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疲劳综合征的运动疗法

哪些人可能对这篇综述感兴趣?

•慢性疲劳综合征患者及其家人、朋友

•慢性疲劳领域的专家

•物理疗法领域的专家

•全科医生

为什么这项研究重要?

慢性疲劳综合征(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 CFS)有时也会被称为疲劳症(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 ME)。研究估计,在美国成人中患有CFS的比例是2/1000至2/100。CFS患者通常会有持续疲劳感、关节疼痛、头痛、睡眠问题以及注意力、记忆力下降的症状。这些症状会引起CFS患者活动能力及抗压能力显著下降。由于目前CFS的病因还不明确,因此受CFS影响的人们通常得承受来自家人、朋友和卫生机构专家的误解。英国国立健康与临床优化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 NICE)指南推荐CFS患者采用运动疗法,并且此前有证据回顾表明运动治疗具有良好前景。研究认为运动疗法可以通过帮助人们逐渐恢复日常生活的体力活动以缓解CFS症状。

本文是对于2014年发表的Cochrane综述的更新——此前研究表明运动治疗对于CFS患者有莫大的帮助。在这篇综述发表之后,又有几篇关于运动治疗CFS有效性及安全性的文章发表。

本文旨在回答哪些问题?

•运动治疗比“被动对照”(如等待对照、常规治疗、放松和柔韧训练)更有效吗?

•运动治疗比“阳性对照”(如认知行为治疗,散步及药物)更有效吗?

•运动治疗在和其他治疗方式联合使用时会比单独应用更有效果吗?

•相比于其他治疗方式,运动治疗更安全吗?

本综述纳入了哪些研究?

我们检索了截至2014年5月发表的关于CFS运动治疗的所有高质量研究。所纳入的研究必须是随机对照试验并且研究对象为18岁以上成年人,其中超过90%的人明确诊断为CFS。我们选入了8项研究,一共1518名患者。其中7项研究采用有氧运动,如散步、游泳、骑车或舞蹈;另1项研究采用了无氧运动。大部分研究要求参与者在家每周进行3-5次运动,每次采用不同的运动方式持续5-15分钟。

我们从这些证据中能得出什么结论?

中等质量的证据表明运动治疗与“被动对照”相比,能够更有效地缓解疲劳症状。运动疗法在患者日常躯体功能、睡眠及自我整体评价方面有着积极的影响。

1项研究提示运动疗法比方案更有效地缓解疲劳。然而运动治疗与CBT相比没有明显差异。

运动治疗并不会加重CFS患者的症状。在所有的分组当中几乎没有出现严重的不良事件,不过由于信息有限,我们还不能够得出关于运动疗法安全性的肯定结论。

没有充分的证据能够支持运动疗法在疼痛、健康服务资源、或从运动治疗计划中退出比例方面更为有效。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研究者建议接下来的研究应更着重于挖掘哪一种运动对于CFS患者更有益——合适的强度、理想的时间长度及有利的方式。

结论: 

CFS患者通过运动治疗可能会获益,疲劳感更少,同时没有证据表明运动治疗会恶化结局。对于睡眠、躯体功能和整体自身健康评价方面,我们发现运动治疗都会带来益处。然而在疼痛、生活质量、焦虑、抑郁、脱落率和健康服务资源方面没有能够得出结论。运动治疗带来的好处比散步多,却与CBT相差无几。我们需要更多低偏倚风险的随机试验以找出最优运动治疗干预方案,包括运动类型、持续时间及强度等方面。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慢性疲劳综合征(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CFS)是一组以持续的、医学无法解释的疲劳症状为特征的疾病,包括骨骼、肌肉疼痛、睡眠障碍、头痛以及注意力下降伴随记忆力减退。CFS逐渐成为普遍的、使人虚弱且严重的健康问题。在2004年版综述中提到其治疗方法包括物理干预,例如运动疗法。

目的: 

本研究目的是确定运动疗法(ET)与其他干预措施或对照组对比,对于CFS患者的治疗效果。

•运动疗法对比“被动对照”(例如常规治疗、等待对照组、放松、柔韧性训练)。

•运动疗法对比其他阳性对照(例如认知行为治疗、认知治疗、支持疗法、散步、药物如抗抑郁剂)。

•运动疗法结合其他治疗对比其他治疗措施单独使用(如运动结合药物治疗与单独药物治疗对比)。

检索策略: 

