会带来更好的患者结局;然而, 关于后者的证据十分不确定, 需要开展更多的研究。

结论: 

各类CST课程似乎对提高HCP沟通技能是有效的,提升HCP的支持相关技能,尽量减少只给予事实、而不针对性地回应患者的情感或提供支持情况的可能性。我们还不能确定CST的效果是否长期有效、集中培训是否有必要、何种类型的培训最可能奏效。我们未发现能够支持“CST对HCP职业倦怠、癌症患者的身心健康和满意度有利”的证据。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本综述是第三次更新,最早版本发表在Cochrane图书馆2002年第二期。癌症患者、其家人及看护者普遍具有心理压力,这些压力可以通过专业医护人员(healthcare professionals,HCPs)那儿所获得的有效沟通和支持得到缓解。研究表明,沟通技巧不一定随着经验累积而逐渐提高。所以,人们致力于各种培训课程,以提高癌症护理HCPs的沟通技能。多种沟通技能培训(CST)正在实行中。我们开展本综述的目的是为了确定CST是否有效,如果有效,哪种类型的CST效果最佳。

目的: 

评估沟通技能培训是否会改变癌症护理HCPs的行为、提高HCP的福祉、病人的健康状态和满意度。

检索策略: 

此次更新版综述检索了以下数据库: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2018年第4期),MEDLINE via Ovid,Embase via Ovid,PsycInfo and CINAHL,截止到2018年5月。此外,我们还检索了美国国家图书馆药物临床试验注册数据库(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Clinical Trial Registry),并手动检索了相关论文的参考文献列表和会议论文集以供进一步研究。

纳入标准: 

原综述是叙述性综述,纳入了随机对照试验和前后对照研究。在更新版综述中,我们只纳入了以下类型的随机对照试验:与非CST进行对比来评估CST,或者与癌症护理HCPs的其他CST进行对比来评估CST。主要结果是HCP沟通技能的变化:通过使用客观量表测量HCP与真实癌症患者、与模拟癌症患者、或与前两者互动中所展现的沟通技能变化。我们排除了研究重点为患者入组知情同意的相关研究。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试验和并进行基于预先设计资料提取表的资料提取。我们使用了随机效应模型进行数据合并。对于连续性变量,我们使用了标准均数差(SMDs)。

主要结果: 

我们共纳入了17项主要在门诊进行的随机对照试验。其中,对比CST与无CST干预的试验11项;对比首次CST培训后进行后续CST干预的效果的试验3项;对比CST效果和病人辅导效果的试验2项;对比两种类型CST的试验1项。这些试验中所评估的CST课程种类多样。研究受试者包括肿瘤专家、住院医师、其他医生、护士以及混合学科的HCPs。总共有1240名医护人员参与了所纳入的研究(612名医生,包括151名住院医师,532名护士和96名混合型HCPs)

其中有10项试验相关数据进入了meta分析。相比对照组,干预组的HCPs在干预后的访谈中更有可能使用开放式问题(SMD 0.25, 95%, CI 0.02-0.48; P=0.03,I² = 62%; 5项研究,796次受试者访谈,证据的确定性极低);更有可能对患者展示同理心(SMD 0.18, 95% CI 0.05-0.32; P = 0.008, I² = 0%; 6 项研究,844次受试者访谈,证据确定性中等);更不可能只提供事实信息(SMD -0.26, 95% CI -0.51至-0.01; P = 0.05, I² = 68%; 5 项研究,780次受试者访谈,证据的确定性低)。在引导患者说出忧虑和提供恰当信息方面,CST和无CST对照组之间无差别的证据确定性中等。HCP的其他沟通技能,包括澄清和/或总结信息、协商方面,没有证据表明对照组之间有差别。医生和护士并没有为任何HCP结果而表现得不同。

在以下几方面,组别之间都没有差异:HCP职业倦怠(证据确定性低)、病人满意度和病人对HCPs沟通技能的感知(证据确定性极低)。被纳入的17项随机对照试验中,有15项被评为整体偏倚风险较低。

翻译备注: 

译者:肖琳、黄晓慧(江西财经大学);审校: 李迅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