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直肠癌氟尿嘧啶给药途径比较:口服或静脉滴注

背景

静脉注射(IV)氟尿嘧啶是结直肠癌(CRC)化疗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实际上如果口服氟尿嘧啶药片能获得与静脉注射一样的效果并且同样安全,患者更喜欢口服药片,因为口服更容易接受,更方便。

系统综述问题

我们比较了口服和静脉注射氟尿嘧啶治疗结直肠癌患者的疗效,我们把患者分为两类,一类接受以治愈为目的的化疗,另一类接受姑息性化疗,因为他们的肿瘤不能手术切除或已经转移(已扩散到身体的其他地方)。

研究特征

该系统综述更新至2016年6月。我们纳入了44个随机对照试验,共23150例患者,这些研究都在比较氟尿嘧啶口服和静脉给药的不同。所有的研究都包括男性和女性患者,没有研究包括18岁以下的个体。

主要结果

在以治愈为目的的结直肠癌患者中,接受口服和静脉治疗的患者无病生存期(DFS)和总生存期(OS)没有差异。就严重的副作用而言,接受口服治疗的患者和接受静脉注射治疗的患者有相似的腹泻风险。接受口服治疗的病人更容易出现手足皮疹,但比接受静脉注射治疗的患者出现白细胞数减少(中性粒细胞减少)的可能性更小。

在接受姑息性化疗的结直肠癌患者中,总体而言,接受口服治疗的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比接受静脉治疗的患者短。使用两种口服药治疗(优福定或呋喃氟脲嘧啶,和恩尿嘧啶配合口服5-氟尿嘧啶(5-FU))导致口服治疗患者相比静脉治疗PFS更短。使用其他三种口服制剂(卡培他滨,替吉奥(S-1),和去氧氟尿苷)的患者,PFS接近静脉治疗。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治疗的患者总生存期没有差异。就严重的副作用而言,接受口服治疗的病人更容易出现腹泻和手足皮疹,但与那些接受静脉注射治疗的患者相比,白细胞减少的可能性更小。

证据质量

作者评估主要结局的证据质量(DFS和PFS)为中度;降级的主要原因是研究设计问题。接受治疗性和姑息性化疗患者的总生存期的证据质量很高。副作用的证据质量从非常低到中度不等,并且由于研究设计的问题、不同研究结果或数据不足而被降级。

结论: 

这篇系统综述的结果证实,当前临床治疗广泛应用的口服氟尿嘧啶治疗疗效与静脉氟尿嘧啶治疗疗效接近。恩尿嘧啶联合口服5-FU在结直肠癌的姑息治疗上PFS和OS稍差,不过恩尿嘧啶已不再开发。口服和静脉氟尿嘧啶类药物有不同方面的副作用;未来的研究可能集中在探究这些差异背后的原因上。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如果口服化疗效果尚可,患者更倾向于口服而不是静脉的姑息化疗。我们比较了结直肠癌化疗药氟尿嘧啶口服和静脉给药的疗效和安全性。

目的: 

比较使用治疗性或姑息性疗法的结直肠癌患者通过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给药的效果。

检索策略: 

我们于2016年6月检索了Cochrane临床对照试验数据库(CENTRAL;2016年,第5期),MEDLINE OVID, Embase OVID,SCI科学引文数据库。我们还检索了5个临床试验注册库、一些会议论文集,以及研究报告和系统综述的参考文献列表。我们联系了制药公司,以获取更多的相关研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了比较使用治疗性或姑息性疗法的结直肠癌患者,通过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给药的效果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

数据收集与分析: 

三位综述作者独立提取数据,并评估偏倚风险。我们评估了Cochrane风险偏倚工具的7个条目和3个附加条目:结局评估和/或随访的时间表;意向性分析的使用;以及两组基线的可比性。

主要结果: 

我们纳入了9个新辅助化疗和/或辅助化疗对结直肠癌治疗疗效的随机对照试验(总共10918名参与者)。35个研究不能手术切除的晚期或转移性姑息性结直肠癌化疗(31项一线研究,两项二线研究,以及两项一线或二线化疗研究)的随机对照试验(共12592名参与者)。所有的研究都包括男性和女性参与者,没有研究包括年龄小于18岁的参与者。

