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群体性戒烟方案能否帮助人们戒烟?

背景

有一种疗法可帮助试图戒烟的人,为他们提供基于群组性的支持。参与者需要与经过专业培训的主持者定期会面。该疗法方案包含多个部分。其显著性的优势在于参与者可以互相提供支持与鼓励。该项研究结果显示,参与者在开始群体性疗法方案开始,至少6个月后,就不再吸烟。

研究特征

文章共纳入66个试验,以比较基于群体性治疗方案和其他类型支持疗法,或是比较不同类型的组别治疗方案。检索更新至2016年5月。

结果&证据质量

在13项试验(4395名参与者)中,对照组予以自助疗法方案。基于群体性治疗的效果显示,戒烟的几率从50%增加到130%。这表明如果每100人中有5人通过自助疗法可以戒烟至少6个月,那么每100人中就有8-12人可能通过群体性疗法成功戒烟。由于研究中尚未详细报告使用方法以排除可能存在的偏倚,经判断,本项证据的质量是适中的。在14项试验,7268名参与者中,也有研究证据比较了群体性疗法和专业健康服务人员的建议或简单的治疗疗法,尽管这其中的差异更为细微和多变。由于存在多变性和潜在风险的偏倚,本项证据为低质量证据。在9项试验,1098名参与者中,也有低质量证据的研究并未提供对照组在某种帮助下的疗效。在6项试验,980名参与者中,比较了群体性治疗模式和个人面对面咨询模式,也尚未有迹象表明其中一种疗法比另一种更有用。剩下的研究比较了不同类型的群体性疗法方案,由于它们均没有表明差异性,所以不可能展示出在群体性疗法方案中哪一部分的最有用。

结论: 

相较自助疗法和其他较少的干预措施,群体性疗法更有助于戒烟。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评估,相较个人咨询,是否群体性疗法更有效,或更符合成本效益。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在治疗方案中通过特定的心理治疗,疗效可以超过以上包含在内的支持和技能训练。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群体性疗法为个人提供了学习戒烟相关的行为技巧的机会,并为他们彼此间提供精神支持。

目的: 

确定群体性行为干预措施对长期戒烟的影响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16年5月检索了Cochrane烟草成瘾组专业注册库(Cochrane Tobacco Addiction Group Specialized Register),使用“行为疗法”(behavior therapy),“认知疗法”(cognitive therapy),“心理疗法”(psychotherapy),或“群体疗法”(group therapy)等术语。

纳入标准: 

纳入的研究为随机对照试验,对照组予以自助疗法,个人心理辅导,另一种干预措施,或不给予干预措施(包括常规治疗或候补名单控制)。还涉及比较了多个群体性治疗方案的试验。将这些试验纳入到至少两个组别讨论中,并在项目开始后至少6个月的时间里对吸烟状况进行随访。排除了一些涉及到群体性疗法的积极治疗和安慰剂配以试验药物的试验,但不包括含有阶乘设计的试验。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评论作者对参与者提取数据,一式两份,干预措施用以组别和控制,包括治疗方案时长、强度和主要部分、结果测量、随机化的方法和随访的完整性。主要的结果测量指标是以戒烟至少6个月后随访吸烟的参与者为基线。在每个试验中,界定最严格的戒烟指标,以及可用的生化确认率。并分析了失访参与者是由于继续吸烟。对戒烟的相对危险度分析了其影响。在可能的情况下,运用固定效应(Mantel-Haenszel)模型进行了meta分析(meta-analysis)。通过每个研究和其间比较,基于Cochrane偏倚风险工具和评分标准(GRADE),评估了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共有66个试验符合我们的入选标准,以进行一个或多个比较回顾。其中13项试验比较了群体性治疗方案和自助疗法方案;采用群体性治疗方案可增强戒烟效果(N=439,相对危险度(RR)1.88,95%可信/置信区间(CI)1.52~2.33,3.89,I2=0%)。经判断,证据的等级(GRADE等级)质量适中,由于一小部分研究存在低风险偏倚,使得等级降低。其中14项试验比较了群体性治疗方案和通过健康服务人员获得的简单治疗支持。对戒烟效果有小幅增加(N=7286,RR=1.22,95%CI=1.03~1.43,I2=59%)。经判断,证据的等级质量低,由于不一致性和风险偏倚,使得等级降低。此外,通过比较群体性治疗方案和无干预措施的疗效,9项试验为低质量等级证据(N=1098,RR=2.60,95%CI=1.80~3.76,I2=55%)。6项试验中显示,尚未发现有证据表明群体性治疗比类似强度的个人咨询治疗更有效(N=980,RR=0.99,95%CI=0.76~1..28,I2=9%)。群体性治疗方案包含可增加认知和行为的技巧,但相较同等时长或不包这些部分更短时长的治疗方案,群体性治疗方案不能显示出其更有效。

翻译备注: 

译者:鲁春丽,审校:李迅。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5月31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