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口腔白斑病预防口腔癌的干预措施

系统综述问题

患有口腔白斑病的人比正常口腔黏膜的人患口腔癌的风险更高。这项由Cochrane口腔健康组所完成的综述,旨在评估受白斑病影响的人是否能从手术、医疗或补充治疗中获益,无论是局部的还是全身的。特别地,我们进行了这项研究,以找出是否存在可能的治疗能够预防口腔癌的白斑病患者患口腔癌。这篇综述是对我们2006年发表的综述的更新。

背景

口腔白斑是在口腔粘膜上形成的白色斑块,不能被擦掉。它通常不会造成伤害,可能会被忽视很多年。患有白斑病的人比不患的人更容易患口腔癌。预防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在确诊后五年内,口腔癌的存活率很低。药物、手术和其他治疗方法治疗口腔白斑病已进行过相关临床试验。

目的

本综述旨在评估口服白斑病的治疗方法是否能有效地预防口腔癌,以及对患者的安全和可接受度。

研究特征

这篇更新综述的证据是基于2016年5月的文献。我们发现了14项药物和补充疗法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共涉及909名研究对象。治疗方法包括草药提取物、抗炎药、维生素A、胡萝卜素补充剂等。在RCT中,外科治疗没有与安慰剂或没有治疗相比较。

主要结果

三种治疗方法的研究测量了癌症的发生:系统性的维生素A,全身性的胡萝卜素和局部的布利霉素。这些疗法中没有一个能有效地预防癌症的发生,如测定长达两年的维生素A和β胡萝卜素,七年博莱霉素。

一些维生素A和β胡萝卜素的单个研究表明,这些治疗可能对改善或治愈口腔损伤有效果。然而,一些研究发现,在最初通过治疗来解决病变的患者中,复发率很高。

大多数治疗方法在很大比例的研究对象中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副作用。

似乎干预措施很可能被研究对象接受,因为在治疗组和对照组之间的退出率是相似的。

证据的质量

现有的证据是非常有限的。大多数的干预措施都是通过一项小规模的研究来评价的。大多数的研究在实施过程中都有问题,致使他们的研究结果不可靠。我们认为癌症发生结果的证据质量很低。

作者结论

更大、更好的研究疗程更长的研究第必需的。除了进一步药物治疗和维生素等替代疗法外的研究,评估手术的效果和安全性以及停止吸烟等危险因素习惯的研究也是需要的。

结论: 

对口腔白斑病的外科治疗还进行过RCT评价,包括无治疗对照或安慰剂对照。也没有停止像吸烟这样的危险因素的评价。关于治疗黏膜白斑病的药物和补充治疗干预措施的证据是非常有限的。我们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治疗口腔白斑病可以有效预防口腔癌的发生。像维生素A和β胡萝卜素这样的治疗方法在治疗口腔损伤方面可能有效,但是复发和副作用是很常见的。需要更大的更长疗程的试验来正确评价治疗口腔白斑病对患口腔癌风险的影响。尤其需要高质量的研究来评价外科治疗和评价停止危险因素对白斑病患者的影响。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口腔白斑病是一种相对常见的口腔病变,在少数人的口腔癌发生前。大多数黏膜白斑病是无症状的;因此,治疗的首要目标应该是预防癌症的发生。这篇综述更新了我们2006年发表的一篇综述。

目的: 

本篇综述旨在评价黏膜白斑病在预防口腔癌中的有效性、安全性和可接受度。

检索策略: 

我们检索了以下电子数据库:Cochrane口腔健康试验注册库(Cochrane Oral Health's Trials Register,2016年5月16日为止),Cochrane对照试验中心注册库(CENTRAL)(Cochrane图书馆,2016年第4期),MEDLINE Ovid(1946年至2016年5月16日),Embase Ovid(1980年至2016年5月16日)和PubMed癌症数据库(1950年至2016年5月16日)。我们检索了metaRegister的对照试验(截至2015年2月10日),ClinicalTrials.gov(截至2016年5月16日)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截至2016年5月16日)。在检索电子数据库时,我们没有对发表的语言或出版日期加以限制。

纳入标准: 

我们纳入诊断为口腔白斑病患者的随机对照试验(RCTs),为任何治疗与安慰剂或不治疗相比较。

数据收集与分析: 

我们使用数据提取表提取数据。口腔癌的发生,是由组织病理学检查所证实的,是我们的主要结局。次要结局是对病变的临床治疗,改善组织学特征和不良事件。当信息不清楚的时候,我们联系了试验作者以获取更多的细节。当我们得到有效的和相关的数据时,且发现没有异质性的研究少于4项时,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meta分析。对于二分类的结果,我们计算风险比(RRs)和95%置信区间(CIs)。我们使用Cochrane工具评价研究中存在偏倚风险。我们通过使用标准化标准(推荐等级、评估、开发和评估工作组(GRADE))的标准来评估证据的整体质量。

主要结果: 

本综述中纳入了14项研究(909名研究对象)。外科干预手段包括激光疗法和冷冻疗法,从未被以包含无治疗或安慰剂组的RCT的方式所研究。纳入的试验测试了一系列的药物和补充治疗,特别是维生素A和类维生素A(四项研究);β胡萝卜素或类胡萝卜素(三种研究);非甾体消炎药(NSAIDs),特别是酮咯酸和塞来浦西(两项研究);草药提取物(四项研究),包括茶成分,一种中药混合物和冻干黑树莓凝胶;博来霉素(一项研究);Bowman-Birk的抑制剂(一项研究)。

我们认为一项研究是低偏倚风险的,七项风险不清楚,六项高风险。总的来说,我们认为证据的总体质量低或者极低,所以研究发现是不确定的,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5项研究记录了癌症发病率,其中只有3项提供了可用的数据。没有研究提供证据表明,阳性治疗比安慰剂更能降低口腔癌的风险:全身性维生素A(RR=0.11,95%CI=0.01 - 2.05;85名研究对象,一项研究);全身性β胡萝卜素(RR=0.71,95%CI=0.24 - 2.09;132名研究对象,两项研究);局部性博莱霉素(RR=3.00,95%CI=0.32 - 27.83;20名研究对象,一项研究)。随访时间为2至7年。

一些单个的研究表明了一些推荐的治疗方法的有效性,即全身性维生素A、β胡萝卜素和番茄素,比安慰剂更能达到临床治疗的效果。同样的,单个的研究发现,全身性的维甲酸和番茄素在组织学特征改善上有益。一些研究也报告了高复发率。

不同严重程度的副作用经常被描述;然而,这些干预措施似乎很有可能被研究对象接受,因为在治疗组合对照组之间的退出率是相似的。

翻译备注: 

译者:杨小英,审校:鲁春丽,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2017年12月6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