截至2014年5月,我们检索了Cochrane抑郁焦虑神经临床试验注册库(Cochrane Collaboration Depression, Anxiety and Neurosis Controlled Trials Register, CCDANCTR)、Cochrane临床试验注册库(the Cochrane Central Register of Controlled Trials, CENTRAL)及SPORTD数据库,并使用CFS及运动有关的一系列自由词进行检索。我们通过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临床试验平台(至2014年5月)检索未发表或正在进行的临床研究。我们浏览了所检索文献的参考文献,同时咨询了相关领域内的专家。

纳入标准: 

纳入初步诊断为CFS且有能力参与运动疗法的成人患者的随机对照试验。试验将运动疗法与被动对照、心理治疗、散步或药物治疗作对比。

数据收集与分析: 

本文两名作者分别独立完成文献筛选、偏倚风险评估以及数据提取。我们用均数差(mean differences, MDs)、标准均数差(mean differences, SMDs)对连续性变量数据进行数据综合;用相对危险度(risk ratios, RRs)来合并不良事件及脱落情况。每项结局指标均计算总效应值及95%可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 CIs)。

主要结果: 

我们共纳入了8篇随机对照研究,共有1518名患者。其中3篇研究采用了1994年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颁布的诊断标准,5篇采用了牛津诊断标准。运动疗法持续时间从12周到26周不等。7项研究采用不同形式的有氧运动例如散步、游泳、骑车或舞蹈等,并将其有氧运动强度分级为低到极强;另1项研究采用无氧运动。对照组包括被动对照(8篇文献;如常规治疗、放松、柔韧性训练)或CBT(2篇文献)、认知治疗(1篇)、谈话治疗(1篇)、散步(1篇)、药物治疗(1篇)及联合治疗(1篇)。各研究间偏倚风险不同,但对于每一个研究来说,主要结局与次要结局的风险偏倚几乎没有差异。

在8项试验中,研究者对比了运动疗法与“被动”治疗的效果,涉及971名受试者。其中7项研究结果显示运动治疗后患者疲劳程度有所减轻,然而各项研究运用了不同的评分体系:11条目量表(0-11分)(MD -6.06, 95% CI -6.95 — -5.17;1项研究, 148患者;低质量证据);11条目量表(0-33分)(MD -2.82, 95% CI -4.07 — -1.57;3项研究,540名患者,中等质量证据)。14条目量表(0-42分)(MD -6.80, 95% CI -10.31 — -3.28;3项研究,152 名患者;中等质量证据)。所有组别中很少出现严重不良事件(RR 0.99, 95% CI 0.14 — 6.97;1项研究,319患者;中等质量证据),但数据太少以致我们无法得出结论。原文献作者都报道了运动疗法对于睡眠(MD -1.49, 95% CI -2.95 — -0.02;2项研究,323名患者)、躯体功能(MD 13.10, 95% CI 1.98 — 24.22;5项研究,725名患者)和整体自身变化评价(RR 1.83, 95% CI 1.39 — 2.40;4项研究,489 名患者)三方面有积极作用。我们对于其余结局指标数据均无法得出相关结论。

原文献研究者在2项研究(351名患者)中比较了运动疗法与CBT的疗效。1项研究(298名患者)报告了两种干预措施在治疗结束时,使用11条目量表(0-33分)评价疲劳缓解程度无差异(MD 0.20, 95% CI -1.49 — 1.89)。两项研究均未在随访中发现治疗组与对照组在疲劳程度缓解上的差异,分别采用11条目量表(0-33分)(MD 0.30, 95% CI -1.45 — 2.05)和9条目疲劳严重度量表(1-7分)(MD 0.40, 95% CI -0.34 — 1.14)。在两组中均未发现严重的不良事件(RR 0.67, 95% CI 0.11 — 3.96)。我们几乎没有观察到两组在改善躯体功能、抑郁、焦虑和睡眠方面的差异,而对于疼痛、自我感知的整体健康变化、卫生服务资源使用、以及脱落率几个指标,我们无法得出结论。

与其他对照相比,1项研究(320名患者)提示,与散步相比运动疗法显示出了更大的优越性,另一项183名患者参与的研究提示运动疗法比谈话治疗更加有益。由于在药物干预方面可靠证据很少,我们无法得出相关结论。

翻译备注 

译者:范海娜,审校:梁宁。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6月2日

Tools
Information
共享/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