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母亲母乳喂养

有什么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婴儿应专门母乳喂养,直到六个月大时,母乳喂养仍然是婴儿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直到他或她至少两岁。我们知道母乳喂养对婴儿和母亲的短期和长期健康都有益的。婴儿发生消化道、肺部或呼吸道、耳内感染的可能性更低。他们在以后的生活中变得超重和患糖尿病的可能性更低。母亲患糖尿病以及患乳腺癌或卵巢癌的可能性更低。许多母亲可能会因为遇到问题而停止母乳喂养。良好的护理和支持可以帮助妇女解决这些问题,以便她们能够继续母乳喂养。

为什么这个很重要?

通过了解可以提供什么样的支持来帮助母乳喂养的母亲,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解决任何问题,并继续母乳喂养,只要他们愿意,无论他们生活在哪里。提前停止母乳喂养可能会导致母亲的失望和痛苦以及自己和婴儿的健康问题。支持的形式可以是给予安慰、赞美、信息和妇女讨论问题的机会,并且在需要时提出问题。该综述调查了与标准的产妇护理相比,是否为母乳喂养的母亲提供额外的有组织的支持,会帮助母亲继续母乳喂养。我们感兴趣的是来自卫生专业人员的支持,包括助产士、护士和医生,或来自训练有素的非专业人员,如社区卫生工作者和志愿者的支持。

我们发现了什么证据?

我们在2016年2月29日检索了证据,并确定了另外31项新的试验纳入综述中。这项最新的综述现在包括了100个随机对照试验,涉及超过83246名女性。可用于分析的73项试验来自29国家,涉及74656名妇女。大约62%的妇女来自高收入国家,34%来自中等收入国家,4%来自低收入国家。

所有形式的额外有组织的支持干预汇总分析表明,无论是否引入任何其他类型的流食或食物,妇女继续母乳喂养的时间增加。这意味着更少的妇女在四至六周和六月之前停止母乳喂养或纯母乳喂养(中等质量的证据)。训练有素的志愿者,医生和护士对母乳喂养有积极的影响。

可能有助于完全母乳喂养的妇女取得成功的因素是面对面接触(而不是通过电话联系)、志愿者支持、4到8次接触的具体时间表以及在社区或人口中母乳喂养妇女的高数目(背景比率)。

"高质量的证据"一术语意味着我们有信心进一步的研究将提供类似的结果。没有结果被评估为“高质量”。“中等质量的证据”这个术语意味着我们发现结果有很大的变异,在本综述的研究中有一些矛盾的结果。对于纯母乳喂养的各种支持的新研究可能会改变我们对如何帮助女性继续纯母乳喂养的理解。

研究的方法学质量参差不齐,标准护理干预措施和额外支持干预措施的组成部分差异很大,而且并不总是很好地被描述。此外,研究的类型和参与的妇女是多种多样的。

这是什么意思?

为妇女提供额外的有组织的支持,可以帮助她们母乳喂养婴儿的时间更长。如果母乳喂养的支持是可预期的、计划好的,并且有训练有素的卫生专业人员(包括助产士、护士和医生)或训练有素的志愿者进行持续的访问,那么对母乳喂养可能会更有帮助。在不同的地理位置,可能需要不同类型的支持,以满足该地区人民的需要。我们需要额外的随机对照研究,以确定哪些类型的支持对妇女最有帮助。

结论: 

当为妇女提供母乳喂养支持时,母乳喂养的持续时间和完全性母乳喂养率会增加。有效支持的特点包括:在产前或产后护理期间由训练有素的人员提供的标准,包括持续的定期访问,使妇女能够预测何时提供支持,在高背景率的环境中,支持可能更有效。支持可以由专业人士或外行/同行支持者提供,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主要依靠面对面支持的战略更有可能成功地促进实施纯母乳喂养。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有大量的证据表明,哺乳喂养与婴儿和母亲的重要健康风险有关。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将婴儿完全母乳喂养到六月龄,母乳喂养继续作为婴儿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直到至少两岁。然而,目前许多国家的母乳喂养率并不遵循这一建议。

目的: 

描述已经在对照研究中评估过的母乳喂养支持的形式,干预措施的时间安排和使用背景。

为了研究不同模式提供类似的支持性干预措施的有效性(例如,提供的支持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面对面的还是通过电话),以及是否含有产前和产后的阶段比仅在产后阶段的干预更有效。

审查不同的护理提供者和(有可用信息)培训的有效性。

为探讨背景母乳喂养率与支持效果之间的相互作用,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Cochrane妊娠和分娩的试验注册库(2016年2月29日)和研究的参考文献目录。

纳入标准: 

随机或半随机对照试验,比较对健康足月婴儿的健康母乳喂养母亲的额外支持和普通的产妇保健。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纳入的试验和偏倚风险,提取数据并检查其准确性。使用GRADE方法评估证据质量。

主要结果: 

这项最新的综述包括100项试验,涉及超过83246组母婴对,其中73项研究提供数据(58项独立随机试验和15项集群随机试验)。我们认为综述中包括的试验总体偏倚风险是混合的。在本次更新中纳入的31项新研究中,有21项为一项或多项主要结局提供了数据。在这项综述中提供数据的73项研究中,母婴对的总数是74656例(本综述的前一版本的总数为56451例)。73项研究在29个国家进行。分析的结果继续证实,所有形式的额外支持分析都显示,中止"任何母乳喂养"有所下降,包括部分和纯母乳喂养(在六个月前停止任何母乳喂养的平均风险比率(RR)为0.91,95%置信区间(CI)=0.88 - 0.95;中等质量的证据,51项研究)和四至六周前停止母乳喂养(平均RR=0.87,95%CI=0.80 - 0.95;中等质量的证据,33项研究)。所有形式的额外支持也表明,在六月内(平均风险比率(RR)=0.88,95%CI=0.85 - 0.92;中等质量的证据,46项研究)和四至六周(平均风险比率(RR)=0.79,95%CI=0.71 - 0.89;中等质量,32研究),停止纯母乳喂养的情况有所减少。由于非常高的异质性,我们将证据降级为中等质量。

我们调查了以下协变量的所有四项结局的实质异质性与亚组分析:谁提供护理,支持类型,支持时机,背景母乳喂养率和产后接触次数。协变量无法解释一般的异质性。虽然相互作用试验对某些分析有显著性,但由于异质性,我们建议对亚组的结果进行解释时慎重。外行和专业人士的额外支持对母乳喂养结局有积极影响。有几个因素也可能改善了实行纯母乳喂养的妇女的结果,例如以面对面的方式提供的干预、背景母乳喂养率高、外行的支持和具体的四至八次的时间表联系。然而,由于所有这些分析的组内异质性仍然很高,我们建议在根据亚组结果作出具体结论时要谨慎。我们注意到没有证据表明任何母乳喂养结局的亚组差异。

翻译备注: 

译者:张亚鹏,审校:马思思。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3月24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