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性扩展访谈改变患者医疗专业保健

目前已建立了很多方法来改善为病人的医疗保健服务,其中之一就是提供教育性扩展访谈。由受过训练的人员在临床医生工作的地方对其进行访谈并提供如何改进其临床实践的信息。提供的信息可能包括对他们的绩效反馈、或克服改变过程中的障碍。这些面对面访谈的形式也被称为教育详述、学术详述和教育访谈。

本综述检索到69篇评价EOVs的研究。EOVs可改善提供给病人的医疗保健服务。当试着去改变医生的药品处方时,EOVs能够持续地产生微弱影响,这具有潜在的重要性当成千上百的病人受到影响时。对于其他形式的医疗专业实践,例如筛选试验,EOVs促使其产生低到中等不同程度的改变,但何种因素导致了这种差异以及如何导致,仍无法

结论: 

单独的EOV或合并其他干预措施对开处方行为的影响研究结果较为一致,影响小但是具有潜在的重要性。而其对其他专业行为具有从低到中等不同程度的影响效果,但这种差异无法由本综述进行解释。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教育性扩展访谈(EOVs访谈)被认为是一种可以改善卫生保健服务的干预措施。这种面对面访谈的形式被称作以大学为基础的教育详述、学术详述及教育访谈。

目的: 

评价EOVs对医疗专业实践或患者结局的影响。

检索策略: 

为了此次更新,我们检索了截止至2007年3月Cochrane EPOC register中的文献。在原始系统评价中,我们检索了包括MEDLINE和CINAHL在内的很多文献数据库。

纳入标准: 

纳入的随机试验,采用了一些客观指标测量EOVs对医疗专业实践或医疗结果的影响。EOV被定义为由一个受过专门培训的人,在医疗人员的工作场所中对其进行个人访谈。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位评价者独立收集资料和评估研究质量。我们用气泡图(bubble plots)和盒形图(box plots)可视化审查数据,采用定量和定性分析,用Meta-回归分析异质性的潜在来源。我们假设了8个因素去解释效果估计值间的差异。在主要的视觉及统计分析中,仅对有二分类变量结局,基线数据且偏倚风险低或适中的研究进行分析,这些研究的干预需要包括EOV并与无干预对照。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包括一万五千多名医疗专业人员在内的69篇研究。其中的28篇研究(34个对照)计算了中位数及四分位间距。与期望实践相符程度的中位校正后风险差(RD)为5.6%(四分位间距:3.0% - 9.0%)。就开处方行为而言,校正后RDs高度一致(17个对照,中位数:4.8%,四分位差:3.0% - 6.5%),但是其他不同形式的医疗行为间的差异较大(17个对照),中位数是6.0%,四分位差:3.6% - 16.0%。大量潜在的解释因素(8个)限制了Meta-回归分析的开展,且只有31个对照,尚无法提供在对校正后RDs存在差异,尚无法提供令人信服的解释。18个对照有连续型变量结果,中位校正后相对改善为21%(四分位间距:11% - 41%)。有8篇试验(12个对照)将包括EOV的干预措施与其他形式的干预(通常是稽查与反馈)作比较,包括EOV的干预措施效果略微优于稽查与反馈。只有6篇以头对头比较方式评价了不同形式的访谈。3个试验比较了个别访谈与团队访谈,结果是不分优劣。

翻译备注: 

更新译者:王迪,审校:孙瑾,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7月15日。原译者:中国循证卫生保健协作网。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翻译时间:2012年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