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心理學模型「心智理論」,回顧自閉症類群障礙患者所使用的介入法

背景

心智理論」(Theory of Mind) 模型主張,自閉症類群障礙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 的患者極難理解別人的心智,即他人的情緒、情感、信念和思想。曾有學者表示,此種現象可能潛藏於ASD患者所經歷的許多其他困難,包括社交和溝通問題,以及某些懷疑的行為。因此,有些試驗曾企圖教導ASD患者心智理論和相關技巧。

回顧問題

此次文獻回顧的目的在於探索 a)教導自閉症患者心智理論技巧是否可行,以及 b)此項證據是否支持心智理論模型。由於「心智理論」可能仰賴相關基本技巧的發展,包括相互注意力 (與另一個人分享自己的關注焦點)、根據臉部表情或敘述內容辨識其他人的情緒,以及模仿其他人,因此我們納入不只教導心智理論本身,也教導相關技巧的介入試驗。

試驗特性

我們找到22篇研究試驗,包含695名受試者,報告關於心智理論的介入療效。我們收集截至2013年8月7日為止仍然流通的證據。

重要結果與證據品質

儘管所有試驗均採取高品質的基本方法學 (隨機對照試驗),但對於試驗設計不良和某些層面的報告,仍然存有疑慮。不過有部分證據顯示,可教導ASD患者心智理論或相關技巧,目前也有些品質不佳的證據指出這些技巧可以繼續維持、類化到其他情境,或教導心智理論可影響與發展有關的能力。舉例來說,雖然極少見,但是已教給患者的技巧,可以類化到新的情境之下,例如在進行介入時,患者可與治療師以外的另一位成人產生相互注意力。新技能未必能隨著時間持續保持。這項證據暗指心智理論模型,與ASD的教育和臨床實務少有關聯。必須進行採取縱貫式設計、採用更適當的結果測量,以及較高通報標準的進一步研究,才能闡明這些議題。由於心智理論模型的具體細節仍持續發展,因此這些試驗尤其重要。

作者結論: 

雖然有些證據顯示可教導ASD患者ToM或前導技巧 (precursor skill),但對於技巧的維持、在其他環境的類化 (generalisation) 或對相關技巧的發展性影響等,相關證據極少。此外,結果與測量方法的不一致,顯示證據品質「極低」或偏「低」,以致我們並無把握若累積高品質的證據之後,這些正向影響的跡象仍能繼續維持。必須進一步進行大規模收錄樣本的長期試驗,以便闡明ToM連結介入的療效,以及ToM模型本身的解釋價值。繼續精細改良ToM模型,或許可以發展出更好的介入法,能對病童的發展產生影響,甚至高於迄今為止仍在進行研究的介入法。

閱讀完整摘要
背景: 

「心智理論」(Theory of Mind, ToM) 模型主張,自閉症類群障礙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 的患者極難理解別人的心智,即他人的情緒、情感、信念和思想。心智理論可解釋ASD患者一部分的社交及溝通行為特性,對研究和實務具有重大影響。心智理論指出可成功教導ToM的介入,能對患者的行為和結果產生深遠的影響。

目標: 

回顧以ToM模型為基礎的介入,對ASD患者的療效。

搜尋策略: 

我們在2013年8月搜尋了CENTRAL、Ovid MEDLINE、 Embase、CINAHL、PsycINFO、ERIC、Social Services Abstracts、AutismData 和2個試驗註冊,此外也搜尋相關論文的參考文獻清單、聯絡這個領域的作者,並用人工的方式搜尋一些期刊。

選擇標準: 

我們依據是否提及適用的介入 (以4種明確定義的方式與ToM連結)、呈現新的隨機對照試驗資料,以及受試者已確診罹患1種自閉症類群障礙等標準,選擇納入本次文獻回顧的試驗。由2位文獻回顧作者獨立選擇試驗,必要時由第3位作者裁決。

資料收集與分析: 

由2位文獻回顧作者,獨立評估偏差風險和萃取資料;必要時由第3位作者負責仲裁。大部分的試驗不符合後設分析 (meta-analysis) 的納入條件,主要原因為方法學和結果測量不一致。本次文獻回顧進行3項小型後設分析。

主要結論: 

本次文獻回顧納入22篇隨機試驗 (N = 695)。這些試驗的試驗國家、樣本數、受試者年齡、介入施行方式以及結果測量,均有相當大的差異,各類別的偏差風險也不盡相同。只有極少數的試驗針對受試者和試驗人員執行適當的盲性程序,且經判斷部分試驗在結果評估者的盲性處理也具有高偏差風險。也有證據顯示,在產生序號 (sequence generation) 和分組隱匿 (allocation concealment) 有些偏差。並非所有試驗所通報的資料,均落入本文獻回顧事先定義的主要結果類別範圍,相形之下,許多試驗所報告的測量結果具有介入特異性 (例如情緒辨識 [emotion recognition])。各結果類別中採用的測量方式範圍廣泛,而將測量結果混雜則使結果解讀變得更為複雜。

我們依據介入目標/主要結果測量,將試驗歸類為4個主要類別,包括情緒辨識試驗 (emotion recognition study)、相互注意力和社交溝通試驗 (joint attention and social communication study)、模仿試驗 (imitation study) 和教導ToM試驗,並在前2個類別內,劃分出適合針對有限幾個重要結果進行後設分析的試驗子類別。

根據來自3篇試驗的個別結果,對溝通測量具正面影響的證據品質極低。有11篇試驗針對社交互動測量通報介入的混合結果,但證據品質偏低;有4篇試驗針對一般溝通測量通報混合結果,但證據品質極低;有4篇試驗針對ToM能力測量通報混合結果,但證據品質極低。

我們得到的後設分析結果顯示,與平均智力的人合作,並以各年齡組的情緒辨識為目標的介入,對目標技能具有正面影響 (使用臉部照片進行測驗) (平均增加0.75分,95%信賴區間 [confidence interval, CI] 為0.22至1.29分,Z = 2.75,P < 0.006,4篇試驗,N = 105)。治療師引導的相互注意力 (joint attention) 介入,可促使兒童和成人互動時,產生更多相互注意的行為 (平均增加0.55分,95% CI為0.11至0.99分,Z = 2.45,P值 = 0.01,2篇試驗,N = 88)。進一步的分析結果略微動搖這項結論,因為並無明確證據證實此項介入,對展開相互注意力具有影響 (使用標準評估工具進行測量) (平均增加0.23分,95% CI為-0.48至0.94分,Z=0.63,P值=0.53,3篇試驗,N=92)。並無明顯的不良作用。

翻譯紀錄: 


翻譯者:臺北醫學大學實證醫學研究中心
本翻譯計畫由衛生福利部補助經費,臺北醫學大學實證醫學研究中心、台灣實證醫學學會及東亞考科藍聯盟(EACA)統籌執行。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