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治疗癫痫

研究问题
本系统综述评估了瑜伽用于控制癫痫的治疗效果。

背景
癫痫是一种由大脑异常放电引起的反复发作的疾病。大多数癫痫发作可以通过服用抗癫痫药物(Antiepileptic drugs, AEDs)控制,但有时会对药物产生耐药性。人们寄希望于尝试非药物疗法,如瑜伽。接受了AEDs治疗的癫痫患者中,有25%到40%的患者病情并没有得到控制,出现了药物不良反应,与其他慢性疾病患者相比,精神障碍的程度更高。对于那些患有癫痫和相关疾病的人来说,在日常治疗中进行有关补充疗法模式的开发、评估、和实施是非常重要的。

瑜伽是印度文化遗产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据说可以为参与者提供良好的身体、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健康。瑜伽的种类很多,包括姿势练习(体式),呼吸控制(调息)和冥想。一项研究发现,霎哈嘉瑜伽(一种简单的冥想形式)的练习减少了癫痫患者的癫痫发作和脑电图变化。冥想的效果归因于压力水平的降低,体现在皮肤抵抗力、血乳酸水平、及尿香草扁桃酸水平的改变。

结果
在本次更新中,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新的研究,因此结论保持不变。本系统综述纳入了两项未施盲的随机对照试验,涉及共50名难治性癫痫患者(成年人),比较任何类型的古典印度瑜伽与不接受任何干预或接受如瑜伽模仿练习干预或接受和承诺治疗的效果。所有参与者继续使用抗癫痫药物。评估的结果是:无癫痫发作者的百分比、发作频率和持续时间、及生命质量。总体疗效分析的结果显示,瑜伽治疗比没有干预或接受了瑜伽以外的干预疗效更好,但是关于瑜伽治疗失控性癫痫的疗效还没有可靠的结论。依据生活满意度量表来评估生命质量的结果显示,瑜伽组生命质量获得显著改善。实施盲法可能会减少观察者偏倚。由未参与试验的医师对结果进行评估,可以达到医师盲法。但可能难以对受试者采用盲法,因为很容易区分所提供的干预是否是瑜伽。理想情况下应对发作记录者采用盲法。癫痫发作频率的结果应该优先表示为个体无癫痫发作的比例或癫痫发作频率减少50%以上的比例,因为癫痫发作频率的平均值往往偏斜,难以分析。癫痫持续时间可以以秒或分钟来测量(每一次发作或每个月)。除了控制癫痫发作这一指标以外,采用经过验证的生活质量测评量表(疾病特异性)可以考量干预措施对改善总体生活质量的效果。

结论
目前还没有关于瑜伽治疗癫痫疗效的可靠结论。此外,支持结果的证据有限且质量低下。瑜伽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复杂的干预,类似于其他形式的补充和替代疗法。瑜伽目前只能作为AED的辅助疗法,不能作为唯一的干预方法。最后,没有可靠的证据支持瑜伽的使用,需要进一步的试验探究。

证据检索到2017年一月3日。

结论: 

来自两项试验的50名癫痫患者的研究揭示了控制癫痫发作可能的有益作用。总体疗效分析的结果显示,与没有干预措施或其他瑜伽(模拟瑜伽的姿势练习)相比,瑜伽疗法的疗效更好。瑜伽和接受与承诺疗法没有区别。然而,因为研究方法上的缺陷,如有限数量的研究、有限的受试者随机分配到瑜伽疗法、缺乏对生活质量的数据和缺少盲法,本系统综述关于瑜伽作为一种治疗不受控制的癫痫的疗效,并没有得出可靠的结论。医生通常被认为是提供干预措施的人,然而我们认为“医生”实际上是结果的评估者(谁可能是盲的),所以这将是一种减少偏倚的方法,而不是增加偏倚。此外,支持结果的证据有限且质量低下。需要进一步的高质量研究来充分评估瑜伽对难治性癫痫的疗效。

由于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新的研究,我们的结论保持不变。

阅读摘要全文
背景: 

本系统综述是基于Cochrane Library2015年第5期发表的系统综述的更新版本。

瑜伽可能使人放松和减轻压力,并影响脑电图和自主神经系统,从而控制癫痫发作。如果被证明有效,瑜伽对于癫痫来说将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治疗选择。

