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性障碍治疗

妄想性障碍是一种精神疾病,其唯一或主要症状是长期存在妄想(出现奇怪信念)。妄想分为几种类型。一些患者会感受到被迫害感,一些会因幻想患有自身尚没有的疾病而引起焦虑情绪。人们可能出现夸大妄想,让他们感觉自己身居高位或是名人。妄想也可能涉及到嫉妒他人或对身体形象有奇怪想法,例如认为他们有一个特定的身体缺陷。

妄想性障碍被认为很难治疗。抗精神病药物,抗抑郁药和情绪稳定药物经常被用来治疗这种精神疾病,并且人们对心理疗法用于治疗妄想性障碍也越来越感兴趣,如心理治疗和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arpy, CBT)。

本文旨在评估目前所有妄想性障碍疗法的有效性。我们在2012年检索了随机对照试验。作者发现检索到的141篇文献中只有一项涉及17人的随机分组试验是符合的。改研究对比了CBT与支持性心理疗法对妄想障碍患者的疗效。患者已经在服用药物,并且在试验进行过程中仍然继续服用。本综述没有纳入有关任何类型药物用于治疗妄想性障碍的研究或试验。

对于纳入的研究,我们可以使用的信息是有限的。很难下确切的结论,并且没有证据表明可以改善人们的行为和整体心理健康。更多的患者在早期退出了支持心理治疗组,但由于样本量较少,整体组间差异不足以得出哪一种疗法更优的结论。尽管结果表明CBT对社会自尊这一结局有积极作用,但是该结果受限于只有一篇研究且数据质量低,并且该结果与人们的社会或日常功能不相关。

目前,总体缺乏关于妄想性障碍治疗的高质量的循证信息,并且当前证据不足以支持对任何妄想性障碍疗法作出推荐。在发现这些证据之前,有关治疗妄想性障碍的治疗多采用对其他精神障碍和精神健康问题有效的疗法。

未来需要进一步进行大规模和高质量的研究。可以通过开展专门针对妄想性障碍患者进行治疗的研究来改善。

Ben Gray,高级研究员,麦克林基金会(MacPin Foundation)http://mcpin.org/

结论: 

尽管国际上已经将此病归于疾病分类系统(如ICD-10和DSM-5)中的精神病类范畴,但是仍然缺少关于妄想性障碍的高质量的随机试验。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为妄想性障碍患者提供任何类型的治疗建议。我们发现的证据是有限的,并不足以推广于妄想性障碍患者人群。在发现进一步的证据之前,采用对提供其他精神障碍具有疗效的治疗似乎是合理的。在这一领域需要进一步研究,可以通过两种方式:首先,专门针对妄想性障碍患者进行随机试验,其次,在针对多种精神病患者开展的大样本研究中,高质量报告妄想性障碍患者群体的数据。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妄想性障碍通常被认为难以治疗。经常使用抗精神病药物进行治疗,目前采用心理疗法(如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CBT))来治疗妄想障碍的潜在作用越来越受关注。

目的: 

评价药物治疗(抗精神病药、抗抑郁药、心境稳定剂)与心理治疗对比安慰剂治疗妄想性障碍的有效性。

检索策略: 

检索Cochrane精神分裂症组试验注册库(Cochrane Schizophrenia Group's Trials Register)(2012年2月28日)。

纳入标准: 

有关妄想性障碍治疗的随机对照试验。

数据收集与分析: 

所有研究者独立提取纳入的1篇研究的资料。对于二分类变量,使用固定效应模型,在意向性分析的基础上计算风险比(Risk Ratios, RR)及其95%可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 CI)。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计算主要结局的说明性比较风险。对于连续型变量,我们利用固定效应模型估计组间平均差(Mean Differences, MD)。对纳入研究进行风险偏倚评估,并使用GRADE方法评估证据的质量。

主要结果: 

尽管初步检索到141篇研究,只有一项随机试验符合纳入标准。纳入的研究为一项涉及17人的小样本试验,目的是比较CBT与注意力安慰剂(支持性心理治疗)对妄想症患者治疗有效性。大多数参与者已经在服用药物,并且试验过程中继续服用药物。由于数据报告较差,我们无法纳入任何一项针对任何类型药物的随机试验,这使我们没有这些试验的可用数据。对于纳入研究,可用数据有限,各条目风险偏倚差异大,并且样本量小,使得数据解读比较困难。特别是没有关于整体和行为等结果的数据,也没有关于可能的不利影响的任何信息。

使用社会自身评价量表进行评价,显示CBT有助于改善社会自尊(1项RCT,n = 17,MD 30.5,CI 7.51 - 53.49,质量证据非常低),但这只是社会生活中自我价值的一个衡量标准,结果可能并不能完全代表社会功能。接受支持性心理治疗组有更多人在早期退出,比例为6/12,而CBT组退出的比例为1/6,但差异并不显著(1项RCT,n = 17,RR 0.17,CI 0.0 - 1.18,中等质量证据)。对于精神状态这一指标,结果偏斜,难以解释,尤其本研究还是小样本研究。

翻译备注 

译者:李欣霖,审校:梁宁。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6月29日。

Tools
Information
共享/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