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低出生体重儿风险增加的妇女提供怀孕时期的支持

问题是什么?

如果婴儿出生在37周前,或者因为母亲在怀孕期间营养不良婴儿出生细小所导致的婴儿出生体重低。贫困可能导致营养不良,不健康的生活环境,感染风险增加以及日常生活中压力增加。与社会边缘化相关的社会耻辱感也是压力的原因。孕期生长受限的婴儿更有可能在出生时死亡或患有健康问题。

为什么这很重要?

许多国家为那些被认为有低出生体重儿风险的妇女提供特别援助的计划,这些计划包括情感支持、家访等直接援助、到诊所预约的交通援助或帮助履行家居服务、以及指导和咨询等信息支持。我们为生育低出生体重儿的高风险的孕妇评估提供额外社会支持的计划与常规护理效果的对比。

我们发现了什么证据?

我们在2018年2月5日检索了证据。我们纳入了21项随机对照试验,其中11,246对母婴为本综述提供了结果。额外的社会支持包括信息、家访、电话和压力管理。大多数结果总体上是中等质量证据,无法将自己所在的分组设盲。

我们发现,在孕期获得额外社会支持,低出生体重儿(16项研究,11,770名婴儿)或出生过早(14项研究,12,282名婴儿)的可能性略低。两组婴儿出生时死亡数量相似(15项研究,12,091名婴儿)。然而,获得额外社会支持的妇女在孕期入院的可能性下降(4项研究,787名妇女),或剖宫产数量下降(15项研究,9550名妇女)。有额外社会支持的妇女患产后抑郁的可能性下降(1项研究,1008名妇女)。围绕病患满意度的结果参差不齐,一项研究报告指出支持组更满意,而另一项研究表明,常规护理组的女性更满意。如果社会支持是由训练有素的非专业人员或健康专业人员提供,结果似乎并无不同。

这意味着什么?

虽然在孕期提供额外社会支持的计划不太可能防止低出生体重或早产(怀孕37周之前),但它们可能有助于降低产前住院以及剖宫产。

基于本综述涉及的结果,额外的社会支持不足以改善妊娠结局。造成不良妊娠结局的因素需要通过社会变革来改善母亲及其新生儿的健康状况。

结论: 

孕妇需要家庭成员、朋友和健康专业人员的关怀和支持。虽然在孕期提供额外社会支持的方案对低出生体重儿或妊娠37周前出生的比率产生的影响不大,并且对死产或新生儿死亡没有影响,但它们可能有助于降低剖宫产率和产前住院率。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研究一致表明社会不利因素与低出生体重之间的关系,许多国家为那些被认为有低出生体重儿风险的妇女提供特别援助的计划,许多国家都有为那些有低出生体重儿风险的妇女提供特殊援助的方案。这些方案在本文中统称为额外的社会支持,可能包括情感支持给予个人被爱和关心的感觉,有形/工具支持以直接帮助/家访和信息支持,和咨询等信息支持通过提供建议、指导和咨询。这些方案可由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经过专门培训的非专业人员、或非专业人员和专业人员组成的多学科专家组递交。本文是一篇更新综述,2003年首次发表,并于2010年更新。

目的: 

主要研究目的是评估为早产儿(小于37周)或出生体重小于2500克的高风险孕妇提供额外社会支持(情绪的、工具/有形的和信息的)的方案与常规护理效果的对比。次要研究目的是确定有效的支持是否与发病时间(早期妊娠对比晚期妊娠)或提供者类型(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或非专业人员)有关。

检索策略: 

在本次更新中,我们于2018年2月5日搜索了Cochrane妊娠和分娩的试验注册库(Cochrane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s Trials Register),ClinicalTrials.gov,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以及检索研究的参考文献目录。

纳入标准: 

经专业人员(社会工作者、助产士或护士)或受过专门训练的非专业人员在高危妊娠期间获得额外社会支持与常规护理进行的随机试验。我们将额外的社会支持定义为某种形式的情感支持(例如关怀、同理心、信任)、有形/工具支持(例如预约到诊所的交通补助、家访和补助电话,帮助履行家居服务)或信息支持(关于营养、休息、压力管理、使用酒精/娱乐性药物的建议和咨询)。

资料的收集与分析: 

两名综述作者独立评估纳入试验的质量和偏倚风险,进行资料提取并检查其准确性。我们使用GRADE方法来评估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本更新的综述共包括25项研究,其中21项研究纳入了11,246名母亲及其婴儿的数据结果。我们评估纳入研究的总体偏倚风险为较低或不明确,主要是因为有限的报告或随机化产生或隐藏的不确定性(这导致我们将大多数结果的质量降级为中等),以及设盲参与者的不可实现性。

与常规护理相比,为有风险的孕妇提供额外社会支持的方案可能会略微减少出生体重低于2500克的婴儿数量,从每千人127人减少到每千人120人(风险比(RR)0.94, 95%CI 0.86-1.04; 16项研究,n=11,770;中等质量证据),减少胎龄小于37周的婴儿出生数量,从每千人128人减少到每千人117人(RR 0.92, 95%CI 0.84-1.01,14项研究,n=12,282;中等质量证据),但这两种结果汇总的效应量的置信区间刚刚超过无效线,表明影响均不大。死产/新生儿死亡在两种干预措施之间几乎没有统计学差异(RR 1.11, 95%CI 0.88-1.41; 15项研究,n=12,091;低质量证据)。与对照组相比,中等质量的次要结果表明社会支持组中剖宫产数量有所减少(从每千人215例到每千人194例; RR 0.90, 95%CI 0.83-0.97; 15项研究,n = 9550);每位参与者产前入院的数量减少(RR 0.78, 95%CI 0.68-0.91; 4项研究; n = 787);平均住院事件数减少(均差 -0.05,95%CI -0.06- -0.04; 1项研究,n = 1525)。

在涉及这些结果的研究中,产后抑郁症和病患满意度均以不同的方式报道,因此我们无法将数据纳入meta分析。其中一项研究中,产后抑郁症患者在分娩后8-12周按照Edinbugh产后抑郁量表进行筛查结果为阳性者,社会支持组的产后抑郁率似乎略低(RR 0.74, 95%CI 0.55-1.01; 1项研究,n=1008; 中等质量证据)。在另一项研究中,支持组在分娩后6周自我评估报告的指标中,产后抑郁率稍低,(RR 0.85, 95%CI 0.69-1.05; 1项研究,n = 458; 低质量证据)。一项含有较高女性比例的研究报告,他们的产前护理对支持组非常有帮助(RR 1.17, 95%CI 1.05-1.30; 1项研究,n = 223;中等质量证据),尽管在另一项研究中结果也类似。另一项研究评估了额外支持组中945名患者中有51名患者对产前护理的满意度评为“不好”,而常规护理组中有942名患者中45名患者对产前护理的满意度评为“不好”。

没有研究考虑过婴儿的长期发病率,所有研究均未报告该项结果。分组分析表明,当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或受过训练的非专业人员提供支持时,效果是一致的。

所有研究中对额外社会支持包括情感支持,家访等有形的支持和信息支持的结果基本一致。

翻译备注: 

译者:伍玲、黄志超 香港中文大学妇产科;审校:李迅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