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复合口服避孕药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相关疼痛

综述问题

复合口服避孕药(Combined oral contraceptive pill, COCP)通常用于治疗与子宫内膜异位症相关的疼痛,但效果如何尚不清楚。

背景

子宫内膜异位症是一种常见的妇科疾病,即子宫内膜 (子宫内壁)生长在子宫以外的部位,如卵巢(生产卵子的地方)。子宫内膜异位常见于经期疼痛、性交疼痛、盆腔疼痛和不孕(生育困难)的妇女。激素治疗,包括 COCPs和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类似物(如戈舍瑞林),常被用来缓解子宫内膜异位相关的疼痛症状。然而,许多激素治疗药物存在副作用,因而可接受性和使用期限受到了限制。

研究特征

Cochrane作者在2017年10月19日检索了临床研究。共发现了五项符合纳入标准的试验,涉及612名女性。研究分别在埃及、美国、日本和意大利进行。

主要结果

纳入的研究中只有三项研究提供的数据可用于分析。

复合口服避孕药对比安慰剂

我们发现了两项涉及354名女性的试验将COCP与安慰剂 (假装治疗)进行了比较。证据有很高的偏倚风险。与安慰剂相比,接受COCP治疗会改善治疗后基于口头评分量表(女性将疼痛评为(比如)无疼痛、轻微疼痛、中等疼痛、严重疼痛、和无法忍受的疼痛)(极低质量的证据),和基于视觉模拟评分量表(女性在一条线上对疼痛进行评价)(低质量的证据)的女性的自报告疼痛症状(痛经)。有极低质量的证据表明,与服用安慰剂的女性相比,COCP组的月经疼痛从治疗开始到结束都有所减少。

复合口服避孕药对比其他药物治疗

我们发现了涉及50名女性的一项试验,该试验将COCP与另一种药物(戈舍瑞林) 进行了比较。

这项研究有很高的偏倚风险。治疗结束时,戈舍瑞林组的女性没有经历月经期,因此我们无法进行比较。

治疗结束六个月后,有极低质量的证据表明,COCP与戈舍瑞林对女性自报告痛经结局(采用视觉评定量表或口头评定量表)的效果没有差异。治疗结束六个月后,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COCP和戈舍瑞林对基于视觉模拟量表(极低质量的证据)和基于口头评定量表(低质量的证据)的疼痛完全消失这一结局的效果存在差异。

证据质量

证据的质量非常低。降低证据质量的主要原因是,数据是基于一个单一的小试验得出的,结果之间有很大的差异,并且缺乏关于研究如何设计的细节。两项研究是由一家制药公司资助的,其中还可能介入了试验设计、数据收集和数据分析。这意味着结果的可信度不高。

结论: 

基于2项高风险试验的有限证据以及预设结局指标相关的有限证据,目前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判断COCP与安慰剂相比的效果,并且目前的发现不能进行推广。

基于1项小样本高风险偏倚试验的有限证据,目前尚没有足够证据来判断COCP与其他治疗方式相比的治疗效果。只对比分析了与戈舍瑞林的效果,而研究结果不能进行推广。

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充分评估COCPs在管理与子宫内膜异位症相关的疼痛症状方面的作用。还有其他配方的复合激素避孕,如皮肤药贴、阴道环或联合注射避孕药,综述没有覆盖这些内容,但在今后的更新中应考虑进去。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子宫内膜异位症是一种常见的妇科疾病,影响到全世界许多育龄妇女,是造成疼痛和不孕的主要原因。复合口服避孕药(Combined Oral Contraceptive Pill, COCP)被广泛用于治疗因子宫内膜异位症而引起的疼痛,尽管其疗效相关证据有限。

目的: 

评估口服避孕药治疗经腹腔镜检查确诊的子宫内膜异位引起的疼痛的有效性、安全性和成本效益。

检索策略: 

我们在2017年10月19日检索了以下数据库:Cochrane妇科和生育组对照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ENTRAL在线注册研究库(CRSO),MEDLINE,EMBASE,PsycINFO,CINAHL(护理与联合卫生文献累积索引),和ClinicalTrials.gov试验注册库及世界卫生组织临床试验注册平台(WHO ICTRP)。我们还手工检索了检索到的相关研究和系统综述的参考文献。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使用COCPs治疗育龄妇女经手术中视觉诊断为子宫内膜异位症相关症状的随机对照试验 (Randomised clinical trial, RCT)。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研究质量并提取数据。一名综述作者是相关领域的专家。我们联系了研究的作者以获取更多信息。主要结局是治疗结束后疼痛(痛经)的自我报告。

主要结果: 

五项试验(612名女性)符合纳入标准。只有三项试验(404名女性)提供了适合分析的数据。

复合口服避孕药对比安慰剂

两项试验将COCP与安慰剂对比。这些研究都是高偏倚风险的。使用GRADE评分对结局评估(治疗结束时的自我报告的疼痛(痛经)),证据的质量为非常低。证据由于不精确而被降级,因为它是基于1个小样本的试验且基于视觉模拟量表的数据可信区间很宽。似乎有药物公司在试验中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予以资助。

与安慰剂相比,使用COCP的患者在治疗结束时自我报告的疼痛症状有所改善,表现为痛经评定量表(0-3分)分数较低(平均差(MD)-1.30,95%CI= -1.84 - -0.76;1项RCT,96名女性;非常低质量证据)、痛经视觉模拟量表(没有评分细节)分数较低(MD=-23.68,95%CI= -28.75 - -18.62;2项RCT,327名女性;非常低质量证据),以及从基线到治疗结束,月经疼痛减轻(MD=2.10,95%CI= 1.38 - 2.82;1项RCT,169名女性;非常低质量证据)。

复合口服避孕药对比其他药物疗法

1项统计效能低的试验对比了COCP与另一种药物治疗(戈舍瑞林)效果。这项研究偏倚风险很高;试验没有使用盲法,也没有足够的细节来判断分配隐藏和随机。使用GRADE评分对结局进行评估(治疗结束时的疼痛(痛经)自我报告),证据的质量从低到非常低。

在治疗结束时,戈舍瑞林组中的女性发生了闭经,因此无法就主要结局进行组间比较。在六个月的随访中,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接受 COCP 治疗和戈舍瑞林治疗的女性在痛经视觉模拟量表得分 (1-10分) (MD=-0.10, 95%CI=-1.28 - 1.08;1项RCT,50 名女性; 非常低质量的证据)或口头评分(0-3分)方面(MD=-0.10, 95%CI=-0.99 - 0.79;1项RCT, 50名女性; 非常低质量的证据)存在差异。在六个月的随访中,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COCP 和戈舍瑞林在基于视觉模拟量表(风险比率(RR) 0.36,95%CI =0.02 - 8.43;1项RCT,50名女性;非常低质量的证据) 或口头评分表(RR=1.00, 95%CI=0.93 - 1.08;1项RCT, 49名女性;低质量的证据)报告的疼痛完全消失这一结局上存在差别。

翻译备注: 

译者:刘雪寒;审校:梁宁,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8年10月23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