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证据表明通过推迟对极低出生体重儿给予肠内喂养能预防坏死性肠炎

背景

极早产婴儿(妊娠期不足32周)或者极低出生体重儿(出生体重不足1500克)有患严重肠道紊乱的风险。这种肠道紊乱称作坏死性小肠结肠炎,起初患者肠道部分感染继而开始坏死。出生后几天(或者更长)再给予婴儿喂奶可能预防此类状况发生。

研究特征

我们通过检索科学数据库中相关临床试验以评估推迟(出生后4天以上)肠道内喂养(即将母乳或者配方奶直接通过插管注入胃内)对极低出生体重婴儿的坏死性小肠结肠炎发病率,死亡率以及整体健康所带来的影响。本研究检索数据更新至2014年9月。

主要结果

我们对9项试验(涉及的1106名婴儿)的试验进行评估。推迟对极早产儿或者极低出生体重儿母乳喂养的影响。。然而这些试验的数据并不能证明推迟肠道内喂养可降低患有坏死性肠道炎的风险。

证据的质量

一般来说,涉及试验所用的方法合理高效,但与其他通过喂养干预婴儿的试验一样,临床研究无法对婴儿照顾者和试验评估者进行盲法。

结论: 

随机对照试验表明,极早产儿或极低出生体重儿在出生后推迟四天及以上进行肠内喂养并不能降低其患有NEC的风险,其中包括生长受限婴儿。推迟肠内喂养造成全肠道喂养建成的数天延迟,但这种效用的临床意义尚不清楚。这些研究结果针对极早产儿或极低出生体重儿的适用性尚不确定。因此,涉及此类人群的随机对照试验可能还需进一步研究。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针对极早产儿(低于32孕周)或极低出生体重儿(极低出生体重(VLBW);小于1500 克)的肠内喂养通常推迟数天或出生后更久,因为考虑到早期喂养婴儿可能会不耐受,同时增加患有坏死性小肠结肠炎(NEC)的风险。然而,推迟肠内喂养可增强胃肠道的功能适应性并降低肠外喂养带来感染和代谢风险。

目的: 

确定推迟极早产儿或极低出生体重儿的肠内喂养对NEC发生率、死亡率和其他并发症的影响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临床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2014年第8期),美国医学文献分析和联机检索系统(MEDLINE)(1966年至2014年9月),荷兰医学文摘数据库(EMBASE)(1980年至2014年9月),护理与医疗文献数据库(CINAHL)(1982年至2014年9月),以及相关会议论文和既往发表的系统综述。

纳入标准: 

研究纳入的随机或半随机对照试验,主要评估了对极早产儿或极低出生体重儿,相较早期肠内喂养,推迟(出生后四天以上)肠内喂养对NEC发生率、死亡率和其他并发症的影响效果。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作者分别独立评估试验的纳入,分析偏倚风险,并进行数据提取。我们分析了每个试验的治疗效果,对二分类变量采用风险比(RR)和风险差(risk ference)呈现,连续便变量采用平均差呈现,并采用95%可信区间(CI)表达精确性。我们采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meta分析,通过敏感性分析探讨异质性的潜在原因。

主要结果: 

我们共纳入九项随机对照试验,涉及1106名受试婴儿。其中仅有少数受试婴儿属于极早产儿(不足28孕周)或极低出生体重儿(出生体重小于1000克)。试验定义了在出生后推迟4~7天及以上进行肠内喂养的效果和在出生后推迟不足4天进行肠内喂养的效果。 Meta分析单从数据上并未发现推迟肠内喂养对患NEC(典型危险度(同样typical RR) 0.93,95%可信区间(CI)0.64〜1.34;涉及8项试验1092名受试婴儿)或各种原因造成的死亡率具有显著影响(同typical RR=1.18,95% CI=0.75〜1.88;,涉及7项试验967名受试婴儿)。四项试验中,生长受限婴儿在发育过程中,多普勒超声检查显示胎位循环分布或流动异常。试验设计的亚组分析发现,患有NEC的风险或各种原因造成的死亡率无统计学显著影响。推迟肠内喂养的受试婴儿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建立完整的肠道喂养系统(报告显示中位数差异为2~4天)。

翻译备注: 

译者:鲁春丽、韩国顺(北京中医药大学英语专业本科生),审校:鲁春丽、韩国顺、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