目的: 

为了评估癫痫患者是否可以用瑜伽作为一种治疗措施:

(1)不发作的可能性很大;
(2)癫痫发作的次数或持续时间显著降低,或两者均降低;
(3)有更好的生活质量。

检索策略: 

对于此次更新,我们检索了Cochrane癫痫组专门登记册(2017年1月3日),Cochrane图书馆的Cochrane对照试验注册中心(CENTRAL;2016年第12期)(2017年1月3日),MEDLINE(Ovid,1946至2017年1月3日),SCOPUS(1823至2017年1月3日),ClinicalTrials.gov (检索2017年1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CTRP)(检索2017年1月3日)以及瑜伽生物医学信托和补充医学研究委员会的注册机构。 此外,我们检索了所有确定的研究的参考文献。。本研究没有任何语言限制。

纳入标准: 

以下研究设计符合纳入标准:用瑜伽治疗癫痫的随机对照试验(RCT)。研究包括双盲、单盲或没有使用盲法的试验。合格的受试者是瑜伽治疗癫痫与没有治疗或采用不同的行为治疗的成年人。

数据收集与分析: 

两名系统综述作者独立评估纳入的试验和提取数据。评估了以下结果:(1)无癫痫发作者的百分比;(2)癫痫发作频率和持续时间; (3)生活质量。进行意向性分析。评估结果的OR值和95%可信区间。

主要结果: 

我们没有为这次更新纳入任何新的研究,因此结果没有变化。

对于之前版本的系统综述,作者发现了两个难治性癫痫患者的非盲法试验。这两项研究总共纳入50人(18人用瑜伽治疗,32人用对照措施)。所有受试者继续使用抗癫痫药物。在两项试验中,基线期从5周到6个月持续了3个月。在一项研究中没有随机分配方式,另一项使用计算机化的随机数字表,但这两项研究都没有提供随机数字隐藏的细节,并被评为偏倚风险不明确。总的来说,这两项研究被评为低偏倚风险(所有参与者均纳入分析;所有预期和预期的结果均有报告;没有其他偏倚来源)。

总体OR值的95%可信区间的如下:(i)无癫痫发作六个月—对于瑜伽与假性瑜伽,OR为14.54(95%CI 0.67-316.69),而瑜伽与“不治疗”组为17.31(95%CI为0.80-373.45)。接受和承诺疗法(ACT)与瑜伽的OR为1.00(95%CL为0.16至6.42);(ii)癫痫发作频率减少—瑜伽组与假性瑜伽组之间的平均差异为-2.10(95%CI为-3.15至-1.05),瑜伽与“未治疗”组之间的平均差异为-1.10(95%CI-1.80至-0.40)(iii)癫痫发作频率减少50%以上—对于瑜伽组与假性瑜伽组,OR为81.00(95%CI 4.36-1504.46),瑜伽与“不治疗”组为158.33(95%CI 5.78 至4335.63);ACT与瑜伽OR是0.78(95%CI 0.04到14.75);(iv)癫痫发作持续时间减少50%以上—瑜伽与假性瑜伽组的OR为45.00(95%CI 2.01至1006.75),而瑜伽与“不治疗”组为53.57(95% CI 2.42 to 1187.26);ACT与瑜伽OR为0.67(95%CI 0.10至4.35)。

另外在11996年的Panjwani中,作者报告说,单因素方差分析显示三组之间没有统计学显着差异。考虑到三组间P值的P-Lambda检验也表明三组癫痫持续时间不可比。没有关于生活质量的数据。在2008年的Lundgren中,作者报告说,瑜伽组和ACT组在无癫痫发作率方面没有显着差异,在1年随访中癫痫发作频率或癫痫发作持续时间缩短了50%或更多。根据生活满意度量表(SWLS),瑜伽组的生活质量显着改善(P<0.05),ACT组的生活质量评分(WHOQOL-BREF)有显着改善(P<0.01)。

总体而言,我们评估的证据质量较低;目前还没有关于瑜伽作为治疗癫痫疗效的可靠结论。

翻译备注: 

译者:王晓 北京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 2017年11月20日

Tools
Information
Share/Save