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导洗手预防腹泻

系统综述问题

本Cochrane系统综述总结了一些试验,这些试验评估倡导洗手对在日托中心、学校、社区或医院的儿童和成人的腹泻发病率的影响。检索相关试验至2015年5月27日,我们纳入22个随机对照试验,这些试验实施于高收入国家(HICs)和中低等收入国家(LMICs)。这些试验包含69,309个儿童和148个成年人。

洗手是如何预防腹泻以及如何能够倡导洗手

腹泻导致了许多中低收入国家的五岁以下儿童死亡。引起腹泻的生物体实现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传播是通过被粪便污染的食物和水,或通过人与人接触。排便后洗手,清洗完婴儿的臀部后洗手,准备食物和吃食物前洗手,可以减少腹泻的风险。通过使用海报、传单、漫画书、歌曲、戏剧,对小组或个人进行卫生教育和生殖健康意识的培训,可以倡导洗手。

本综述旨在说明

倡导洗手防止高收入国家的日托机构或学校的儿童大约30%的腹泻发作(高质量证据),并能防止处于中低收入国家学校儿童的一小部分腹泻事件发生(低质量的证据)。在中低收入国家倡导洗手防止约28%的腹泻发生(中等质量的证据)。仅以医院为基础的试验被纳入到本综述中,倡导洗手也使得腹泻发生均值明显减少(中等质量的证据)。这基于参加者很少的试验,因此就需要更多的试验证实这一点。在所有的设置中,比起对照组,干预组中倡导洗手使相关手部卫生行为改变得到了更多的促进(从低到高质量的证据)。所纳入的试验没有评估倡导洗手对腹泻相关的死亡、五岁以下儿童全因死亡、倡导洗手活动的成本效益上的作用。

结论

倡导洗手的干预措施能使高收入国家儿童日托中心和低中等收入国家的社区居民腹泻事件减少约30%。然而从长远来看,尚无充足证据提示如何帮助人们保持洗手的习惯。

结论: 

倡导洗手的干预措施能使高收入国家儿童日托中心和低中等收入国家的社区居民腹泻事件减少约30%。然而从长远来看,尚无充足证据提示如何帮助人们保持洗手的习惯。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在低、中等收入国家中,180万个儿童由于腹泻导致死亡。在阻断致腹泻病原体传播的众多卫生促进干预措施中,洗手是其中之一。

目的: 

评估在儿童及成人中倡导洗手习惯对预防腹泻发生的干预效果。

检索策略: 

2015年5月27日,我们检索了来源于Cochrane Infectious Diseases Group Specialized Register, CENTRAL (Cochrane图书馆,2015年第5期), MEDLINE(1966年至2015年5月27日), EMBASE(1974年至2015年5月27日), LILACS(1982年至2015年5月27日), PsycINFO(1967年至2015年5月27日), Science Citation Index 和 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1981年至2015年5月27日), ERIC(1966年至2015年5月27日), SPECTR(2000年至2015年5月27日), Bibliomap(1990年至2015年5月27日), RoRe,一些灰色文献(2002年至2015年5月27日),并检索了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荟萃注册对照试验(mRCT)和文后所列的参考文献(截止到2015年5月27日)。此外,我们还联系了该领域的研究者及相关组织机构。

纳入标准: 

纳入随机对照试验和组群随机对照试验,就腹泻事件对倡导儿童及成人洗手和没有进行干预措施进行了比较研究。

数据收集与分析: 

三位评价者独立评价了试验的纳入合格性,提取资料并评价了偏倚风险。条件恰当时,我们对儿童日托中心或学校,社区,医院设置等进行了分层分析。发病率比(IRR)是采用逆方差分析(Generic inverse variance method)和随机效应模型,并计算95%可信区间(CIs)。我们根据GRADE标准对证据质量进行评估。

主要结果: 

22个随机对照试验符合纳入标准,其中12个试验是基于高收入国家的儿童日托中心和学校的研究(包含54006位受试者),9个是基于中低收入国家社区的研究(包含15303位受试者),1个则是针对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AIDS)的医院研究(包含148位受试者)。

在高收入国家的儿童日托所或学校,倡导洗手(教育实践,有时提供肥皂)的干预措施使得儿童减少了1/3的腹泻发生率(RR = 0.70; 95% CI = 0.58-0.85; 9个试验, 4664 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并能防止低中等收入国家出现相似的发病率,但是只有埃及城市地区和肯尼亚的两项试验评估了这一点(RR = 0.66, 95% CI = 0.43-0.99; 2项试验, 45,380 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只有3项试验报告了行为改变的结局指标和搜集数据的方式都可能受到偏倚影响。在一项试验中,报告了洗手行为是改善的;而另一项试验报告表示,在提供免费肥皂的肯尼亚,洗手率并没有增长,但肥皂的消耗量却是增加的(数据没有合并,3项试验,1845位受试者,低质量证据)。

在低中等收入国家促进社区人群洗手的干预措施可能预防了大概1/4的腹泻事件(RR = 0.72, 95% CI = 0.62-0.83; 8项试验, 14,726 位受试者,中等质量证据)。然而,这8项试验中,有6项是基于亚洲国家的,只有1项是基于南美和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肥皂是洗手教育过程中免费提供的,并且整体平均效应值大于两个没有提供肥皂的试验(提供肥皂:RR = 0.66, 95% CI = 0.56-0.78; 6项试验, 11,422 位受试者;仅洗手教育:RR: = 0.84, 95% CI = 0.67-1.05; 2项试验, 3304位受试者)。重要提示(吃饭/做饭前、如厕或清洁宝宝屁股后)增加洗手率,并且与对照组的社区试验相较,干预组增加了洗手卫生程序的服从性(行为的结局)(数据未合并:3项试验,3490位受试者,高质量证据)。

一项临床试验针对高危人群进行倡导洗手干预管理有效减少了干预组腹泻平均发生次数(减少1.68)(平均差 = 1.68, 95% CI = 1.93-1.43; 1项试验, 148位受试者,中等质量的证据)。在这项临床试验中,干预组每天洗7次与对照组每天洗3次相比较,洗手频率有所增加(1项试验,148位受试者,中等质量的证据)。

我们没有发现有试验评估或报告了倡导洗手对腹泻相关死亡以及五岁以下全因死亡率的影响。

翻译备注 

原译者:中国循证卫生保健协作网。重庆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翻译时间:2012年。更新翻译:赵楠琦,王莹。审校:王莹。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10月9日。

Tools
Information
共享/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