接受治疗性倾向的新辅助化疗和/或辅助化疗结直肠癌患者的疗效

无病生存期(DFS):DFS在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治疗的参与者之间没有显著差异(风险比(HR)0.93,95%可信区间(CI):0.87至1;七项研究,8903名研究对象;中等质量的证据)。

总生存期(OS):OS在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治疗的研究对象之间没有差异(HR0.92,95%CI:0.84至1;七项研究,8902名研究对象进行了分析;高质量证据)。

≥3级不良事件(AEs):口服氟尿嘧啶的患者经历等级≥3中性粒细胞/粒细胞减少症(OR:0.14,95%CI:0.11至0.16;七项研究,8087名参与者;中等质量的证据),口腔炎(OR:0.21,95%CI:0.14至0.30;五项研究,4212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以及任何等级≥3不良事件(OR0.82,95%CI:0.74至0.90;五项研究,7741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相对较少。口服氟尿嘧啶的患者经历≥3级手足综合征相对较多(OR 4.59,95%CI:2.97至7.10;五项研究,5731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在以下不良反应事件的发生率上无显著差异:腹泻≥3级(OR1.12,95%CI:0.99至1.25;九项研究,9551名参与者;极低质量证据),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OR 0.59,95%CI:0.18至1.90;四项研究,2925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呕吐(OR1.05,95%CI:0.83至1.34;八项研究,9385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恶心(OR1.21,95%CI:0.97至1.51;七项研究,9233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黏膜炎(OR0.64,95%CI:0.25至1.62;四项研究,2233名参与者;极低质量证据),和高胆红素血症(OR1.67,95%CI:0.52至5.38;三项研究中,2757名参与者;极低质量证据)。

姑息治疗晚期不可切除的或转移性结直肠癌化疗疗效

无进展生存期(PFS):总体来说,口服治疗的PFS不如静脉氟尿嘧啶治疗的参与者(HR1.06,95%CI1.02至1.11;23项研究,9927名参与者;中等质量的证据)。同时,当使用优福定/呋喃氟脲嘧啶或恩尿嘧啶联合口服5-氟尿嘧啶(5-FU)时,口服治疗相比静脉氟尿嘧啶治疗PFS更差。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个体治疗,在使用卡培他滨、去氧氟尿苷或替吉奥(S-1)时,PFS没有差异。

总生存期:总体来说,总生存期在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治疗的参与者之间无显著差异(HR1.02,95%CI:0.99至1.05;29项研究,12079名参与者;高质量证据)。当静脉给予恩尿嘧啶和口服5-氟尿嘧啶(5-FU)时,口服治疗的总生存期不如静脉氟尿嘧啶治疗。

疾病进展时间(TTP):口服治疗的TTP不如静脉氟尿嘧啶治疗的参与者(HR1.07,95%CI:1.01至1.14;六项研究,1970名参与者;中等质量的证据)。

客观反应率(ORR):客观反映率在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治疗的参与者之间无差异(OR0.98,95%CI:0.90至1.06;32项研究,11115名参与者;中等质量的证据)。

≥3级不良事件:口服氟尿嘧啶经历的等级≥3中性粒细胞/粒细胞减少(OR0.17,95%CI0.15至0.18;29项研究,11794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OR0.27,95%CI:0.21至0.36;19项研究,9407名参与者;中等质量的证据)、口腔炎(OR0.26,95%CI: 0.20至0.33;21项研究,8718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黏膜炎(OR0.17,95%CI: 0.12至0.24;12项研究中,4962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以及任何等级≥3的不良事件相对较少(OR0.83,95%CI: 0.74至0.94;14项研究,5436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接受口服氟尿嘧啶类药物治疗的受试者中,≥3级的腹泻(OR1.66,95%CI:1.50至1.84;30项研究,11997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和手足综合征出现相对更多(OR3.92,95%CI:2.84至5.43;18项研究,6481名参与者;中等质量的证据)。≥3级的呕吐(OR1.18,95%CI1至1.40;23项研究,9528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恶心(OR1.16,95%CI:0.99至1.36;25项研究,9796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和高胆红素血症(OR1.62,95%CI:0.99至2.64;九项研究,2699名参与者;低质量证据)在口服与静脉氟尿嘧啶治疗中没有差异。

翻译备注 

译者:杨鸣;审校:梁宁。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12月16日。

Tools
Information
共享/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